第三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盖世奶爸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六章 狠人陈啸天
    陈啸天冷冷看着陈凤年:“陈凤年,他们是卫无忌的徒弟,所以这样跟我说话还能活着。”

    “你呢,你有什么靠山?你可要想清楚了。”

    一脸玩味,语气之中丝毫不隐瞒那杀意。

    陈凤年沉着脸,心中在犹豫着。

    最终冷冷抬头:“陈首富,就为了一个陆天龙,为了你心中那点公平,真的值得吗?”

    陈啸天心里骤冷:“看来你跟陈秀木一样愚蠢。”

    “废了吧。”

    陈啸天挥手。

    废掉陈秀木两人的两个保镖冷声上前。

    吓得陈凤年退后两步:“等一下。”

    说完看向陆天龙:“陆天龙,都是一家人,现在做的太绝,你岳母以后还有什么脸待在陈家?”

    “陈凤年,就你这种人,还不配如此跟陆先生说话。”

    陈啸天怒而上前。

    对着陆天龙恭敬道:“陆先生,我今天就杀了他。”

    “陆天龙,你们认识?”

    看陈啸天对陆天龙的态度,陈凤年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

    疑惑开口。

    “陆先生是我恩人,我陈啸天的命是他救的。”

    “没有陆先生,就没有我的今天,在这陈县,你们甚至可以欺负我陈啸天。”

    “但是唯独不能动他。”

    陈啸天一字一顿。

    陈凤年脸色瞬间苍白:“这怎么可能?”

    “在你这种人眼里,不可能实在太对了。”

    陈啸天依旧满脸杀意,也懒得解释:“所以你现在还觉得,我会怕卫无忌?”

    陈凤年说不出话来。

    陈啸天铁了心要站在陆天龙那边。

    把卫无忌搬出来也没用。

    若是不妥协,只会跟陈秀木两人一样的下场。

    最终看向陆天龙:“陆天龙,今天的事,的确是我的错,念在一家人的份上,给我一次机会。”

    “机会?”

    陆天龙冷笑上前:“在九洲城我就给过你机会了。”

    “是你自己不要的,你这种人连看中你的薛长安都能背叛,给你机会,弄死我?”

    从陈凤年指征薛长安污蔑他的时候。

    陆天龙的心中就没打算放过陈凤年。

    他要越走越远,善良只会让他死得更早。

    “真要这么绝?”

    陈凤年不甘心。

    在这里,陆天龙再一次用实力和身份碾压了他。

    让他不服气。

    “不,你说错了。”

    陆天龙负手而立:“你这样的人,还不配让我把心思放在你身上。”

    “现在你得罪的是啸天集团。”

    “你跟我求情也没有用。”

    “你是死死活,他说了算。”

    陈啸天听完,冷冷吼道:“杀了。”

    身边两个保镖单手一甩,提着匕首走了上去。

    吓得陈凤年后退:“你们别乱来,杀人犯法的。”

    “我能让你无声无息的消失。”

    陈啸天冷着脸。

    两个保镖已经走到陈凤年前面,陈凤年当即跪了下去:“陆天龙,不要,你放了让我。”

    “我们怎么说都是一家人,只要你放了我。”

    “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我保证以后永远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我不想死,我妈就我一个儿子。”

    “你快让陈首富住手。”

    陈凤年脸上充满恐惧。

    他打死都没想到背后的靠山在陈啸天眼里狗屁不是。

    他不想死在这里。

    陆天龙只是一脸淡笑。

    呼呼。

    陈啸天的两个保镖举起了匕首,欣然刺下。

    一刀足以结束陈凤年的生命。

    “不要……”

    陈凤年瞪大眼睛,满是绝望。

    脚下传来一股刺鼻的味道。

    当场吓尿。

    嗯?

    时间如静止了一般,陈凤年闭上眼睛,却没有感觉到那疼痛。

    难道自己死了?

    带着试探性的睁开眼睛。

    却见一把匕首距离他的胸口只有半寸不到。

    陈啸天保镖的手被陆天龙单手抓住。

    是陆天龙救了他。

    他没死。

    陈凤年直接哭了出来:“陆天龙,不要杀我,我真的错了。”

    “求求你放过我,我就是个怂包,只要不杀我,让我干什么都行,我错了我错了。”

    人活着才有意义。

    陈凤年顾不得什么形象,跪着求饶。

    看的一边的薛长安满脸鄙视。

    放开那保镖的手,陆天龙淡淡冷笑:“我不杀你可以,只要你做一件事。”

    “别说一件,一百件我都做,只要你不杀我,放了我就行。”

    陈凤年跪在地上,留下了悔恨的泪水。

    陆天龙走到一边坐下,眼睛眯成一条缝:“我会召开一个记者招待会,我要你,当面指指证, 是卫无忌指使你做的一切。”

    “你怎么污蔑的我,就怎么对付他。”

    杀陈凤年对于陆天龙来说,毫无意义。

    他现在感兴趣的,是背后的卫无忌。

    “我……”

    陈凤年愣住。

    脸色更为苍白。

    卫无忌是赌石界的天。

    旗下门徒遍布全国,势力大的可怕。

    他抹黑卫无忌,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陆天龙,不要,这样他会杀了我的,会杀了我全家,你放过我吧。”

    陈凤年不敢答应。

    嘭。

    想要上前求陆天龙,却是被陈啸天一脚踹翻:“卫无忌会杀你,我就不会了?”

    “不答应,我现在就杀了你。”

    陈啸天说这话,拿过了保镖手机的匕首,架在陈凤年脖子处。

    轻轻用力。

    划破皮肤。

    那疼痛让陈凤年心灵颤抖。

    全身冷汗。

    却不敢动一下。

    生怕陈啸天一个不小心划破了他的喉咙。

    陈啸天拿捏正好。

    冷笑道:“机会只有一次,想好了?”

    “我答应你。”

    以后死总要比现在死好。

    陈凤年不想就这样没了,几乎哭着答应。

    陈啸天这才收刀,重新站在陆天龙的身边。

    陈凤年瘫痪在地上,陆天龙没去看一眼,只是淡淡看着那薛长安:“薛会长,这记者招待会,还需要你跟陈凤年一起。”

    薛长安没说话。

    他没有选择的权利。

    陈凤年两人被带着离开。

    陈啸天满脸恭敬,噗通一声跪了下去:“恩人。”

    “起来吧。”

    陆天龙淡淡挥手:“我记得当年就跟你说过了,你的命是你的,不要动不动就给人下跪。”

    “你不比别人差。”

    陈啸天算不上什么大人物。

    但是也不是陈凤年那种小人。

    陆天龙态度平淡,算是认可。

    “恩人,不好意思,我记住了。”

    陆天龙笑着回答:“你混得不错。”

    “恩人说笑了,若是没有你,我早就死了,一切都是恩人给的,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定当赴汤蹈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