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盖世奶爸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四章 王昭慧又开始吹牛了
    两天后。

    九洲城的网络、媒体都在抢着报道月可集团晚宴邀请会的新闻。

    集团开业,除了要做宣传,还要高一些活动。

    月可集团搞了一个比较高端的慈善会。

    九洲城除了洛氏集团之外,所有企业都到场,都想要跟月可集团沾上点关系。

    “我们真的不准备个礼物什么的?”

    出发的时候,王昭月心中甚是没底。

    “不用。”

    陆天龙淡淡开口:“我听朋友说了,这月可集团的老板不喜欢花里胡哨的东西。”

    “送礼物非但不被他看中,反而会反感。”

    “好吧。”

    王昭月微微叹气。

    反正这竞争她没有报任何希望。

    论实力,倒数顺数都轮不到王家这样不起眼的小公司。

    陆天龙则是没说话,默默开车。

    月可集团,就是他开来送给王昭月的。

    给自己老婆送东西,要什么礼物?

    月可集团。

    陆陆续续的走进去九洲城的知名企业家。

    虽说这件事要王昭月去谈,王长河也亲自到场。

    王昭日还在医院躺着,倒是让王昭慧找到了机会,手里拿着一副字画。

    十分得意:“爷爷,这是我花了大价钱弄来的,唐代大师李淳风的真迹。”

    对王昭月王长河有点不相信。

    皱眉道:“真迹?”

    “当然。”

    王昭月满脸自信:“一百四十万呢,为了买这幅画,我跟星锤把老家的那套房子都卖了。”

    “还借了二十多万。”

    一百四十万的东西,有点牌面。

    王长河点头道:“你有心了。”

    “那今晚一定要好好表现。”

    “好的爷爷。”

    王昭月嘴上答应,心里骂了一句老东西。

    我花钱送礼帮王家办事,你不应该给我报销?

    “爷爷。”

    两人站了一会,王昭月跟陆天龙才赶了过来。

    王长河扫了一眼,脸瞬间黑了下来:“你空手来的?”

    王昭月无奈道:“没有找到什么好东西。”

    “王昭月,我看你是根本就没用心吧?”

    王昭慧抓住机会上前:“爷爷三天前就让你准备了,三天时间,你找一件古玩字画当礼物都找不到?”

    “而且还是公司报销你都不去办,好意思说没找到好东西?”

    看不惯阴阳怪气的王昭慧,王昭月脸色微沉:“我跟爷爷说话,轮得到你插嘴?”

    “王昭月,你别跟我神气。”

    好不容易有个占上风的机会,王昭慧要一洗前耻,把手里的字画拿了出来:“唐代大师李淳风的真迹。”

    “一百四十万,我跟我老公卖了老家的房子买的。”

    “就希望今晚能够帮王家做点事情。”

    “我都准备到了,你这个当总裁的,一句没找到好东西就想敷衍?”

    “一百四十万?”

    王昭月虽不懂字画,但是不信王昭慧这么舍得。

    质疑道:“就你那智商,小心被人骗了。”

    “王昭月,你这是嫉妒。”

    王昭慧冒火看向王长河:“爷爷,你看她,什么态度,自己办事不认真,还这般质疑我。”

    “我老婆说的没错。”

    陆天龙往前一步:“就你这智商,被人骗了也正常。”

    “胡说八道。”

    一百四十万买来的,王昭月不容置疑:“这是我老公在古玩市场买的。”

    “摘星楼的东西知道吗?”

    “我老公跟摘星楼的主人是好兄弟,能有假 ?”

    ???

    王昭月跟陆天龙同时愣了一下。

    接着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这王昭慧又开始吹牛了。

    “你们不信?”

    刘星垂在旁边也是不爽,怒道:“摘星楼是古玩市场的鉴定部门,鉴定整个九洲城的古玩文物。”

    “是九洲城古鉴会会长杨怀玉所创。”

    “杨会长事情太忙,不能经常呆在九洲城。”

    “所以前两天新上任了一个副会长。”

    “算了,跟你们说这些你们也不懂,前几天九洲城轰轰烈烈的云母刀币鉴定会知道吧?”

    “云母刀币现在被鉴定为华夏最有价值的文物之一。”

    “整个九洲城的人都知道,你们别告诉我你们不知道。”

    “当然知道。”

    陆天龙笑着回答。

    那是新闻头条,只是他跟陈凤年打赌的事情,被他用关系压了下去。

    没有爆出来任何跟他有关系而新闻而已。

    刘星垂闻言得意:“云母刀币就是现在摘星楼的主人发现的,他还是古鉴会的副会长。”

    “也是我好兄弟,他给我的东西,你觉得有假?”

    “我也不怕告诉你,这幅字画,市面上没有五百万绝对买不到。”

    “他说要送我,我是不想白拿他的东西,所以给了一百四十万。”

    ……

    陆天龙跟王昭月彻底无语。

    这两口子,一个比一个能吹。

    陆天龙忍不住笑道:“你好兄弟叫什么名字啊?”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刘星垂懒得搭理,不屑道:“想要我给你引荐一下,蹭点关系?”

    “你们还真是……”

    王昭月听不下去。

    想要说出陆天龙的身份来抽这两口子脸。

    王长河冷喝一声:“行了,吵什么吵,不嫌丢人吗?”

    “王昭月,我三天前就告诉你了,你到现在连礼物都没准备,这不是要我王家难堪么?”

    “这一点,你真应该好好跟昭慧学一下。”

    “谁告诉你月可集团的老板喜欢古玩字画的?”

    看不光王长河,陆天龙冷笑一句。

    “我需要跟你解释吗?”

    王长河同样冷眼:“这是我们王家的事,与你何干?”

    “王家的事当然不关我屁事,我就是跟我老婆来看看,要是谁像你们这样不知好歹。”

    “对她不敬,我就打断谁的腿。”

    “陆天龙,你说话尊重点。”

    王昭慧急着表现,吼道:“你没带眼睛?自己看看进去的人,谁没有拿礼物?”

    “而且,人家大人物,喜欢收藏些古玩字画,不是很正常吗?”

    “我看王昭月是自认当了个总裁就飘了。”

    “爷爷的话都不放在眼里,你们两口子还强词夺理。”

    “我看你们是想要害了王家吧?”

    陆天龙满脸玩味:“可是我怎么听说,这月可集团的老板不喜欢花里胡哨。”

    “生平最讨厌别人送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