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盖世奶爸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六章 这是国宝
    说着,陆天龙把剩下的钱丢给了男子,然后看向那老奶奶:“老人家,你这东西实在贵重,或许我出不起那个价钱,不过你放心,等专家鉴定了这是真的,你要不要卖再说,这之前,我可以答应你,你孙子的病,我保证帮你治好。”

    虽然陆天龙知道那是云母刀币。

    但是不经过专家的鉴定,没有人会承认。

    这东西不能卖给那个男子,所以他收了起来。

    那老奶奶此时满脸迷茫,这是她家的传家宝,原本只是觉得能够值一两万,她也完全没有想到会值那么多钱。

    不过此时她在意的不是钱,而是她孙子的病。

    “老人家你大可放心,我叫杨怀玉,是这古玩市场的负责人,也是九洲城古董鉴定会的会长,而他现在是摘星楼的主人,他说的话,也就代表摘星楼说的话。”

    摘星楼的主人……

    “他竟然是摘星楼的主人……”

    “哇,怪不得这么屌,原来是摘星楼的主人,那是这古玩市场的老大啊。”

    “老人家你尽管放心,摘星楼一向说话算话,不会坑你的。”

    “是啊老人家,摘星楼从来不坑人,相信摘星楼没错。”

    陆天龙是摘星楼的主人这事一出,所有人都惊呼出来,此时没有人质疑陆天龙,因为陆天龙背后有一个摘星楼。

    “这位先生,我相信你。”

    老人家最终看向陆天龙,眼里充满了感激。

    杨怀玉还是谦和笑意:“老人家,你孙子的事情,我来负责,同时这三枚钱币,很有价值,我需要找几个专家来鉴定。”

    “按照陆兄的意思,等确定了这货币的真假,你在决定要不要卖如何?”

    “好。”

    “我相信你们,我听你们的。”

    老人家一把年纪,在意的,只有那唯一的孙子。

    最终没有人不服气。

    老奶奶的事情有杨怀玉负责,陆天龙也不担心出什么问题。

    摘星楼的主人这事他没放在心上,带着王昭月离开:“我们吃饭去。”

    下午,陆天龙两人刚回家,陈淑芬就一脸郁闷的回来:

    “你二舅妈他们一家人来九洲城了。”

    陈淑芬说完看向从厨房走出来的陆天龙:“一会你二舅妈肯定没事找事为难你,拿你跟她儿子比,他们那家人,无聊得很。”

    “放心吧妈,现在的我不会给你丢人的。”

    陆天龙并不在意,王昭月的二舅妈一家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当初把陈淑芬嫁到王家,彩礼拿了上百万,可是家里拆迁,一分钱都没给陈淑芬。

    这些年陈淑芬过得不太好,娘家人除了处处笑话,也是一分钱没有支援过陈淑芬。

    所谓娘人,其实跟王家人超不过。

    而且王昭月的二舅妈家儿子好像混得不错,所以总是看不起陆天龙。

    来福饭店,在大学城还算出名,也算得上是星级饭店。

    “哟,陈淑芬,你们家混得不错啊。”

    饭店门口,已经有三人等着。

    一对中年夫妇。

    都是四十多岁,男子略微发福,女子打扮妖艳,虽然跟陈淑芬年龄差不多,却没发跟陈淑芬比。

    正是王昭月的二舅陈国豪还有舅妈蒋兰。

    旁边的男子二十多岁,戴着眼镜,显得有几分斯文,是陈国豪的儿子陈凤年。

    只是看都没看陆天龙等人一眼,显得十分高傲。

    蒋兰一脸嘲讽:“这都开上奥迪了,你家昭月当总裁,油水不少啊,看着车,起码也得几十万,二手的吧?”

    陈淑芬连黑了下来:“二嫂,这么久不见,你可还真是一点没变,管不住自己的嘴。”

    蒋兰更为嘲讽:“陈淑芬,难不成你变了?你难道要告诉我这车是你们家买的,王昭月没往公司拿钱?”

    “你们家买的起么?”

    本事一家人,蒋兰如此嘲讽,一边的陈国豪两父子却是不说话,任由蒋兰过分。

    陈淑芬顿时也懒得给这一家人好脸色,冷声道:“我们还不至于像你那样到处拿钱,还有,这车是一百四十万,新车,你要是不信,可以自己去查。”

    说完看向陈国豪:“二哥,我们兄妹好久不见,你连话都不说一句,若是看不起我这个当妹妹的,那就算了吧,我们回去。”

    “淑芬。”

    陈国豪略带不慢的喊了一句:“桌子已经订好了,先进去吧。”

    凹了一个很大的包间。

    蒋兰刚坐下又开始阴阳怪气起来:“淑芬啊,你怎么还舍不得让这个废物跟昭月离婚?”

    “还是害怕昭月离了婚没人要啊?”

    “蒋兰,这是我的家事,关你屁事?”

    陈淑芬一肚子火。

    只是一家人,也不能直接翻脸。

    蒋兰毫不在意,继续冷笑:“你都说了是家事,虽然说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可你也是陈家的人,这事被人笑话,总是不好的吧?”

    “而且王昭月养你就够费劲了,还要养这么个废物,一点都不值得。”

    “昭月要是喜欢小白脸,找个零零后的小鲜肉岂不更好?”

    “二舅妈,大家来吃饭的,你若是这样说,我们两家以后还是不要来往了。”

    王昭月听不下去,冷声说了一句,接着看向陈国豪:“二舅,你觉得呢?”

    “怎么,王昭月你开始教育起你的长辈来了?”

    “我这是为了你好。”

    蒋兰不服气。

    陈凤年也跟着开口:“妈,表妹说的没错,吃饭就吃饭,你老说人家痛处做什么?”

    “都是一家人,别伤人家至尊。”

    “人家喜欢废物也好,喜欢小白脸也罢,跟我们家又没关系。”

    蒋兰顿时得意笑道:“还是我们家凤年说得对。”

    陈凤年这一番阴阳怪气可谓是比蒋兰还要可恶。

    听得陈淑芬整张脸都黑了下去。

    蒋兰可没打算放过这个机会,继续道:“对了淑芬,陆天龙回来了,还没工作吧?”

    “让他去王家王家肯定不要他,不如让他求求我们家凤年吧,我们家凤年现在可是考古专家,就隔壁县出土那个唐代皇帝墓,就是我们家凤年负责的。”

    “那边缺几个苦力,我看让陆天龙过去帮忙也不错。”

    “用不着你操心。”

    陈淑芬冷声回绝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