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解构乐园 >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合作
    看到从食梦貘嘴中飞出的大量奇怪能量,沙鳄果断放弃了这一次的进攻,食梦貘中释放的别的能量可以不考虑,但它确确实实地将自己那全力的一击反弹回来了,仅仅是这个,就不能无视。

    启用时间之力的沙鳄实力的强悍依旧毋庸置疑,在全力防御的情况下,食梦貘吐出的巨量能量全部倾泻在沙鳄身上,却依然没有造成明显的伤害,只是打断了沙鳄的攻势,在他身上留下了几个伤口而已。

    看着如同巨浪般的攻势停了下来,沙鳄终于在原地站定,此时他再也不能保持必胜的信心,对方的能力过于诡异,让人无从应对,他根本没办法确定对方是否还能再次发出同样强悍的进攻。

    沙鳄可以行动的次数只剩下了一次,如果被对方防御下来,那就意味着自己必将命丧当场,但同样,如果击杀了对方两人,自己也可以在无人阻拦的情况下从容撤退。

    这是一场博弈,谁都不知道沙鳄心中的天平会倒向哪边。

    “你这也太强了吧,再来一次那个,赶紧把他干掉啊。”任行这次算被自己一直当成萌宠的蓝蓝救了一命,心中有些感激,但看到蓝蓝得瑟的神情后,任行打消了感谢他的念头。

    “本王身份辣么尊贵,岂是你说出手就出手的。”蓝蓝不仅没有行动,反而一屁股坐在任行肩上,啃起了桉树叶。

    “那只蓝色生物竟然在跟我战斗的时候还敢坐下来吃东西。”沙鳄看着蓝蓝的动作怒火中烧,他认为这是对他的一种嘲讽,但转念又想到,“他此前一直是在我进攻的同时发动的那种古怪能力,莫非他需要引我攻击,才能反制我?”

    想到这里,沙鳄又陷入了犹豫。

    “我说,你是考拉王,又不是我的王,你再不动手,他可要动手了。”任行把蓝蓝嘴边的桉树叶抢走,他想尽快结束这场战斗,还必须要留下足够的时间找时之恶魔·零之型,现在既然有赢的把握,就不能耽搁。

    被抢走食物的蓝蓝恼羞成怒,直接爬到任行脸上又抓又挠,让他把桉树叶还回来。

    “绝对是这样,按道理他们应该比我着急,我只需要杀掉他就可以,他们却需要去寻找时之恶魔·零之型,这时候他们不动手,必定会有原因,那种能力的触发条件,绝对是要通过我的进攻触发。”沙鳄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蓝蓝和任行可不知道沙鳄想的是什么,任行催着蓝蓝快点干掉沙鳄,蓝蓝却充耳不闻地抢着自己的桉树叶。

    从旁观者视角来看,沙鳄这边郑重严肃地看着任行与一只考拉嬉笑打闹,整个人还充满戒备,刚刚刺激的战场此时陷入莫名的宁静,整个画面颇有些滑稽。

    大约过了三分钟左右,蓝蓝和任行还在吵闹,沙鳄内心开始着急了,虽然说在这个状态下保持不动对自己的身体的负荷不大,但终究会有一些影响,三分钟可能还看不出来,但如果再等几个三分钟,可能自己就承受不住了。

    “难道他们在拖延时间?或者那只蓝色生物的能力可能暂时会无法使用,仔细想想是有这种可能的,从刚才开始他们的行为也很奇怪,这中间绝对是有问题的。”

    “而且不动手一直拖下去也对我不利,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无数的念头从沙鳄脑海中闪过,催促着他发起进攻。

    然而虽然性格嗜杀,但沙鳄本身却非常畏惧死亡,他见过太多死人的惨状,难免会想自己如果也死掉的话,会不会成为他们那种样子。

    沙鳄这边一时拿不定主意,战场看似要被一直拖延下去,然而,蓝蓝那边却出了问题。

    “你别抢了,桉树叶有毒的,能不能把沙鳄干掉再吃啊?”任行也不急了,他其实也考虑到蓝蓝的能力可能存在一定的限制,它不正常的举动可能只是在拖延时间这样一种可能。

    “我又不想温酒斩华雄,赶紧把吃的还给我。”蓝蓝说话的速度变慢了许多,这让任行有点在意。

    “算了,吃完了赶紧把沙鳄收拾掉啊。”任行将桉树叶还给了蓝蓝。

    蓝蓝却没有伸手去接,悠悠地说道:“还是算了。”

    “怎么了?”任行察觉到了一丝不对。

    “本王的能力,食梦貘,在两次睡眠之间只能使用一次,就是说我必须要通过睡眠蓄能才能释放攻击。”蓝蓝一字一顿的说道。

    “那你为什么现在才说?”任行的猜测被验证,但心中却有点不安。

    “因为本王困得不行了。”蓝蓝说完这句话,直接两眼一闭,再次趴到任行肩上,一动不动地打起了呼噜。

    “你这也太快了吧!给我点心理准备啊。”任行心中开始慌乱,如果此时沙鳄攻过来,伤势严重的他根本想不出任何可以逃脱的方法。

    看到睡下的蓝蓝,沙鳄马上意识到自己被耍了,愤怒的情绪从心中酝酿,他作为将军数十年,第一次受到这样的侮辱。

    “你们两个,竟然敢耍我,就别想活着走出这里了。”

    说完,沙鳄激发了压抑已久的力量,伺机而动的猎豹终于出手,刹那间就将鳄鱼齿臂递到了任行面前。

    死亡,距离与任行如此临近。

    “叮!”

    清脆的声音传出,一柄细剑出现在任行与沙鳄之间,细剑虽然被打飞,但任行却被不知谁推走,躲过了这一次的攻击。

    “这是走到哪了?亚瑟?”那名在火车站与任行相遇的小男孩从拐角中走了出来。

    而亚瑟,此时正挡在任行面前,虽然细剑被抽飞,但他却稳如泰山,面对沙鳄没有丝毫畏惧,头上的王冠歪斜地带着,未经修剪的长须邋遢地挂在下巴上。

    “这就是当年碾压我们南帝国的沙鳄吗,确实很强啊。”亚瑟从腰间再次抽出一把骑士决斗时用的细剑,懒散的神情中带着认真。

    “这次来竟然还有惊喜吗?”小男孩看着沙鳄,冷静地说道,拿出长剑,做好战斗准备。

    沙鳄看到突然到来的两人,本来将任行一击必杀的希望就此破灭了,来的两人都是绝对的强者,强到即使是自己,也需要退避三舍。

    “今天运气真差啊,我们只能改日再战了。”沙鳄依靠着最后一次行动所剩地仅有的力量,将机械臂狠狠向亚瑟砸去。

    这一击蕴含着仿佛无穷无尽的力量,让亚瑟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安全真实地受到了威胁,不敢硬挡,只能闪开。

    这一闪便制造出了一个可容一人通过的缝隙,沙鳄脚下一蹬,那根替代断掉机械腿的铁棍直接碎成粉末,沙鳄马上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小男孩和亚瑟没有追上去,他们选择先去查看任行和莉法的状况,毕竟沙鳄的速度实在太快,即使全力去追也不一定能够追上。

    而更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两人都是路痴,追上去可能就又走不回来了。

    “喂,小兄弟,你还好吗?”亚瑟抚弄着自己卷曲的长发,随意地向任行询问。

    “还好。”任行艰难地挤出这两个字,刚刚的战斗实在太过惊险,自己连续几次都差点被沙鳄一击致死,精神上有些承受不住。

    “能在那个人手上活这么久,看来你的实力不弱啊,当时真没看走眼。”小男孩走到任行面前,拍了拍任行的肩膀,不知为什么,这个看起来稚嫩的年轻孩童竟显得颇为老成。

    “你为什么在这里?还有,这个男人是谁?”任行指着亚瑟问道。

    “我光荣的臣民啊,要感谢王上赐予你的荣光,记住本王的名字,亚瑟是也。”亚瑟骚气地甩了甩头,努力地展示自己的王霸之气。

    “亚瑟师爷?你怎么还带个师爷过来?”

    “是也,你听不懂吗?我乃皇帝,皇帝是也啊!”

    “哦,皇帝的师爷啊。”

    “吃我一剑!”亚瑟一言不合直接动手,细剑指向任行的胸口,却被小男孩用剑挡住。

    “他是南帝国的新王,名叫亚瑟,现在是我的合作者。”小男孩彬彬有礼地介绍道,“我的身份,相信你也猜到了一些,我的真名叫做门罗,是闸门组织的创始人与领袖。”

    “创始人?”任行有些诧异,据他所知,闸门组织怎么也算一个能与帝国对抗超级地下组织,怎么回事一个看起来才十岁出头的小男孩创办的。

    “嗯,其实我真实年龄已经五六十岁了,只是因为某种原因,时间被封印在时之狭间内无法流动,所以才成了这副模样。”门罗无奈地说道。

    “说到底就是小屁孩嘛。”亚瑟一旁调笑道。

    暂时确认了两人的身份,任行也明白两人与自己在利益上没有冲突,还很可能成为自己的盟友,而更重要的是,这两个人,无论是实力,还是地位,都是这个世界中,屈指可数的领头人。

    “说回刚开始的话题吧,我们的目的,就是这里边的时之恶魔·零之型。”门罗说道。

    “这么巧,我的也是。”任行轻松地回答,他不介意暴露自己的目的,面对可能成为盟友的人,坦白是最好的选择。

    亚瑟与门罗看任行的眼神有了一丝警惕,看得出来,他们对那件物品也是势在必得。

    “不过,我猜我们拿到时之恶魔·零之型的目的是一样的。”任行轻松地说道。

    “摧毁时之狭间。”三人齐声说出这句话。

    “当然,我还要光复我的帝国。”亚瑟添了一句。

    浑身浴血的任行将黑渊刃放在地上,目光深沉地看向亚瑟与门罗,冷静地说道:“合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