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解构乐园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零
    【恭喜您完成支线任务·温柔的犹大,任务完成度:s(击杀时之恶魔·肆之型,保证莉法存活),获得解构点600点(s完成度奖励为120%),60%关于时之狭间的情报(s完成度奖励为120%)】

    【您对时之狭间的情报了解已经达到100%,系统自动判定为主线任务第一环完成】

    【恭喜您完成主线任务第一环·时之狭间的真相,任务完成度:s(了解情报达到100%),获得解构点5000点、白银法球x1】

    【主线任务第二……】

    【第二环开启】

    这一次的系统提示音不知道为什么停顿了一下,就好像被什么干扰了一样。

    【主线任务第二环·零号】

    任务内容:时之恶魔一方的高等力量遭到重创,时魔们一直以来所守护的时之恶魔·零之型的未完全体也即将出现在世人眼前。

    与此同时,世界的混乱却进一步的升级,闸门组织与南帝国蠢蠢欲动,低等的时之恶魔肆虐于人间,希尔法也已经注意到了国内的异常,将北帝国王牌之一沙鳄派出,而处于这场风暴中心的你,将何去何从,又将发挥何种作用?

    旧时代的日历已经化为齑粉,新时代,将从零号开始书写,翻过这一页,没有人能知道谁会成为主宰。

    零,始焉,终焉。

    胜利条件:获得时之恶魔·零之型,且保证小队成员至少有一人不死

    任务奖励:5000点解构点、白银法球x1

    失败惩罚:抹杀

    昏迷中的任行只能在意识中听到系统的提示音,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势,即便任行的身体素质,也要休息至少一天。

    莉法将躺在地上的任行扛在肩上,让她不解的是,任行与肆的战斗明明那么激烈,在任行肩头的蓝蓝却毫发无损,甚至依旧睡得很香。

    “真羡慕啊,可以这么无忧无虑。”莉法摸了摸蓝蓝,叹了口气,眼神看向远方,毅然走向忏悔城内。

    中途街边有不少巡警循着刻骨室那边传来的声响赶去,不过在夜色的掩护下,他们并没有注意到一路潜行的莉法。

    看过了哥哥最后的笔记与遗言,莉法心中的信念已经无比坚定,无论是父亲还是哥哥,他们都为了时间行者一脉奉献了自己的鲜血,现在接力棒传递到自己的手中,莉法没有任何时间伤感或者发愁,这件事,她必须去完成,也必须要完成。

    将任行搬到一个旅店住下之后,莉法思索着未来的计划。

    虽然没有系统的提示,但莉法也将自己的下一个目标确定在时之恶魔·零之型的身上,哥哥的笔记给了自己摧毁时之狭间的三个条件,时之行者的直系血脉自己已经满足了,击杀希尔法则需要留在最后,剩下的最后那一个,就必然是时之恶魔·零之型了。

    不过对于去哪里找这个东西,莉法还是一头雾水,那东西大概率藏在时之恶魔寄居的时空裂缝中,但时空裂缝位置隐藏得很深,而且处于不断地变动中,想要找到谈何容易。

    就在莉法思索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莉法马上警惕了起来。

    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这是从肆身上缴获的,刀身锋利无比,将它拿在手里,莉法心中有了些底气,慢慢地靠近房门。

    “谁?”莉法轻声问道,如果对方是帝国军,那就不妙了,毕竟自己的样貌曾被忏悔城的巡警看到过,如果他们发现了刻骨堂那边的状况后来寻找自己,那自己也只能逃了。

    所幸,来的人并不是帝国军队。

    “王国将倾,求变之人,欲寻出路而不得,混沌中,我将使光明指引于你。”外面传来苍老的女声,这人声音高昂又富有神性,让人不自觉产生一种膜拜感。

    莉法从猫眼中看到自己面前的是一名老妪,确认其没有什么威胁后便将门打开。

    老妪走了进来,她手中捧着水晶球,她,正是曾在王宫立下预言的那名卜者。只不过来到这里的缘由并不确定,她的动作中透露着一丝说不出的违和感,让莉法不太舒服。

    “愚者,这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看到你的模样,真是没想到。”老妪注视着躺在床上的任行说道。

    “你说什么?”莉法不解道。

    “没什么。”老妪突然摘掉了半遮自己眼睛的巫师帽,露出了一只和莉法一样的白色眼球,只不过,她只有一只眼球是白色,另一只还是正常人的眼睛。

    “这是怎么回事?”,莉法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对方竟然拥有时间行者的眼睛,这让她有些担心。

    “不用害怕,说起来,我也算是你们时间行者一脉,只不过我是个混血儿罢了,因此也在那场屠杀中活下来了。”老妪干笑着说道,她的动作很僵硬,看起来如同提线木偶一般。

    “你为什么要来这里?”莉法还是不能完全信任对方,必须要弄明白她因为何种缘由出现在这里。

    老妪划了划胸口的十字架,意味深长地说道:“你可以理解为,神的指引。”

    “我虽然是混血儿,但却拥有了一个你们这些时间行者不具有的能力,我也不知道它叫什么,就姑且称之为“卑劣的告密者”吧。

    拥有这个能力的我,当有大事即将发生时,脑海中便会一直浮现古怪的景象,而这些景象,都会在未来的时间中一一被证实,可以说是一种特定的预言。

    这个能力也为我带来了很大的困扰,如果我不将看到的东西,告诉这件事情的宿命之人,我便会一直受到这个事件的折磨,意识被那个景象占满,最后只能被迫去全世界散步这个预言,所以我才从皇城赶来,找到了你。”

    老妪的说法有不少漏洞,但还算勉强可以解释得通,莉法便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态度询问下去:“所以,我是你说的这件事情的宿命之人?”

    老妪点了点头,抚摸着手中水晶球说道:“是的,我来这里,就是要告诉你,你们要找的东西,在北帝国边境线的沃尔城郊。”

    “?!”这女人竟然真的知道自己需要寻找某样事物,莉法想再次确认她消息的准确性,“你还说,你会看到一些古怪的场景吧,你都看到了什么?”

    “先是你们于迷雾中不得出路,之后在一道光的指引下来到一个发光的球体附近,之后,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迷雾中窜了出来,之后的,就不得而知了。”老妪努力回忆着,想这些东西让她头疼。

    “我为什么相信你?”莉法问道。

    “相不相信是你的事,我已经交代完我该说的了”老妪转身向屋外走去,不过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眼神中透出一丝狡黠,“只不过,除了相信我,你好像也没有其他选择的余地吧。”

    说完这些,老妪走出房门,消失在旅馆的回廊处。

    关上门,莉法倒在床上,老妪说的没错,自己只能选择相信她,这是关于零之型唯一的线索,就算是陷阱,自己也要跳进去。

    “就这样决定吧,等任行醒来,就向沃尔城那边出发。”

    而走到旅店外的老妪,眼神变得呆滞起来,仿佛换了一个人。

    她确实是一名卜者,也占卜到了沃尔城会有大事发生,但她根本没有打算告诉莉法与任行,甚至于,她连那两人是谁都不知道。

    她根本记不起刚刚发生的事,那天在德约城的皇宫也是一样,自己的意识好像突然被某个东西占据了,而自己对发生的一切根本毫无察觉。

    而此时,解构乐园内,一处高塔上,三人正对坐在一个圆桌之上,一男两女,其中一名女人正戴着一顶巫师的帽子,只不过要比卜者年轻很多,她的嘴角露出虎牙,似乎在回味着什么高兴的事情。

    “米德,你又去干多余的事了啊。”其中的男子抱怨道,“作为管理者,私自给实验体更改主线任务,扰乱既定世界线,是违背规则的。”

    被称为米德的女子不以为然,把头偏在一旁:“规则就是我们定的,我想违背,就违背,你管不着,琵斯,你说呢?”

    叫琵斯的女人手托着下巴,一脸漠然:“无所谓了,只是那个实验体受罪而已,明明只需要帮助拿到零的人撤退就可以了,现在却要直接去抢夺,难度上升了一个档次啊。”

    “放心吧,那可是我看重的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被干掉呢?”米德眯起双眼,嘴角上扬到一个惊人的弧度,笑容悚人,“不过,如果真的被干掉了,那就只能换一个玩具了。”

    高塔内的三人长相各不相同,却又有一部分相似,给人一种异样的感觉,就仿佛,他们三个,代表了某个人脸的三种表情。

    但如果任行在场的话,可能可以认出,这三个人,如果将面孔叠加在一起的话,长相和他见过的某样东西类似。

    这样东西,正是他被引入解构乐园时,荧屏上代表着智脑v3的模糊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