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解构乐园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最温柔的犹大
    生者的时间不会因为谁的死亡而停下脚步,夜晚已经悄然而逝,雨也累了,天上的阴云逐渐消散,露出月亮的光辉。

    作为忏悔城地标的刻骨堂在这场战斗中几经损伤,在风雨中摇摇欲坠,屋顶被掀去大半,铭刻着反抗者罪孽的骨粉汇入土壤,消匿不见。

    莉法正跪坐在布满水洼的地上,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在灭族之难后,她又一次体会到了这种绝望无助的情绪。

    “明明死掉的那个人是家族的叛徒,明明我要狠狠地骂他一顿,之后让他跪下来自尽道歉,可为什么,现在他死了,我却那么难受。”

    莉法盯着基兰消失的地方愣神。

    这个男人,是曾经是自己最爱的哥哥,可是他却背叛了自己,背叛了整个家族,他成了谋杀耶稣的犹大,被族人们厌恶。

    即使是这样,莉法心中还抱有一丝希望,希望哥哥能告诉他,他是逼不得已,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但好不容易见到哥哥后,他却毫不犹豫地承认是自己做的,并且毫不后悔。

    而就当想要骂他,打他,发泄自己愤怒的时候,他却为了救自己,献出了生命。

    莉法的心中有太多的疑惑、纠结、难过、悲痛,这些情绪绞在一起,刺痛着她的内心。

    她仅仅是一名十几岁的孩子,却承受了这世上很多人一辈子都不会经历的悲剧。

    苦难将她脸上的表情被冲刷干净,莉法只能呆滞着看向前方。

    是麻木?还是崩溃?

    可能莉法自己也不懂了,现在的她,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微风吹过,基兰留下的笔记本被风掀起,露出了几行方正的文字。

    可能是出于对哥哥生前生活的关心,莉法捡起了那本笔记,一页一页往后翻去。

    上面记述着基兰几年内的生活杂事,以及他作为神父时,记录的别人忏悔的罪过。

    而翻到某一页时,莉法停了下来,那一页上写着三个字。

    “致莉法”

    接着往后翻去,后面记录的内容,完全超乎了莉法的想象。

    “我一生中最爱的妹妹,当你见到这本书时,我应该已经死了。”

    “我早就该死的,只是为了完成自己的使命,满足见见你的愿望,才一直没有没有对自己动手。”

    “既然见了你,我就必须要把使命托付给你了。”

    “毕竟,毁灭时之狭间,是我们时间行者必须去做的事。”

    “你可能听说了,我出卖了族人,让希尔法成功制造出了时之狭间,但事情并不是想象中那样,就算没有我,时之狭间也会被制造出来。”

    “一切要从五年前说起,当时我跟朋友雅各出去执行消灭时之恶魔的任务,虽然轻松地击杀了时之恶魔,但我们的行踪却被帝国军队掌控了。”

    “而此时希尔法刚刚坚定了掌控时间的想法,于是派人跟踪了我们,并且将我们抓入监牢之内。”

    “时之狭间的制造需要献祭众多时间行者的生命以获取时间之力,所以我们就被严刑拷打,询问其他族人的下落。”

    “我和雅各被分开关了起来,几十天的折磨没有摧垮我的意志,我没有透露任何关于族人的信息。”

    “但,这件事不是我一个人能够决定的,几天后,希尔法拿给了我一份名单,上面写着我们全部族人的姓名以及居住地,她笑着跟我说,雅各已经将其他所有族人的信息交出去,而作为交换,他将生,而我则死。”

    “她掏出手枪瞄准我的那一刻,我并不为自己即将死亡而悲伤,但却无法接受我们一族将会覆灭的事实,我们掌握时间的一族一旦灭亡,这个世界也必然会陷入混乱。”

    “但我能做什么呢?我只不过是个没有利用价值的阶下囚罢了。”

    “一种想法萌生在我的脑海,这个想法,让我犯下了滔天大罪,但,就像我说过的,我绝不后悔当时做出的那个决定。”

    “我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同时拥有着时间削除与时间回溯能力的人,至今为止,我都将这两个能力单独使用,而如果我同时使用两个能力的话,我还没有尝试过。”

    “时间回溯在没有奇迹之人的帮助下不可改变已发生的事实,而时间削除不可改变未来将要发生的事情,两个同时使用的话,兴许会产生不可思议的化学反应。”

    “即——我可以将已发生的事情削除掉,自己则可以重新回到过去,塑造新的未来。”

    “我的猜测验证了,这个方法是可行的,但就当我满怀希望想要拯救族人时,却遇到了不可逾越的困境。”

    “同时运用两种时间之力,所消耗的时间之力是巨大的,而且产生的波动也会让时之恶魔产生异变。”

    “我耗尽了所有的力量,才仅仅将时间回溯到自己被捉住的那天,自己的躯壳也因此老去,无法阻挡时间的洪流。”

    “我绝望了,这样下去,一切还是会照常发生,我与雅各被抓,雅各暴露信息,我怀着悲伤死去。”

    “我必须要做些什么,即便犯错,甚至,让自己背负罪孽,也一定要做些什么,那是我心中最后的执念。”

    “我选择用我自己的双手,去制造所有的恶果,将所有的罪,都承担在自己的肩上,就算是当背叛耶稣的犹大,我也心甘情愿。”

    “于是,当我被带入监狱内分开拷问的第一天,我根本没有犹豫,直截了当地告诉希尔法:我会坦白,但,也有条件。”

    “接下来就是你们看到的事情,我出卖了族人,但也将你与父亲,还有一些未曾活跃在人们眼前的族人隐藏了起来,而作为交换,我将获得30%的时间之力,并且在帝国的庇护下生存下去。”

    看到这里,莉法明白了,自己的哥哥,经历了多么痛苦的事情。

    自己经历的这些痛苦,可能在哥哥眼中,根本不算些什么。

    接受了忠诚者的痛苦,却又承担着背叛者的骂名,为了守护自己的信仰而亲手将信仰毁灭,这根本不是

    莉法根本无法想象,哥哥在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而自己,竟然丝毫没有体谅哥哥,甚至一直憎恨着她。

    往后翻了一页,上面的内容被用红字标注了起来。

    “接下来我要说的才是重点”

    “我要说的,是关于时之狭间的信息”

    “时之狭间,是汇集了几乎我们全部族人的时间之力才最终制造出来的东西,甚至可以被称之为神器。”

    “掌控它的人,就掌控了时间。”

    “但它的副作用也是巨大的,任意打乱时间让原本的时空秩序混乱无章,时魔便会趁虚而入。”

    “而且,我已经发现一种迹象,时之狭间的使用,正在让整个世界陷入崩坏,现在世界内到处逸散着时间之力,这让我想到世界最初的时候——混沌时代”

    “混沌时代是由时之恶魔统治的,如果我们世界的环境被彻底改变为混沌时代,那到时候,世界也许真的会灭亡。”

    “摧毁时之狭间,这是我们时间行者必须完成的使命。”

    “时之狭间被放置在德约城的王宫之中,它不是别的,就是希尔法王座旁的挂钟。”

    “拥有者可以通过自己的意志拨转时钟,将时间的轨迹打乱,加速、减速、回溯、甚至切片重组,时之狭间都可以做到。”

    “它几乎是完美的,任何东西都无法从外部摧毁它,当它诞生时,它已经独立于这个世界存在,只属于她的拥有者,可以说,它就是掌握时间的神。”

    “但,虽然不能摧毁,我们却可以控制它。”

    “当初在制造时之狭间时,我做了一些手脚,让它的拥有者不会一直固定在希尔法的身上。”

    “但想要控制它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必须要满足三个条件。”

    “第一,原控制者死亡。也就是说,想要控制时之狭间,必须杀死希尔法。”

    “第二,时之恶魔的最初态,也就是时之恶魔·零之型,有了它,才能压制住时之狭间的神性,让它得已被控制。”

    “第三,时间行者一族的直系血脉,时之狭间内储存的庞大时间之力,只有我们一族的直系血脉才能承受。”

    “完成这些任务的人选,非你不可。”

    “我在这这些年也与闸门组织有过联系,他们还算能够信任,他们会在这个过程中帮助你的,这是我最后能做得了。”

    “希望你能够拯救这个世界吧。”

    “最后,作为哥哥,我希望你能够开心的活着,不要因为我的死去而悲伤,我早应该死了,在时间回溯之前就应该死了,我也不再留恋了,没必要为我惋惜。”

    “我记得你最喜欢玩偶,我记得以前送给过你一个,前些天又特地做了一个一样的,看到它的时候,就会想到小时候的你。”

    “那时候多开心啊,如果时间能够回到那个时候,一切都没有发生,那该多好。”

    “祝你好运,我的妹妹。”

    合上基兰的笔记本,莉法站了起来,抹去眼角的泪水。

    我不能给哥哥丢人,哥哥承受了这么多的痛苦,还坚持着活着,我又有什么借口逃避呢?

    这世界上最温柔的犹大,已经为这个世界,打开了希望之门。

    前路已经被铺好了,是时候让我,来完成未尽的的使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