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解构乐园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 血与雨
    忏悔城内,刻骨堂前,雨夜中的战斗还在继续。

    任行在与肆的交手中没有占到丝毫便宜,速度上的缺陷让自己成了一个移动的靶子,至于把刀扔出去砸她之类的,射击天赋为f的任行想都不会去想,不砸到队友就不错了。

    任行根本没法回避这蕴含着扭曲时间力量的长鞭,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身体也越来越沉重。

    但全身带伤的任行也不是毫无收获,在承受了肆的几次攻击后,任行已经逐渐摸透了肆的攻击方式与能力。

    她手中接近四米的长鞭是她主要的战斗手段,她的战斗能力强悍,每次都能让长鞭从最刁钻的角度直突死角,鞭上的力量很强,擦之即伤,如果被砸实,可能直接丧失战斗力,但这并不是最难应付得。

    真正让任行感到棘手的,是长鞭所拥有的调节周围时间流速的能力,毛线编织的长鞭每次抵达任行附近时,都会进行恰到好处的时间加速或者减速,让任行临场的判断产生误差。

    而且,像这种自由操控时间流速的能力大多都会有一些起手式或者明显的征兆,比如最初遇到伍之型的时魔,它需要先静坐储存时间之力才能让一定范围的时间暂停,但在肆却没有这样一系列的动作。

    长鞭所及之处,都可以随她心意变换时间流速,这让任行防不胜防。

    “到底是怎么回事?”任行对此毫无头绪,但他明白,如果能够想通其中的奥秘,自己绝对可以逆转局势。

    然而留给任行解密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跟我对战还敢想别的事?我看你是没死过吧。”肆银铃般的笑声传到任行耳中仿佛魔鬼的低吟,让人胆寒。

    “啪——”

    长鞭狠狠抽到任行的胸口,时间加速之下,任行来不及防御,胸口留下了一道明显的伤疤。

    硬扛下这次伤害,任行已经无法保持站立,捂着伤口跪倒在地上。

    勉强抬起头,视线模糊地看到正在步步逼近的肆,不甘与悔意涌上心头,与此同时,强烈的求生欲望让全身的血液加速沸腾。

    “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顾不上胸口的疼痛,任行靠着黑渊刃的支撑站了起来。

    “还在挣扎吗?是时候该放弃了吧。”肆不急不缓的走来,她确定以任行现在的状态不可能再持续战斗下去,所以,只要慢慢放血,熬过他困兽犹斗的这段时间就是胜利了。

    “不可能放弃的。”任行已经说不出话语,但心中的信念却分毫不变。

    鲜血从伤口处不断流下,血液混杂在雨水之中,让人难以分辨。

    看着融入雨水的血,任行仿佛抓住了一点灵感。

    “障眼法?”

    “或许并不是这条鞭子让我的时间变缓,而是别的东西呢?就像隐藏在雨水中的血一样?”

    想到了这点,任行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集中全部的精力,注视着自己与肆之间的雨幕。

    萧萧而下的雨滴之间,有一处显得不太对劲,好像被什么割裂了一样。

    “这是,线?”

    是的,也许这就是上天的帮助,如果不是这场雨,任行绝对不会注意到,自己与肆之间,竟然连接有一条细线。

    看到这里,一切也就清晰了不少。

    对方之所以使用毛线织成的鞭子而不用其他皮制或金属长鞭,并不是为了要求鞭子的柔韧性或者什么,而是一种障眼法的存在。

    从一开始,对方就不是在使用一根鞭子,而是两根,只不过一根细,一根粗而已。

    这一战术,早在一开始就已经布下,在第一次攻击自己时,她便将几乎不可见的细线隐藏在粗长的毛鞭之中,先于毛鞭扎在自己身上,搭建起任行与肆之间的桥梁。

    这根细线便作为传输时间之力的载体,也就是说,任行周围的时间一直在对方的操控之中,对方只需要通过这根线注入时间之力,自己周围的时间便会加速,而如果对方吸收时间之力,自己周围的时间就会减速。

    而更巧妙的则是毛鞭的存在,丝线织成的毛鞭是隐藏细线的最好载体,没有人会注意到大海中一滴水的异样。

    而且肆会卡好毛鞭接近的时间,创造出一种是毛鞭让周围时间流速扭曲的假象,但实际上那是做不到的,时间之力的传输需要载体,并非凭空而来。

    正是这两件物式的结合,构成了完美的障眼法,如果不是天气的影响,自己绝对发现不了其中的诡计。

    明白了这一点之后,任行又有了获胜的把握,他没有去触碰那根连在自己身上的细线,甚至连看都没去看,现在不能让对方观察到自己的企图。

    如今要做的,只要装作越虚弱越好,对方只要上钩,自己就有翻盘的可能性。

    有意识地去松动手中的黑渊刃,身形左右摇晃。

    任行的演技很逼真,肆第一时间也分辨不出真假,不过看到自己与任行之间那根细线还连接着,肆也有了底气。

    即使对方暴起想要拼死一搏击杀自己,她也有反制的手段,只要注入一点时间之力,对方的进攻节奏便会紊乱。

    看着不断走近的肆,任行努力压制着自己逐渐兴奋的呼吸。

    三步……

    两步……

    最后一……

    然而,肆竟然停下了脚步,就这样居高临下的看着摇摇欲坠的任行,双手抱胸,用舌头舔舐落在指间的雨水。

    “你以为我会上当吗?”肆的谨慎超出了任行的预料。

    “难道最后的希望,也就这样熄灭了吗?明明已经很努力了!”任行眼角流下了泪水,只是掺杂在雨水中无法显现。

    “不过是想要破釜沉舟的疯狗罢了,你的心思,我看的一清二楚。”肆性感的红唇上扬,妆容被雨水冲去的她依旧美丽动人。

    如果可以,她准备一直耗下去,直到任行失血过多失去意识。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

    “肆!快来帮忙!”壹的声音突然传来,只见此时的他已经不复最初的淡定与冷酷,原本俊朗的面容被打的多处淤青。

    那边的战斗,根本算不上战斗,而是单方面的蹂躏,双目还清的基兰,如同天神一般,瞬移似的击打着壹的各个部位。

    在这如狂风骤雨般的攻击中,壹甚至连读档的动作都做不出来,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惹上了不该惹的人。

    基兰,拥有着全世界30%以上的时间之力,流淌着时间行者一族直系的血脉,再加上青年一代无与伦比的天赋,在这个世界内,可以说是最强的存在。

    能与之一战的,只有坐拥时之狭间的希尔法。

    壹很强,强到足以统领整个世界的时之恶魔,强到可以徒手毁灭除帝都之外的任意一座城市,但在基兰面前,还是有些不够看。

    看到壹的惨状,肆不得不做出抉择,如果壹那边输了,自己这边就算杀死任行也没有意义。

    “可恶,便宜了你小子。”肆没有走,她依然打算杀死任行。

    不过,她打算换一种方式,一种即安全,又快捷的方式。

    其实,除了时之恶魔之外,她还有另一重身份,她体内保留了一丝魅魔的血脉,拥有一些简单的魅惑术。

    这些魅惑术对于强者很难产生效果,但对于此刻身受重伤,意识模糊的任行,却也是足够了,只要分散掉他一秒的注意力,肆就能将他格杀当场。

    将手指放在嘴唇上,对任行抛出隔空一吻。

    “恶魔之吻“

    做完这些后肆便掏出匕首,朝着任行的头颅刺了过去,

    如果壹那边的情况没有那么紧急,肆也许可以注意到,任行的左臂上,有一个奇异的咒印,闪烁了一下。

    【您受到时之恶魔·肆之型的魅惑技·恶魔之吻,由于咒印·清明的影响,恶魔之吻的效果已经被抹除】

    肆挥下匕首的一刻,看到了任行突然抬起高昂的头颅,书写着“肆”的左眼与任行布满血丝的双眼对视。

    连忙激活细线上的时间之力,想要拖慢任行周围的时间流速。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那根细线的另一端此时已经被扔到泥土之中,时间之力如石沉大海,没有掀起一丝波澜。

    黑渊刃触碰到自己皮肤的前一刻,无论肆怎么想,也想不通,对方怎么可能支撑到现在。

    明明自己比他强这么多,明明自己的障眼法完美无缺,明明已经最大限度地消耗了他的体力,明明……

    然而世间没有后悔药,时间流逝过的地方,已经发生的事情不会再改变,战斗的双方都做到了最好,差的只是最后那一口气而已。

    任行,挺住了。

    蕴含任行全力的一刀,一瞬间躲去了肆几乎全部的生命力,此时的她躺倒在泥地里,魅惑的面孔被泥水沾染,眼神空洞地看向壹那边。

    而任行,也已经用光了所有的力气,最后的意志力消耗干净,释怀地闭上了双眼。

    莉法赶忙赶了过来,之前的战斗,她几乎没有可以参与的空间,虽然她也拥有着时间行者直系血脉,但更多的是体现在能力方面,真说到战斗,任行与肆绝对强过她数倍。

    莉法仔细地为倒地的任行包扎伤口,尝试缓解他的痛苦。

    在她眼中,战斗即将要结束了,任行这边赢了下来,壹在基兰的攻击下也毫无抵抗之力,自己只需要照顾好任行就可以了。

    但事实并不是这样,如果任行还清醒的话,一定会告诉莉法。

    自己这边,仍没有收到对肆的击杀提示,而壹,也没有放下自己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