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解构乐园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时之行者
    刚刚经历了一场激战,任行也已经浑身疲惫,昏昏沉沉中躺在床上睡了下来,脑中还回想着与时之恶魔战斗的画面。

    在梦中,他仿佛看到自己被时之恶魔打成重伤,几近身死,梦中的景象那么真实,这让任行怀疑自己是否真正经历过这些事情。

    天色由暗转明,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被响彻全城的钟声吵醒,任行从床上爬了起来,向外边看去。

    白天的城市显得有些年迈,石墙上的裂缝如同岁月留下的皱纹,保存着时光的流逝的痕迹。

    与太阳一同出行的,还有隆隆作响的蒸汽机车,穿着机甲四处巡视的巡警,背着大包小包的冒险者,还有摇晃着药瓶的炼金术士。

    任行的身后传来一声呜咽,是昨天自己救下来的那名少女,她的表情有些痛苦,嘴里还嘟囔着什么?

    好奇心旺盛的任行将耳朵凑过去想去听听少女到底在说什么。

    但任行一靠近,少女下意识地给了任行一耳光,口中还大声喊道:“爸爸!爸爸!”

    这是什么展开?打我一巴掌再认我做爸爸?这女孩精神有些不正常啊。

    被任行刺激后,少女也逐渐睁开了双眼,从噩梦中醒来,她的瞳孔是纯洁的白色,可以看到,她的眼眶上挂着几滴泪珠。

    “女儿啊。”任行抬起手想摸摸少女的头,安慰一下女孩。

    显然他的做法是错误的,少女看着靠过来的任行,再次给了任行响亮的一耳光,差点嘴都给任行抽歪。

    “你要干嘛!”少女怒斥道。

    任行揉着自己受伤的脸颊,心里想不是你叫我爸爸的,现在摸摸头都不让了:“我就想安慰下你,这一会儿就挨了你两巴掌了。”

    看到任行红肿的脸庞,少女也知道自己下手可能有点重了,不过她也没有道歉,只是将头埋在了兜帽里,伸手给任行递了个止疼药膏。

    看到少女的表示,任行自然也对刚才的事不介意,大大咧咧地坐在床边,想询问一下关于这个少女的信息:“我叫任行,你叫什么?为什么昨天会跟那个怪物打起来?”

    少女抬起头,盯着任行看了一会,犹豫地问道:“你不是宪兵队的人吧?”

    “宪兵队?那是什么?”任行疑问道。

    “你竟然不知道宪兵队?你是什么人?从别国那边来的吗?”少女惊讶道。

    “虽然不是很准确,不过也算是吧。”任行也没打算去解释解构乐园的事,只能就这样糊弄过去。

    “好吧,我叫莉法,是时间行者,昨天感测到时魔会出现在这里,就赶来消灭他,没想到时魔的实力已经成长到那种程度,才陷入苦战,昨天谢谢你了。”莉法低着头说道。

    “等等,你说的时间行者,那是什么?”

    “啊,我忘记你是异国人了。”莉法抬起头,亮出白色的眼眸,“这双眼睛,就是时间行者的标记,与时魔很像,对吧。”

    “你明显更漂亮一点吧。”任行说道。

    瞥了任行一眼,莉法继续说了下去:“其实我们,也算与时魔有一些关系,从前,我们一族便是这个世界上的时间管理者,负责清理个别从时空裂隙中逃出的时魔。”

    “那时候时魔只能吸收一些裂隙中残余的时间之力,都很弱小,在我们一族的镇压之下根本无法对世间造成伤害。”

    “但后来发生的事情你应该也有所了解吧,那个女人,希尔法上台之后,用蒸汽机甲统一了这片大陆,将权力集中在自己手中。”

    “本来这件事与我们时间行者没有多大关联,毕竟我们不隶属于任何一个国家,只是对时间进行平衡的执法官。”

    “但那个女人,想要自己控制时间,于是就把她的利爪,伸向了我们时间行者一族。”

    “当时我们一族还算人丁兴旺,拥有操控时间能力的我们实力并不弱,然而,我们还是小看了希尔法的能量。”

    “那个女人的手段歹毒,在没有通知的的情况下,下发了对我们一族的灭杀令,那一天,各地的宪兵队倾巢而出,捉捕我们时间行者一族。”

    “我们被打的措手不及,族内元气大伤,仅剩的近百名族人分散在各地过着奔走逃亡的生活,而希尔法,也通过对我们一族惨无人道的人体研究,制造出了时之狭间。”莉法意志消沉,双手紧握,回忆起残酷的事实。

    “你们难道不能通过时间回溯之类的拯救自己的族人吗?”任行问道。

    莉法叹了口气,说道:“我们一族虽然被称为时间行者,但能操控的时间也是有限的,毕竟时间有自己运行的规律,过多对时间干涉会引出时魔。而且时间是单向运动的,如果贸然逆转时间,很可能会引发时间流向对冲,就像两条火车对撞一样,到时候,灾祸便会降临人间。”

    “但想要逆转时间,也不是不可以,我们时间行者一族的族长一脉便拥有这种能力,只是,想要逆转时间,所要付出的代价也很大。”

    “等价交换,不仅是炼金学的守则,也是时间行者一族的守则。要想逆转时间,必须要用自己生命的千倍,去弥补被篡改的时间。”

    “而我的父亲,便是时间行者一脉的族长,在那一天,他耗尽他一生中最后残余的生命,将时间逆转到了灭族之前的那天。”

    说到这里,莉法的声音开始哽咽,“到现在,我都忘记不了那天爸爸脸上痛苦的表情。”

    “对不起,如果不方便,就没必要说下去了。”任行心中也很难过,他不想再去触及莉法心中的痛苦了。

    “不,我一定要说下去!”莉法突然站了起来,抹去眼眶上的泪水,盯着任行说道。

    “我父亲走之前,告诉了我一些事。”莉法靠近任行,与任行对视,“时间回溯之后,人的记忆将会消失,已经发生的事情也无法改变。”

    “事实确实如此,时间回溯后,虽然我及时让我们的族人各自撤离,但没有人愿意相信我说的话,他们只当我说的是玩笑,族长的消失只是因为外出。”

    “灾难依旧降临在我们一族的头上,希尔法还是研制出了时之狭间,已经发生的事依旧会发生。”

    “但,这并非绝对的!我父亲告诉过我,有一种人,能够摆脱这种魔咒,当时间回溯发生时,奇迹之人有能力重塑过去,改变未来。”

    “而你,就是那个人。”莉法指着任行,眼神坚定而强悍。

    “你说什么?奇迹之人?”任行有些吃惊,自己才刚来这个世界,怎么可能是什么奇迹之人,重塑过去,改变未来,自己根本没有一点头绪啊。

    “你可能不记得,但昨晚的战斗中,实际上你已经死过一次了。”莉法说道。

    “什么!”任行大吃一惊,难以相信莉法说的话。

    “就是这样,昨晚你与时魔的战斗中,你中了时魔的攻击,已经奄奄一息,而当我把时间回溯十秒之前时,你竟然改变了已经发生的过去,将时魔击杀掉了。”莉法的声音很大,表情严肃,不像是说谎。

    任行也想到了昨天自己奇怪的梦境,略微认可了莉法的说法,“但,能做到这种事情的肯定不止我一个吧。”

    “至少到目前为止,只有你一个。”莉法说道,“我也曾经尝试用时间回溯拯救过几名战斗的同伴,然而无一例外,已经发生的事都会再次发生,无法被改变。”

    “即使在回溯时间后我提前将敌人杀死,已经死去的同伴还是会死去,我所做的,只是让他们再死一次而已。”

    “而你不一样,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你已经,确确实实地重塑了过去,改变了未来。”

    “奇迹之人,无论你是谁,我需要你的帮助。”莉法握紧任行的手,祈求的目光看着任行。

    任行脸上写满了吃惊,短时间内接受这么多的信息确实让他有些难以理解,不过,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无论如何,既然背负了使命,就必须要帮助眼前这个女孩。

    “我会的。”任行坚定地回答道。

    “谢谢。”莉法终于绷不住难过的情绪,将头埋在手中,转身哭了起来。

    看着莉法可怜的样子,任行走到她的面前,擦拭着莉法脸上的泪水,郑重地告诉莉法:“相信我,我会帮你的!”

    莉法哭得更加厉害,用拳头捶着任行的胸口,哽咽地说道:“笨蛋,你凭什么啊!我们要面对的,是一个帝国啊。”

    “无论是什么,我都会帮你!”任行将黑渊刃从背后抽出,立在地上,“我们会成功的,所以,不要哭了。”

    莉法逐渐停下了哭泣,看着挺立在那边严肃的任行,莉法再次体会到十几年来未曾有过的依赖感。

    擦干脸上的泪水,一把抱住任行,“嗯,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任行心脏明显跳动了一下,作为单身二十年的老狗,这是他第一次被同龄的女性拥抱,这种感觉,很温暖。

    涌溢心中的不只是幸福,还有责任感,无论如何,时钟世界,我会让你回到正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