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解构乐园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时间之力
    双方依旧处于对峙之中,但任行却发现场面有些不对劲,时之恶魔的身体正发生着不可思议的变化。

    只见时之恶魔白色半透明的皮肤逐渐凝实,而原本臃肿的肚子也开始收缩,再加上其双手合十的诡异姿态,这一切都向任行传达出危险的信号,让任行汗毛直立。

    焦躁不安的任行终于按捺不住,提着黑渊刃冲了过去,双腿展现出惊人的弹跳力,跳起到与高大的时之恶魔同一水平线,黑渊刃一刀砸下。

    铛——

    沉重的黑渊刃这一次没有对时之恶魔造成一丝伤害,黑渊刃撞击的地方散发出一道微小的波纹。

    也就在这时,时之恶魔睁开了闭合已久的双眼,眼神中白光大放,强烈的危机感顺着任行的脊柱游走,瞬间蔓延全身。这一刻,任行整个人如堕冰窖,寒意刺骨,灵魂都要离体。

    接着,时之恶魔张开血盆大口,喷吐出一道巨型的光波,光波穿透任行的身体,打在背后的建筑之上。

    这个光波没有产生实质性的伤害,但任行却被定在了空中,一动不动,与此同时,穿透任行的光波打在背后建筑的表盘之上,而被击中的那座时钟,已经陷入停摆。

    “什么!这些时魔已经进化出暂停时间的能力了吗?”被任行救下的少女此刻脸色有些难看,自己这次真的陷入危机当中了。

    下一秒,时之恶魔的富于暴力的拳头已经重重向任行砸了过去。

    “咚!”

    任行被打飞出去,与街边建筑相撞,掀起了阵阵灰尘,掩盖了任行的身影。

    时之恶魔的拳头可不是开玩笑的,以他的力量即使是混凝土的地面也能轻松砸穿,更别提在毫无防备下接受了全部冲击的任行了。

    此刻任行躺在建筑的废墟中,大口喘着粗气,血液从全身的各个部位渗出,若不是体质在贪婪典章的作用下获得了超高的增强,刚才那一拳,必然会要了任行的命。

    但即使是现在这样,任行也已经丧失了战斗力,全身多处的骨折让他难以动弹,而自己的下方,时之恶魔已经跳了上来,准备收割自己的性命。

    “就这样完了吗?”任行心中不甘,后悔于自己的大意,下意识还在反思,如果给自己重来一次的机会,还有没有办法战胜它。

    如果能重来一次的话……

    突然间,任行感受到了周围出现奇异的波动,自己身体内的损伤正在迅速恢复,而刚刚已经来到自己面前的时之恶魔正往后退去。

    接下来,好像时间倒流一样,自己的身体违背惯性向上飞了回去,刚刚破损的建筑此刻也完好如初,时之恶魔本来打向自己的拳头收了回了来。

    自己又回到了,和时之恶魔对峙的那一刻。

    熟悉的感觉,时之恶魔双手合十,自己持刀向前,这一切好像都发生过,却什么也记不起来。

    而唯一不同的,是任行身后那名女子。

    转身看去,那名女子眼中闪烁着和时之恶魔相似的白色光芒,兜帽在能力的作用下掀开,露出了纯净美丽的面庞,头发向上飘飞,仿佛极力维持着什么一样。

    这种状态只持续了几秒,接下来,女子身形摇晃两下,扶着额头直直地向后倒去,好像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不过现在不是关心他人的时候,任行面前,还有需要解决的敌人。

    这次的任行没有选择自己冲过去,而是直接将手中的黑渊刃掷出,冲着时之恶魔紧闭的眼睛砸去。

    任行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样做,只是自己的身体强制不让自己向前移动,自己只能听之任之。

    下一刻,时之恶魔睁开发光的双眼,张开嘴巴,一声咆哮,发出那道能让时间暂停的光波。

    而由于距离还算很远,任行这一次有惊无险地躲过了这一次的攻击,只是扔出去的黑渊刃被定在了空中。

    “可以将光波内的物体时停吗?这种能力好像在哪里见过。”任行嘴中喃喃道。

    跳过了反思的环节,任行将全身心投入在战斗之中,任行跳在空中,用手抓住定在原地的黑渊刃,朝时之恶魔砸了过去。

    而此时时之恶魔的肚子已经干瘪下来,刚才那一击好像也对它造成了不小的负担,此刻的它有些虚弱,站在原地,根本没有办法抵挡任行的进攻。

    【贪婪典章第一阶段充能完毕,敏捷增强lv.1解锁】

    【敏捷提升130%】

    胜负已分。

    连续几下,黑渊刃重重的砸在时之恶魔身体的各处,夺取了时之恶魔的生命,看着这具时之恶魔的尸体渐渐透明并最终消失,任行坐倒在地上,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

    【恭喜您击杀时之恶魔·伍之型,获得解构点数200点】

    转身来到那名倒下的少女身边,此刻少女也已经失去意识,任行直接将其扛在肩上,寻找一个歇脚的地方。

    随着时之恶魔的死去,围绕城市的雾气也已经散去,周围的人群好像对此司空见惯似的,简单地走过倒塌的钟楼,不愿多做一丝停留。

    有着灯光的指引,任行很快就找到了一家酒店,酒店员工在看到任行手里的长刀和背上的女性后,害怕对方是个绑架犯,连收钱都免了,直接为任行安排了一处房间住下。

    至于报警,那名员工根本没想过,不是所有人都是善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才是最常见的态度,就算警察能够制服那个罪犯,到时候罪犯报复起来,倒霉的还是自己。

    将女人放在酒店的床上,侧头看了看一直在自己肩膀上沉睡的考拉,这只考拉自从被自己抱上来后就没一丝动静,就算经过刚刚激烈的战斗,这家伙还是昏睡不起。

    捏了捏考拉凸出的鼻子,考拉依旧睡着,只是耳朵呼扇着动了两下。

    觉得有些好玩,任行将考拉放在床上,尽情揉捏着考拉肚子上的毛,享受一下从来没体验过的撸考拉的快感。

    考拉还是没有醒来,只是耳朵呼扇的越来越快,面部表情也因为任行舒服的手法开始活跃。

    在被任行揉捏了几分钟后,考拉睁开了惺松的睡眼,用力抓住了任行的胳膊,同时还拿出一个小木板,用指甲在上面刻画着什么。

    接着,考拉将木板亮给任行,上面是一行歪曲扭八的汉字,写着“别摸了!人家害羞。”

    “你还是个母的?还有,你会中国话?”任行问道。

    考拉接着又举起一个小木板发言:“不是母的,是女的!语言是在智脑那里买的。”

    任行有些汗颜,对着这个呆萌的小动物,自己也不知道说什么,随便找了个话题说道:“你有名字吗?”

    此时考拉不只从哪里找出了几片桉树叶放在了嘴中,边嚼边举起小木板:“我叫蓝蓝,你呢?”

    “我叫任行,今后我们就是队友啦,你好可爱啊。”

    没理会任行的尬聊,蓝蓝继续呆呆地往嘴中塞着桉树叶,意识神游物外,目光指向亘古远方。

    “蓝蓝,你能战斗吗?还有,你为什么会进入解构乐园呢?”任行硬着头皮问道,虽然指望一只动物,还是一只考拉打架爱显然不太现实,但既然能有功夫熊猫,自己也许遇到了功夫考拉也说不定呢。

    “你在看不起谁呢?我可是女王,考拉界的荣耀,身躯那么娇贵,怎么可能会去打架。”蓝蓝用爪子挠着任行的手臂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作为考拉的女王,我每天只需要负责吃饭和睡觉就好了,我可是一天要睡够二十三个半小时的,那些下民考拉都睡不过我,大概智脑也觉得我在这方面天赋异禀,才将本女王拉过来的吧。”说着这些,蓝蓝还双手交叉在胸口,摆出一个骄傲的姿势。

    “那,蓝蓝,你有什么念能力吗?”任行看着洋洋得意的蓝蓝有些头疼,没想到这只考拉还是什么女王,智脑这是以世界最懒为标准把它拉进来了吗?

    “这个其实也有啦,当时懒得看商城,也懒得设计念能力,于是就叫智脑帮我随便做一个了,我看看这个有什么用啊。”蓝蓝缓慢地挠了挠自己的毛发,阅读着自己的念能力说明。

    五分钟过去了,在任行充满期待的注视下,蓝蓝依旧没看完自己的念能力说明。

    十分钟过去了,蓝蓝头晃了晃,直接抱在任行手上,再次睡着了。

    “喂,你这懒得也太离谱了吧,赶紧给我起来,别睡了!”任行用力地摇晃着手臂,试图把蓝蓝摇醒,但蓝蓝却不为所动,一点起床的意思都没有。

    “这都是给我搞了些什么队友啊,一个啥都不说直接跑去旅游了,一个不仅不是人,甚至都没睡醒过,这时智脑要亡我啊。”

    吐槽之中突然想到自己还有一个队友,任行灵机一动,赶忙打开霞客走时扔给自己的游记,既然那家伙跟这个考拉在一个世界里呆过,也许会对它有些记载也说不定。

    翻了几页,果然发现了对蓝蓝的记述。

    “今天是进入解构乐园后的第一天,这里的空气还真是清新啊,一点烟尘和污染都没有,就是那个智脑发给我不知什么任务,不过无所谓了,旅行要紧,任务让队友做就可以了。”

    “嗯,队友竟然是个会说话的考拉,另一个穿得像个魔术师,看着就不是什么正常人,算了,让他们加油吧,我可是等不及看看诗和远方了。”

    “啊,这光!”

    “啊,这水!”

    “啊,这妹子!”

    再往后翻了上页,竟然全是描写风景的诗歌语句了。

    “你脑子有问题吧!”任行有些抓狂,自己可没有时间去看他描写的这些风景,自己一个人,带着一只考拉,怎么可能从这么危险的世界里活下来了啊。

    一个时之恶魔都差点要了自己的命,更别提还有什么时之狭间、希尔法了。

    不过好在任行心理承受能力算强,就算面临困难,甚至死局,任行都绝不会放弃。

    整理了一下情绪,将那本游记接着翻了下去,翻到最后一页时,任行终于发现了有用的信息。

    最后一页上面,是霞客留给自己的寄言。

    “我的朋友,非常感谢你能够将这本游记翻到最后,当你看到这些时,我已经在山水之间流连忘返了,但毕竟队友一场,我还是要给你一些帮助的。”

    “我的念能力让我可以很轻松地收集到这个世界相关的情报与信息,这也许会帮到你。”

    “这本游记是我从智脑那里买来的,相当于一个交流平台,我写在游记上的信息会在你那边同时呈现,当然,这本游记只能我给你传递信息,你是不能通过它联系我的,我不允许任何人破坏我游历的心情。”

    “所以,请务必关注我在游记中传递给你的消息,加油破关吧,年轻人。”

    看到这些,任行终于是得到了一点安慰,队友还挂念着自己,真是太好了,翻开下一页后,上面写着:“目前可公开的情报:时之狭间位于北帝国的皇城——德约城的皇宫之中。”

    “信息是很有用啦,但玩梗要适度啊大叔。”任行吐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