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解构乐园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孤家寡人
    【本次世界为合作破关类试炼世界,由三名实验体共同破解“时钟轨迹”这一谜题】

    【下面为实验体发放任务】

    【主线任务·第一环:时之狭间的真相】

    任务内容:令世界陷入混乱的时之狭间颠倒轮回,想摧毁它,必先了解它,探寻时之狭间制造的过程与隐藏于狭间背后的隐秘,为接下来的战斗铺路。

    胜利条件:对时之狭间了解超过50%

    失败条件:全员死亡或未了解时之狭间后的秘辛

    任务奖励:根据任务完成程度而定

    失败惩罚:抹杀

    【支线任务·时魔之乱】

    任务内容:时之恶魔肆虐于这个世界,非超凡的力量难以将其解决,降临于时钟世界的的勇者们啊,用你们的力量,摧毁时魔的统治吧。

    任务奖励:击杀一名时之恶魔,获得200点解构点

    【接下来,实验体之间将有五分钟时间互相了解并制定战术,望各位共勉】

    身体的禁锢解除,任行松了口气,环视一圈周围,夜晚的街道非常宁静,家家户户门口都挂着钟表,路边偶尔几名行人路过,他们的样貌都隐藏在夜色之下,任行无法观察。

    让任行感到奇怪的是,虽然系统提示本次世界将由三名实验体共同破关,但目前站在自己身边的,只有一名中年大叔。

    大叔头上戴着防晒的白色帽子,身穿宽松t恤与运动短裤,而且,不知是习惯还是什么,在拥有空间戒指的情况下,大叔身后背着一个比任行还要高的旅行背包。

    他站在那边,悠然自得地拿出打火机,点燃一根香烟叼在嘴边,可以看到,他的皮肤在常年日照中保持着古铜色,肌肉协调,应该是经常运动的结果。

    大叔黑色而深邃的瞳孔眺望远方,下巴上的胡茬显现出沧桑的气质,神情开朗,欣赏着这个世界中的夜色。

    “好美啊。”男子吐出烟圈,感叹道。

    “是啊”,任行初步感觉自己的队友非常靠谱,相比于涂美,虽然实力可能比不上,但这沉稳的男人气概,真的让人放心不少。

    “唉,大叔,方便说下你的念能力吗?我们可能要一起战斗,另一个队友还不知道在哪,我们相互多了解一下更好应对。”任行问道。

    “我叫霞客,能力是漫漫长路,他可以让我在旅途中尽情享受异世界的风土人情,还不会受到任何势力的敌视与攻击,怎么样,是不是很方便?” 大叔看着任行,一脸得意地介绍。

    “好强啊”任行下意识地夸赞一句,但很快反应过来,“等等,你的念能力,跟战斗有关系吗?”

    大叔面露疑惑,“战斗?为什么要战斗,我是来旅游的,打架干什么。话说解构乐园真是太好了,你说对吧?以前不同国家都游遍了,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厌倦,现在竟然可以在不同世界穿越旅行,这简直就是做梦都换不来的礼物啊。”

    “额,可是我们不是要完成智脑交给我们的任务吗?”任行有些着急,他感觉面前的大叔好像不在状况内。

    “那种东西不需要我啦,你一个人也没问题吧。”霞客挠挠头,理所当然地说道:“对了,我这本游记送给你,当做给你的报酬吧。”

    “大叔,您上个世界是怎么活下来的?”看着霞客的反应,任行有些懵圈,自己的队友这是让自己单干的节奏啊。

    “我上个世界的队友可没你那么啰嗦,那个叫麦极客的自己就把那个世界的任务全做完了,也不算一个人吧,还带着它。”,霞客说着指向任行的脚边。

    任行顺着霞客手指的方向低头看去,发现有一只萌萌的小动物抱在自己的腿上,自己刚才竟一直没有注意。

    这是一只考拉,将它抱起来,发现它还沉浸在梦乡之中,看着它憨憨的睡相,任行不忍心叫醒它,疑惑道:“你说,它是我们的队友?”

    “嗯,差不多,不过只是你的队友。”说着,霞客将一本游记扔到任行脸上,随后转身挑选一条街道离开。

    “唉,等等!”任行还想阻拦,但不知为何,城市内雾气开始弥漫,霞客的身影被雾气挡住,最终消失不见。

    雾气笼罩的街道中,只留下任行孤家寡人,当然,还要加上一只考拉。

    将考拉放在自己的肩上,任行开始了漫无目的的探索之旅,这一次的主线任务并不明确,自己也不知道该从哪下手。

    与此同时,北帝国的皇城中,一名巫婆打扮的老人捧着手中的水晶球,跌跌撞撞地走进皇宫,口中默默念道:“异星下凡,大祸将至,祸乱不除,王国倾覆!”

    而在王座之上,是一名美丽而又霸气的女子,身上穿着红色旗袍,如同玫瑰一般,性感奔放,但却透露着危险的气息,这便是这个世界最伟大的统治者——希尔法。

    “卜者?”单手扶着额头,王座上的希尔法略微挺了挺身。

    “异星下凡,大祸将至,祸乱不除,王国倾覆!”占卜师口中重复着这句话,直到被赶来的卫兵拖走,皇宫才重新恢复了平静。

    “陛下,对不起,是我疏忽了。”一名光头男子在处理好骚乱后走进了皇宫,对希尔法请罪。

    “无妨,说说那女人的来历。”

    “她本来是城南一位占卜师,已经十几年没出现过了,世人还以为她死了,没想到今天竟会在这里出现。”光头男子单膝跪地,向希尔法汇报。

    “十几年前?”希尔法疑问。

    “就是陛下一统南疆,打造时之狭间的时候。”

    “明白了,你退下吧,注意一下国内最近发生的事情,那群时间行者又开始活跃了,不行就交给沙鳄去解决。”希尔法揉了揉太阳穴,有些头痛。

    “是!”光头男子说完便起身退下了。

    皇宫再次冷清,只有时钟的嘀嗒声如夏夜虫鸣,驱之不散。

    而月光下,刚刚占卜者经过的地方,两张塔罗牌熠熠生辉,一张是皇帝,一张是愚者。

    回到任行这边,此刻他正带着考拉在浓雾之中不断摸索,但奈何雾气太重,根本辨不清方向,任行只能凭直觉向前走去。

    “轰!”

    巨大的爆炸声突然从远处传来,迷途中的任行瞬间捕捉到了爆炸的方向,朝着那边跑去,而且,在乐园中磨练的第六感也有了反应,浓雾那边,有危险的信号传来。

    跑了大约两分钟,浓雾逐渐稀薄,任行到达了爆炸发生的地点,那里有一座钟楼,但已经坍塌成为废墟,巨大的表盘已经停转。

    打斗的声音传来,借着废墟的遮挡,任行悄悄地往前摸去。

    穿过废墟的遮挡,任行看到了两人正在进行战斗,与其说是两人,倒不如说是一人一魔。

    那名恶魔拥有着三米以上的身材,四肢粗壮,腹部鼓起,皮肤呈白色,又有些半透明化,让人有些怀疑他是否是真实的存在,每一拳下去,地面都会溅起无数碎石,可见其力量的不凡。

    而与恶魔对战的是一名女子,女子白衣白袍,身后的披风在闪转腾挪中飞扬,她的实力明显不够,在恶魔的进攻下已经有些左支右绌,不过她的意识非常灵敏,每次都能预判到对手攻击的位置而做出闪避。

    看到眼前的场面,任行已经明白,这名半透明恶魔大概率就是智脑提到的时之恶魔,至于女子的身份,任行一点也不在乎。

    毕竟救人这种事,在任行看来根本不需要理由。

    将黑渊刃提在手中,脚下一蹬,任行如炮弹般弹了出去,眨眼就来到时之恶魔眼前。

    “斩!”

    一刀横出,砸在时之恶魔的头部,三米高的时之恶魔直接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打飞出去,巨大的身躯撞在旁边的塔楼上,切断了夜空下唯一的光源。

    空间暗了下来,但任行却毫不担心,有着第六感的辅佐,对方的一举一动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时之恶魔重新站了起来,眼神中充满了贪婪,他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是因为填补时间的需求,而眼前两人,身上拥有着充裕的时间。

    大步迈开,时之恶魔直直对着任行冲撞过去,在远处看时任行还觉得时之恶魔动作笨拙,但当真正面对的时候,自己才发现,他那庞大的身躯让自己无处可逃。

    既然逃不掉,就硬顶上去,挥舞着近百公斤的黑渊刃,任行面对时之恶魔,在体型上如同螳臂当车,但真论力量,双方也只是五五之数。

    再一次将时之恶魔推开,但这一刀砍在时之恶魔鼓胀的肚子上,并没有造成很大的伤害,只是将其击退几步。

    少女被护在任行后面,显得有些犹豫,这时,任行才注意到,这名少女,眼睛竟然是纯白色的,根本没有瞳仁。

    被这个小不点连续击退两次,时之恶魔也明白对方实力不弱,动作明显更加谨慎,他双手合十,不知在干些什么。

    任行不断向前踱步,试图找寻出最佳的攻击机会,一时间也不敢轻举妄动。

    双方就这样陷入了微妙的平衡,局面暂时僵持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