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解构乐园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结束
    安卓尔和英雄王两人一左一右,拼命抓住“希望”的身体,想要去限制“希望”的行动,但他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他们获得了不死之身也仅仅一年而已,身体内的细胞还没有经过更新迭代,而反观“希望”,从出生就被注射各种试剂的他现在已经能够完美控制体内的细胞,再加上在刚刚战斗中的觉醒,他所拥有的力量至少是安卓尔和英雄王的五倍不止。

    安卓尔一只手紧紧抓着“希望”的胳膊,一只手拿着“绝望”试剂,但却没有机会将试剂注入“希望”身体内。

    “希望”将手臂伸长,死死抓着安卓尔握着试剂的手,同时用手上的指甲刺穿了安卓尔的身体。

    对于同为不死之身的安卓尔来说,这些伤势虽然杀不掉自己,但受伤的疼痛却是能确实感受的到的,痛感折磨着安卓尔的神经,此时她已经有些拿不稳手上的试剂。

    终于,痛觉突破了安卓尔可以承受的极限。

    “啪嗒——”

    试剂掉在地上的声音清晰可见,安卓尔和英雄王心中一凉,获胜的唯一希望,已经不在他们手中。

    “哈哈,就是这样,绝望吧!我才是唯一,我才是完美!”

    “希望”的笑声有些勉强,这么多年,他心中只有对人类纯粹的恨,但今天,当他再次见到生养他的父母时,他心中有了一种异样的情绪,脑中尘封已久的记忆,好像裂开了一条缝隙。

    但透过这个缝隙,“希望”却什么都看不见,现在的“希望”,只是依靠着本能,想要延续自己无尽的生命。

    “希望”的脚踩向那个试剂,只要毁掉这个,自己将永远地存活下去,但却不知为何,内心中某个意念好像在阻止他这么做。

    就在“希望”犹豫的一瞬间,这管试剂被突然袭来的钝刀从他脚底打飞了出去。

    “还没完呢!”

    任行浑身染血,站在了观察室的入口,他注视着“希望”,他明白,想要让这个世界恢复平静,就只有杀掉他一条路。

    “快把那个试剂注射给他!”英雄王对着任行喊道,他很惊讶对上蒲田的任行竟然能来到这里,不过这都不重要了,现在任行已经成为能改变局面的唯一人选,。

    任行反应很快,马上明白了现在的情况,极速冲向试剂掉落的地方。

    看到任行过来,“希望”用力地甩动自己的手臂,想要挣脱安卓尔和英雄王的束缚,但安卓尔两人却没有丝毫动摇,即使全身是伤,他们也没有选择去松开自己的双手。

    “该死!”

    “希望”吼道,随即一脚踢向任行,但他身上毕竟还挂着两个人,这一脚并没能用出全力。

    但即使这样,任行也难以躲掉这狠辣的侧踢,危急时刻,任行脑中灵光一闪,很快想到了解决的办法。

    “相位移动!”

    这是任行身上相位之靴附带的效果,任行身体兀自向左偏去,做了一段平行的位移,整个人根本没有受到惯性的束缚,轻松躲过了“希望”的攻击。

    任行俯身捡起地上的针管,拿起来猛然往“希望”的胸口扎去,这一针只要扎中,这个世界就能重回宁静。

    这一刻,“希望”左右手被安卓尔两人抱住,只能绝望地看着逐渐靠近的针头,内心中的不甘与恨意汹涌而出。

    他想起自己当时受尽折磨,被人扔到火炉之中,骨头被烤成碳又再次生长出来;想到自己被送上绞刑架,虽然窒息却又无法死去;想起自己各个部位被武器割伤,却又完好无损地恢复,要知道,这些事发生的时候,他只有五六岁而已。

    经历了这么多的痛苦,在最想死时没能死去,今天却要被人类一厢情愿夺去生命,他不能接受。

    “不能接受啊!”

    在针管要刺入“希望”皮肤之时,任行感到自己的手臂被握住了。

    “什么?”

    只见希望的胸前,此时又长出了一条胳膊,这个胳膊刚生长出来不久,上面还沾染着粘稠的血液,但其中蕴含的力量却是无比巨大。

    “咔嚓——”

    任行手骨被这只手捏碎,强烈的痛感迅速冲散了任行的意识。

    “我是永生的!”,“希望”仰天长啸,此刻的他认为,自己已经赢了,毫无疑问,自己将依旧拥有无限的寿命。

    然而,任行却依旧紧紧握着试剂,这是他心中,唯一的执念。

    “给我松手!”,看到依然握着试剂的任行,“希望”难以抑制心中的愤怒,胸口伸出的手掰断了任行的拇指。

    任行依旧没有松手,四根手指紧握着针管,疼痛让他的表情扭曲,但他还是死死盯住“希望”,保持着坚定的意志。

    “松开啊!”,“希望”再一次掰断了任行一根手指,但这一次,他手上的力度小了很多,他被这样的任行吓到了。

    任行没有松开试剂,不顾自己的伤势,不断向前发力,想要让针头向前前进一点。

    “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杀死我!”,“希望”看着任行陷入了疯狂,他不明白,也不懂,为什么这些人就算被打碎骨头,撕破伤口,却依旧要杀死自己,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人类的恶意,是深不见底的。”

    任行强忍着疼痛,用虚弱的语气说道,“人类的一生,从出生便是悲剧,但这也正是人类的伟大之处,即使知道自己生命的结局,却依旧坚强的活下去,因为他们,有着希望。”

    “希望,就是不死之身这个谜题的解。拥有希望的人,即使知道自己会死去,也不会消极,他们会把希望寄托在自己后代身上,他们的思想会在后世中得到传承,让自己的精神,在未来以另一种方式复活重生,这才是真正的不死之身。”

    “而你,夺走了人类的希望,想要让人类从这个世界消失,因此,你才会承受人类所有的恶意,才会有这么多人想去杀死你。”

    “希望”茫然地看着任行,他不明白任行话语的意思,因为,他并不是人类,他没有死亡的概念。

    “你也曾经是人啊,孩子。”安卓尔声音有些哽咽,“我们不配做你的父母,也没有要求你的权利,这一次的路,你自己选吧。”

    “希望”看到安卓尔满是泪花的脸庞,又看了看身旁默默哭泣的英雄王,他们都抱着自己,这一幕,他好像在哪里见过。

    脑海中那一丝裂纹逐渐扩大,尘封已久的记忆终于解开。

    对啊,是自己刚出生的时候,父母搂着哭闹的自己,笑得那么开心。

    他们每天晚上都会把我抱在怀里,轻轻抚摸着我,给我讲故事,只有这样,我才能够安然进入梦乡。

    我问过父母,死亡会是什么样子,生前的一切都不记得,身边的东西都感受不到,死亡会不会很可怕,而那时,父母没有给我答案。

    后来,我们一起来到了这个研究所,是父母一直为我洗衣做饭,在我痛苦的时候陪我一起流泪,在我难过的时候给我安慰。

    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是他们告诉我会尽力研究“希望药剂”的解药,让我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在我被决定销毁时,是他们保护着我,想要把我从这里带走,为我挨了打,被丢到了研究所外面,每天拍打着研究所的大门哭泣。

    他们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了我的身上,不断想要拯救我。

    这一切,我都忘记了啊,在那暗无天日的折磨中。

    也许,这一切都不应该发生,我的存在就是个错误,我的命运从一开始就已经定下,悲剧就是我生命的基调。

    但至少,这一次,让我选一条对的路。

    是时候该拿回作为人类最重要的那个属性了。

    死亡,好久不见。

    “希望”释然了,他松开了握住任行的手,任凭带有致命药剂的针管刺入皮肤内部,这一秒,希望重归于人。

    “爸爸,妈妈,我该走了。”

    “希望”轻声低吟道,他的声音越来越弱,胸口处已经开始石化。

    安卓尔和英雄王抱着“希望”,泪水不断地从眼眶涌出,他们吻上了“希望”的脸颊。

    “孩子,父母这辈子没能给你幸福,但从今以后,我们再也不会离开你了,我们会永远陪着你。”

    说着这些,两人用手擦干了希望脸上的鲜血,并且放在了嘴里,这血液中也掺杂了“绝望药剂”,会对已经变为不死之身的他们造成致命的伤害。

    两人相视无言,轻轻地搂着怀中的“希望”,嘴角上扬,心中扬起了从未有过的快乐与幸福。

    “希望”的身形不断缩小,变成了婴儿的姿态,躺在两人怀中,笑着向两人招手。

    石化的迹象在三人身上蔓延,很快,三人保持着相拥的姿态,变成了一座石像,传奇的故事,被永远地封存在其中。

    任行看着石化的三人,默默地跪了下来,对步入天国的他们,做最虔诚的祈祷。

    风逍遥和独孤北也陆续赶了过来,看着观察室内的场景,陷入了深深地沉默。

    而外界的鬼们,在这一刻也都停止了行动,他们望向蔚蓝的天空,眼角留下一行泪水,缓缓倒在了地上。

    【主线任务最终环·进攻冥宇市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