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解构乐园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脱出
    任行眼前的这名鬼长名叫豪猪,他的背上长满了锋利的尖刺,只有在伸直身子的时候才会露出面部。

    此时豪猪居高临下地看着任行,嘴里发出低沉地嘶叫声,他从任行身上感受到一丝威胁,一次偷袭不成,豪猪也很谨慎。

    任行双手紧握钝刀,拿在身前,眼睛紧紧盯着豪猪,不敢有丝毫松懈,看到对手背后尖刺的锋利程度后,任行已经放弃了正面硬抗的打算,准备抓住对方攻击的空隙来进行防守反击。

    对峙一段时间后,饥渴难耐的豪猪率先出手,再次将身体蜷缩成一个球体,朝着任行滚了过去,豪猪速度很快,霎时就到达了任行的身前。

    豪猪背上的尖刺很长,任行的长刀完全挡不住对方的攻击,只能向侧方闪躲过去,劲风从脸庞划过,留下一线伤口,任行的脸颊有些刺痛,一丝血液从伤口流出。

    “鬼长对于我果然还是太勉强了吗?”身体的本能对强敌展示出了一丝畏惧,但任行的眼神中却充满了亢奋,对手越强,任行的战斗欲望越强,对任行来说,攻克难关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事,至于失败的代价,任行不会去考虑。

    又是一次冲撞,任行险而又险地躲开,对方的攻击如压路机一般,在他路线上的一切阻碍都会被碾轧,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虽然任行可以通过贪婪典章慢慢吸收对方念力,但任行没有那么多时间,前两次能够躲开都有运气的成分在里面,如果想要获胜必须另寻出路。

    重新调整身形,紧盯着豪猪的动作,这一次,任行将注意力放在了豪猪身上的薄弱点上,即使全身披着刺甲,豪猪的防御也不可能做到完美,在他进攻的时候,肯定会有破绽出现。

    豪猪一击不中,继续蜷起身子,将背部露在外面,冲着任行滚了过来,这次的撞击比上一次更加迅猛,甚至在身后留下了一丝残影。

    但集中精力的任行没有丝毫恐惧,豪猪翻滚的身形在他眼中如同慢动作一般,一帧一帧的被解析出来,任行用尽全力,观察对方在进攻中有没有破绽存在。

    在豪猪翻滚的身体就要撞到任行的时候,任行发现了胜机。

    “就是那里!”豪猪长满尖刺的背部与尾部之间有一个细微的连接缝隙,这个缝隙大约只有10cm左右,但这条缝隙却将豪猪脆弱的头部暴露在外,只要能够将自己手上的钝刀从这条缝隙中穿过,就可以轻松重创对方,将战局扭转。

    说做就做,任行这次没有躲闪,而是一刀横向劈去。

    “叮——”

    金属碰撞的声音传出,任行的这一击没有得手,刀面砍到了对方坚韧的背部,与此同时,豪猪身上的尖刺有一两根直接穿过了任行的手臂。

    快速借着后坐力弹开,任行幸运地没有被卷入到豪猪旋转的身躯中,但豪猪体内的希望细胞还是侵入到了任行体内。

    【您受到鬼长·豪猪的攻击,伤口被希望细胞感染,身体机能正在被希望细胞侵蚀,请尽快处理】

    晃了晃脑袋,任行用最后一瓶止血药膏止住了伤口,此刻的情况更加严峻,受伤的自己肯定无法避开下次攻击,可以选择的方法只有再次赌上性命,拼自己可以击中那几厘米的缝隙。

    但这种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对方处于高速旋转的状态下,想要准确的命中十厘米不到的缝隙谈何容易,但任行坚信,自己可以做到,他的脑中已经有了清晰的计划,获胜,就在下一个回合。

    继续摆好姿势,聚精会神地观察对方,心中默默计算着距离与速度,处于生死边缘的任行没有一丝恐惧,有的只有凶狠与热血。

    “这家伙完全是个莽夫啊,看来还需要继续磨练一下。”风逍遥叹了口气说道,此时的他已经悄悄来到附近,随时准备出手,在他看来,任行这一击能成功的概率不超过1%。

    豪猪故技重施,再一次滚了过来,旋转的速度很快,根本看不清其弱点在哪个地方,想要精确击中那个地方只能依靠运气。

    但幸运女神并没有站在任行这边,豪猪快要滚到任行身前的时候,豪猪的弱点完全在任行的对面,在撞到任行前,任行没有半点可能击中那个位置。

    风逍遥拔剑而上,但下一秒,他却停在了原地,任行的应对让他大吃一惊。

    只见任行手中的钝刀不知何时已插入地面之中,任行咬着牙,用脚道,脸上就差写着快夸我三个字了。

    “你…”

    任行话还没说出口,风逍遥就抢话道:“我强吧,我是不是很强,想不想学,你多夸我几句我就收你这个徒弟哦。”

    “你个混蛋为什么才来救我,我差一点就挂了啊!”任行看到面前这家伙嬉皮笑脸的样子,原本惊叹的话也不想说了,反手敲了下风逍遥的头。

    “我好心救你你还打我,卑鄙任行。”风逍遥哼了一声,把头扭到一边。

    “但你还是要保护我,我可是有安卓大人手谕的。”任行模仿着风逍遥的语气嘲讽道。

    “啊啊啊…卑鄙任行,好烦,反正这次任务你给我冲在前面,我会教你的,你那笨蛋打法我看着就来气,明白了吗?”风逍遥挠着头,想发脾气却又不敢。

    任行笑着点了点头,“明白了,风师傅,快点上路吧。”

    风逍遥眼里又闪烁起亮光,“你刚刚叫我风师傅了对吧?哦耶!我当师傅喽,那我就叫你任徒弟,要不任徒儿,任徒孙?”

    任行看着有些过分激动的风逍遥,撇嘴道:“叫我任行,我随口一叫,你还当真了。”

    “没事的,我知道,徒儿你是傲娇吧。”

    “滚开,你才傲娇,你全家都傲娇,叫我任行…任行!”

    “好的徒儿,没问题徒儿。”

    ……

    两人嬉笑着向任务地点赶去,任行在前面打头阵,风逍遥则在后面指导着任行动作中的不足,实战与经验的结合让任行的战斗技巧获得了飞速的提升,任行也对战斗有了新一层面的认知。

    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前面的路也有很长,任行不急,目前还是任务要紧,不必要的战斗两人还是避免了过去。

    另一边,穿着破旧、浑身沾染泥土的一对男女正在一个阴暗的洞窟中,女孩缩在墙角,双手抱膝,呜咽的声音在空荡的峡谷中分外明显。

    “哥哥,我怕。”女孩用哭得有些沙哑的声音说道。

    “别怕,有哥哥在,那群鬼怪不会伤害到你的,哥哥发誓,我一定会保护你的。”男孩站起来,抱住女孩,感受到妹妹身体有些冰冷,男孩将身上的衣服披在女孩身上,看着洞孔露出的微光,心里默默地祈祷着。

    而洞窟外面,无数没有瞳仁的鬼在四周漫无目的地游荡,扭曲的面孔渴望着鲜血,这对兄妹与死亡,只有一墙之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