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解构乐园 > 章节目录 第六章 实力差距
    看着后方袭来的怪物,尹阳眉头紧锁,虽然相距近百米,但尹阳还是能感觉到镰鼬身上的压迫感,他清晰地认识到追赶自己的这个怪物和之前的弱鬼实力不在一个等级上。就算是全盛时期的自己,想要战胜这种怪物都难如登天,更别说自己现在体能下滑,身上还背着一个任行了。

    金玺表面上还勉强保持着平静,但内心也是波澜起伏,自己这方残破的阵容面对这样一个庞然大物绝对不可能全身而退,甚至可以说能留下一个活口都算是奇迹了,如今的她正在考虑让谁脱身才能保证后续任务有更高概率完成。

    相较于同伴的紧张,涂美则显得泰然自若,一边跑着还一边叼着一条兔腿啃来啃去,对后方追来的镰鼬毫不在意,嘴边还哼着不知道哪里学来的儿歌,“两只兔子,两只兔子,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拿去清蒸,一只拿去红烧,馋哭了,馋哭了。”

    镰鼬与四人的距离还在不断地缩短,而距离文海站却还遥不可及,尹阳知道必须要有人站出来做出牺牲了,他看了看肩上的任行,又看了看后面跟着的金玺与涂美,叹了一口气,停下了脚步。

    “尹阳老先生,您这是干什么?快跑啊,现在的我们正面战斗完全不是对手啊,而且后面还有一群弱鬼在追着,战斗起来没有胜算的。”金玺看到尹阳停下,连忙慌张地劝道。

    “你应该明白吧,如果没有人拖延时间,我们可能都会死在这里,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吧。”尹阳沉声说道,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刚见面时风轻云淡的那份从容,取而代之的是拼死一搏的觉悟。

    “我,我会想办法的,请先跑起来吧,再一会,一会我就会想出让大家都能活下去的方法。”虽然理智告诉金玺目前最好的解决办法确实如此,但她也难以面对刚刚一起战斗的同伴如今要为自己赴死的事实。

    “别说了!”尹阳怒道,“任行小兄弟就拜托你了,我也是活了七八十年的人了,过够了,你们还年轻,死亡这种事,还轮不到你们!”说着这些,尹阳就将任行放在地上,转过头去面对气势汹汹的镰鼬,两人的体型差距很大,尹阳此时颇有些螳臂挡车的味道。

    “任行那小子真的好沉啊,不愧是年轻人,朝气蓬勃的,如果我孙子长到这么大也能像他那么有出息就好了。”尹阳的眼角留下一丝泪水。

    金玺看着尹阳的背影,有些发愣,但涂美动作却很快,一手提起地上的任行就往外跑,嚼着兔腿的嘴还支支吾吾地叫道:“平胸女,赶紧跑,老头子死不了的。

    金玺心中突然有些颤抖,刚要抬起的脚步停了下来,也在原地站定,“我们金家刻印的手艺一代代传下来,印中的正直方圆不仅是刻在印上的,更是刻在心里的,这个时候了,我怎么可能逃跑呢,尹阳先生,我来辅助你,我们两个在,不一定会输给一个鬼长的!”

    尹阳摇摇头,没有说什么,他看到了金玺眼中的坚定,知道这种意志是不可动摇的,索性不去劝阻,只是希望涂美能带着任行跑远一些,而自己这边能够多拖住一些时间。

    向后方狂奔的涂美却有些不屑,“这群蠢货,也就能搞点情绪上的高潮了,杀意都感知不出来,这大螳螂一看就是冲着我背上这鸡窝头来的啊,话说这鸡窝头真沉啊,等他醒了一定要他好好补偿下我,就……20个烤兔腿吧。”

    边想着这些,涂美从身后的背包里拿出最后一只烤兔子,眼神欢悦起来,“果然留到最后的才是最美味的!”

    后方两人可不知道涂美想的是什么,两人已经拼着体力衰竭开启了自己的念能力,希望能够拖住镰鼬更多的时间。

    “尹式太极·阴阳转!”

    “翻天印·缓!”

    两道光芒从地下和天空笼罩,显现出不俗的威力,但尹阳二人依旧面色凝重,即使是能力全开的两人,在面对到眼前这个怪物的时候都显得有些不够看。

    镰鼬飞速地逼近,尹阳蓄势待发,挥手风雷起,脚下生云烟,看准时机就是一拳轰出,这一拳刚中带柔,拳劲中蕴含着阴阳自然之力,结结实实得打在镰鼬的腹部。

    镰鼬在进入阴阳转与翻天印双重领域之后,实力与速度都被大幅限制,这给了尹阳轰出完美一拳的机会。

    镰鼬也被这奇怪的能力搞得有些措手不及,没有防御到这一击,硬生生地挨了尹阳一记重拳。

    但让二人绝望的场面出现了,即便借着天时地利人和的尹阳发挥出了超常的实力,刚才的打击也仅仅是让镰鼬的腹部出现一丝裂纹而已,而且这丝裂纹仅仅在两秒之内就恢复如初,好像没有受到过任何攻击一样,这就是鬼长的防御与恢复力。

    这样的成果让尹阳与金玺完全无法接受,镰鼬迅速接近,两人战意全无,刚刚还沸腾的血液瞬间凝固了下来,只能感觉到冰冷刺骨的寒风从骨架中吹过。

    死亡,是他们唯一能看见的东西。

    但下一秒,令两人惊奇的一幕发生了,受到攻击的镰鼬根本没有理会身边的两人,反而张开透明的虫翼,进行了再度的加速,直直地朝着前面的涂美和任行冲了过去,在两人发呆的功夫已经没有了踪影。

    这让已经准备接受死亡的两人有些诧异,但仔细想来,心中只有更深的恐惧,就像人类不会在乎蚂蚁的死活一样,这名鬼长也丝毫不关心他们的存在。

    无论这两只蚂蚁多么努力,多么有觉悟,甚至一心求死,人类都不会对蚂蚁多看一眼,对于人类来说,踩死两只蚂蚁只是顺路,踩不死也无所谓,毕竟世界上多两只蚂蚁又对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受到了严重打击的两人精神上有些崩溃,但两人还是咬着牙向前跑去,毕竟后面还有大群的弱鬼追赶,如果不逃,迎接他们的将会是更加悲惨的命运。

    再看另一边,分开行动的涂美已经不需要再顾及同伴的速度,此刻的她虽然背着任行,但速度却是快到难以想象,整个人如同兔子一样在墙壁与地面之间迅速跳跃,即使是开启虫翼全速飞行的镰鼬也难以追赶。

    “这大螳螂速度还真不慢,都怪这鸡窝头,自己这么沉就算了,还搞个这么重的大铁刀,压都要把我压死了。”涂美逃跑路上还一脸轻松地吐着槽,完全不在意后方追过来的镰鼬。

    后方的镰鼬却显得有些着急,毕竟再往前就距离出口不远了,如果给对方跑了,打断脖子的仇就报不了了。

    想到这里,它骤然减速,紧接着覆盖虫甲的后背开始蠕动,形成了几十个凸起的飞刀,镰鼬拱起后背,虫甲制成的飞刀从背上发射,朝着涂美的方向直直射了过去,飞刀的速度极快,仅仅两秒就追上了背着任行逃跑的涂美。

    涂美也没预料到对方还有远程攻击的手段,她被镰鼬的这一下弄得有些慌张,飞刀数量很多、速度也很快。

    尽管涂美躲闪及时,还是有一个虫甲飞刀贴着涂美的脸颊划过,这柄飞刀好巧不巧正好割断了涂美嘴上叼着的最后一串烤兔肉,留在涂美嘴里的只剩飘着丝丝肉香的竹签。

    看着掉在地上的兔肉,涂美的世界好像都静止了,她看到灰尘沾染了烤兔焦嫩的表皮,然后又因为反作用力从地上弹起,另一边也与地面亲密接触。

    涂美伸出颤抖的手,想要至少再摸一摸鲜嫩的兔肉,而在手指刚要触碰到兔肉的瞬间,镰鼬已经到达涂美身边,沾满血腥的丑陋右脚再一次的踩在兔肉上面,将仅剩的半只兔肉直接踩成肉酱。

    “轰!”

    以涂美为中心,一股杀气爆发开来,直接将准备出刀的镰鼬振开了几米,涂美眼白也染上红色,看着镰鼬的眼神仿佛在看一具尸体,双马尾在杀气的作用下飘了起来,嘴巴咧开到了一个惊悚的弧度,两侧獠牙露出。

    此时的她,哪里还像可爱的兔萝莉,分明就是食物链顶端的猎杀者,不,比起猎杀者,涂美更像一个屠夫。

    镰鼬此时身体内的每个的细胞都在颤抖,出自本能的恐惧让它飞速退开,它现在只想尽快逃跑。

    在涂美杀气的影响下,它连手臂都抬不起来,它的视线完全不敢向那边看,身后便是修罗场,走的慢了,不是千刀万剐,就是地火焚心。

    但陷入愤怒的涂美怎么会给镰鼬逃跑的机会,她抛下身上的任行,单手将任行的钝刀提起,燃烧着的红眼紧紧盯着镰鼬的一举一动,对方任何细微的动作都逃不过涂美的捕捉。

    涂美双腿发力,飞身纵跳,霎那便来到了镰鼬侧面,长刀直直冲其脖颈砸下。

    “屠夫一式·闷头一棒”

    “铛”的一声,长刀砸断镰鼬的脖颈,镰鼬直接失去了意识,虫翼不再挥舞,两米的身躯直直地往下落去,重重地砸在地面上。

    “屠夫二式·剥骨剃鳞”

    落在地上的涂美,双手挥舞着长刀,十公斤的钝刀在涂美手上左右纷飞,镰鼬身上的虫甲直接被生生剃落,虫甲连带着血肉一起散飞在空中,血腥味充斥着列车回廊,很快,虫甲被尽数剥落,只剩下血肉模糊的镰鼬躺在地上抽搐。

    “屠夫三式·开膛破肚”

    看着仍然在挣扎的镰鼬,涂美的怒火还没有消失,直接将钝刀捅进镰鼬的身体之中,用力向上划开,动作不仅暴力而且精准,在将镰鼬身体划开的同时还将其身体里的脏器直接取出,手法之纯熟不得不让人怀疑涂美的身份是个萝莉还是个职业杀手。

    “屠夫四式·抽刀放血”

    面对已经毫无生机的镰鼬,涂美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与此同时,涂美伸出双手,只见镰鼬体内与散落外面的血液逐渐凝成血气,一缕一缕逐渐汇入到涂美的眼睛里,涂美的眼睛也因为吸收这些血气,眼中血红色凝实了几分,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整个战斗从开端到收尾不超过10秒,每一个动作都秉承着稳、准、狠的原则,简简单单就将任行几人难以应付的鬼长·镰鼬压倒性地虐杀,强悍程度让人难以置信。

    无论是力量、速度、战斗直觉、下手狠辣程度,涂美都已经让同等级解构乐园参与者望尘莫及,这就是贪婪典章所认定“绝强者”,深深掌握着屠宰艺术的女孩,暴力与优雅的结合体——涂美。

    重新介绍一下,涂美,14岁,智脑筛选的天才屠夫,贪婪典章认定的“绝强者”,能力与血气有关,实力上限未知,爱好烤兔肉,危险度:s。

    “哎呀,一不小心动真格的了,会不会吓到我蠢萌的队友们呢?”涂美拍了拍粘在身上的虫甲碎片,又恢复了一开始萝莉的快乐无邪的神情。

    但当看到掉在地上的兔肉时,涂美刚刚因杀戮产生的兴奋感直接被扑灭了,她一把提起地上的任行,“笨蛋鸡窝头,要不是你太重我的兔肉肯定不会掉,哼,等你醒了你定要你赔我好多好多烤兔兔才行!”

    “喂!涂美,你们还好吗?”后方尹阳的声音传来,虽然被镰鼬强大的实力打击了自信心,但金玺与尹阳还是咬着牙跑过来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但看到那边一脸悠闲背着任行的涂美时,两人愣在了那里。

    “唉?那个怪物呢?”金玺疑问道。

    “你说那个大螳螂吗?被我砍了,可惜它体内有毒,不然就烤着吃了。”涂美一脸惋惜地说道。

    “你说,这边这堆碎肉,就是那个怪物?”金玺还是不能相信,自己和尹阳联手都难以伤其分寸的怪物,被眼前这个看似全程划水的小女孩砍成了碎片,而且那怪物离开也就两分钟吧,在这短短的两分钟里,涂美竟然正面击杀了镰鼬,还一脸轻松地背着任行,甚至现场一丝血迹都没留下。

    “对啊,不信你尝尝,它的肉是不是特别苦。”涂美摆了个鬼脸,继续往前走去。

    连续受到双重打击的金玺和尹阳此时世界观完全崩溃,只是魂不守舍地跟着涂美向前方走去,进入不死之身世界这半小时的时间,已经将他们的自尊心踩了个稀巴烂,现在的他们非常需要休息。

    不过金玺毕竟是常年做刻印磨练过心性的,尽管受到打击,大脑也在不断思考,虽然多了一名强力队友是好事,但智脑说过,世界的难度会根据团队整体的实力来决定,如果自己队伍里出了这么一个怪物的话,通关这个世界的难度,将会是多高啊。

    几人迅速朝着文海站前进,后方的弱鬼们群龙无首,追赶速度明显慢了很多,危险渐行渐远,但金玺心中却难以平复,因为她无法预测,今后的历程中将会遇到多少比这次更加严峻的危机。

    另一边,文海市人类聚集地,一名士兵把守着铁门,这扇门后面就是任行他们刚刚乘坐的死亡列车所在的隧道,此时他身边的探测仪突然显示出了许多红点,他马上拿起对讲机,向那边报道:“报告!报告!1437隧道发现生命体存在,有4名幸存者与大量感染体,就生命能量看来感染体均为弱鬼,请长官下达指令。”

    “打开隧道门,将幸存者接进来。”柔和的女声从另一边传来。

    “可是,这样很可能导致感染体也突破隧道,有发生危险的可能,请慎重考虑,长官。”

    “不用担心,我已经派盾卫去那边了,现在人类已经不多了,只要是生命我们都要尽力拯救。”女声再次传来,这次的语气中夹杂了一丝威严,让人不敢反抗。

    “对不起,安卓大人,已经派出护子六卫的话就代表我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我这就执行命令。”说完这句话,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士兵对着东南方向敬了个礼,之后开始吩咐手下。

    “准备打开隧道门,营救幸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