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解构乐园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死亡列车
    【本次世界为合作破关类试炼世界,由四名实验体共同破解“不死之身”这一谜题】

    【本世界阵营分为:鬼阵营(“希望”为首的感染者)、人类阵营(存在于各个人类聚集地的幸存反抗军),实验体隶属于人类阵营】

    【下面为实验体发放任务】

    【主线任务·第一环:逃离死亡列车】

    任务内容:逃亡吧,从这辆与死亡同行的列车中逃出去,列车将在10:30到达文海站,坚守还是逃离,做出你的选择。

    胜利条件:保证生命安全的同时到达文海站营地

    失败条件:所有小队成员死亡

    任务奖励:1000解构点数

    【支线任务:猎鬼之人】

    任务内容:感染“希望”细胞的人被幸存者称为“鬼”,根据希望细胞浓度不同鬼被分为“弱鬼”、“鬼长”、“鬼王”,用你们的实力证明,人类不是生活在鬼的统治之下的,这个时代需要你——猎鬼之人。

    任务奖励:击杀弱鬼获得1点数

    击杀鬼长获得100点数

    击杀鬼王获得3000点数

    最终所得按照贡献度分配

    【接下来实验体将有五分钟互相了解并制定战术,各位共勉】

    系统提示音消失,列车内的几人都缓缓睁开了眼睛,这时任行才意识到刚才自己应该是通过上帝视野观察的四周,自己并未睁眼,车厢内的几人应该都是这种情况。

    车厢中时刻表在10:00,还有五分钟的休息时间,任行抽空观察起这次的队友。

    车厢左边是一名戴眼镜的年轻女性,个子不高,梳着干净利落的齐耳短发,五官端正,穿着一身宽松的短袖t恤,身材苗条,整个人透出一股秀气。

    值得注意的是少女手指颀长且白皙,但上面却布满了丝丝伤痕,好像被刀片割伤过很多次一样,少女的眼神中透出这个年龄不该拥有的冷静与淡然,显然心性受到过磨练。

    任行对面的站着一位头发斑白的老者,面色慈祥,童颜鹤发,看上去和蔼可亲,对方虽然年龄不小,但站姿昂首挺胸,背手而立,一举一动透露出与自然的和谐律动,身穿白色太极服,看其身材绝对不是练的假把式,很可能是一名太极高手。

    而最后一名女孩就坐在任行旁边,对方看起来还没成年,头上带着兔子发卡,梳着长长的双马尾,眼珠是宝石般的红色,不断眨动的双眼透露出活力与灵性。

    她完全没有在意身边的几人,自顾自地翻着印着兔子图案的书包,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嘴角还挂着一丝口水。

    也许是进入世界太急没来得及吃饭,任行想道。

    戴眼镜的干练少女扫了一眼四周,最先发声:“时间紧迫,我们尽快做一个自我介绍吧,姓名、能力、可以负责的职责,知道这些后我可以做一个简单的决策,毕竟谁也不想完不成任务被智脑淘汰。

    我先来吧,我叫金玺,是个刻印师,平常就靠刻印章赚钱,念能力也和印章有关,主要的作用是限制、压制敌人,没有正面战斗的能力。”

    任行也抢着站了起来,对于新认识的朋友,他从来不会吝啬他的热情:“我叫任行,今年大三,能力暂时没什么用,不过打架我肯定会冲到前面的,我绝对会保护大家的!”说着这些,任行还一手将他那有些夸张的钝刀扛在肩上,一手给几位队友竖了个大拇指。

    --白发老者笑着接上了话茬:“现在的年轻人啊,都这么有活力,我叫尹阳,就是个打太极的,其实我是不太想打架的,不过为了赶紧回家见我的宝贝孙子,该出手的时候我这老骨头肯定能派上用场。”

    三人都看向坐在任行旁边的红眼小萝莉,她好像对刚刚发生的事情毫不知情,从书包中翻出了一个炸串,仔细一看,好像是一只烤兔子。

    小萝莉一边抹着口水,一边嘴里还念念有词:“兔兔那么可爱,吃起来肯定很美味,没想到智脑做饭技术还挺好的嘛。”

    “小妹妹,你叫什么啊?”坐在小萝莉旁边的任行有些尴尬,只能凑上来向小萝莉询问。

    “滚啊,变态鸡窝头!别靠近我。”小萝莉一拳打在任行胸口,这一拳将任行锤的有点懵,虽然小粉拳并没有对任行造成什么伤害,但让任行震惊的是,自己体内的贪婪典章竟然有了一阵躁动,这种反应代表着,面前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萝莉,是被贪婪典章认可的万中无一的“绝强者”。

    不过震惊也只是一瞬,任行向来都是个粗线条的家伙,他马上用手揪着小萝莉白嫩的脸喊道:“什么鸡窝头啊,尊重长辈好嘛,等你到大学考试周的时候你也不会洗头!别把我给看扁了啊,小兔崽子。”

    小萝莉被任行这一下弄得哇哇大叫,一旁的金玺有些看不下去,拉开任行的手,柔声问道:“小妹妹,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我们马上要遇到危险了,大家在一起有个帮衬啊。”

    “呸呸呸,四眼平胸女!”

    “你是不是想死啊?!别以为你年纪小我就不打你!”金玺天使般的笑容瞬间消失,从淡定淑女秒变钢铁悍妇,拿着手中铁制印章就冲着小女孩砸去,这回换任行赶紧拉住暴走的金玺。

    “放开我,我要打死她!你才平胸!你个毛都没长全的小屁孩!”

    尹阳在一旁捋着胡须,微微笑道:“现在的年轻人,哈哈哈。”

    小萝莉撇过头去,不再理会吵闹的众人,坐在座位上专心享用起了自己的烤兔肉。

    “叮咚,五分钟休息时间已过,列车将继续行驶,并在25分钟后的10点30分到达终点站文海站,请各位提前做好准备。”

    列车的提示音让乱作一团的四人回归了平静,接下来,就要面对真正的危险了,任何的松懈都可能导致严重的后果。

    随着提示音的消失,指甲摩擦玻璃的声音从车厢两边传出,遮住车厢门的黑暗被撤走,车厢外面的东西映入了几人的眼帘。

    数不清的鬼正扒在厢门上,他们的眼睛没有瞳仁,大多骨瘦如柴,看上去没有智慧,只剩下本能对血的渴望。

    手上指甲翻起的它们丝毫感觉不到疼痛一般,用力拍打刮蹭着厢门,虽然短时间内还无法突破,但玻璃上沾满的鲜血还是让车厢中的几人有点作呕。

    “任行你守前门,老爷子守后门,我辅助你们,小兔崽子,给我好好呆着别添麻烦。”金玺最先冷静下来,制定了一个简单的战斗方针。

    “交给我吧!”任行提起长刀,走向前门摆好架势。

    尹阳则是一言不发,缓步走向后门,神情严肃了几分,几步踏出,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整个人的气势与刚刚那个随和的老爷爷截然不同。

    “加油啊,鸡窝头,你跟色老头实力差的有点多哦,别死的太难看喽。”小萝莉一边吃着兔肉一边兴奋地冲任行喊着。

    任行转身刚想给这个不知好歹的萝莉一点教训,背后玻璃破碎的声音就将他吓得浑身一颤,任行连忙回过头去,看到一只染着鲜血的手已经打碎了车厢玻璃,将扭曲的身体探了进来。

    “给我滚回去!”任行闭上眼狠心一刀劈了过去,那名弱鬼应声倒地,但因为长刀过于锈钝,并没有造成致命伤势,只是将弱鬼的几根骨头打折而已。

    虽然自认心理承受能力还算不错,但骨头断裂的声音和鲜血飞溅的画面还是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任行的动作因此慢了一拍,又有两只弱鬼钻进了车厢,任行连忙挥刀连砍,这次力道较上次小了一些,倒在地上的弱鬼并没有丧失行动能力,只是退了两步,很快又再次爬起来扑向任行,而车厢外的鬼依旧在不断的涌入。

    弱鬼的速度较慢,但数量极多,此刻他们就如同洪水爆发一样,从一个破碎的孔洞不断涌入,任行难以顾及,不由得退后了两步,这一退就导致了更多的弱鬼进入,场面极度危急。

    10:08,开战仅三分钟,防线已经要支撑不住。

    “翻天印·缓!”

    金玺将一直拿在手上的铁制印章抛向上空,一股力场瞬间扩散开来,弱鬼的动作为之一缓,这就是金玺的念能力——翻天印,用自己制作的印章形成一个领域,领域内的敌人会被大幅限制速度,并且承受四周空间压迫的力量。

    任行看到眼前弱鬼的速度突然慢了一大截,顿时感觉压力倍减,长刀挥动,将眼前的弱鬼打翻在地,与此同时,弱鬼的一缕缕念力被吸收到贪婪典章中,贪婪典章的充能条也在缓慢上升。

    另一边的尹阳表现得倒是游刃有余,弱鬼的动作本身就毫无章法,再加上金玺的减益效果,弱鬼对武学大家尹阳完全构不成威胁,甚至连尹阳的念能力都没有逼出来,只见老爷子气定神闲,借力打力,身边已经躺满了趴在地下的弱鬼。

    场面暂时维持在五五开的局面,但形势远没有想象的那么乐观。

    弱鬼的数量是无穷无尽的,以这样的速度进来,用尸体挤都能将几人挤死,更何况尹阳和任行的体力经不起消耗。

    而金玺的念能力,以她目前的念力总量来说,只能维持短短的十分钟,到时几人战力下降,必定又会陷入苦战。

    前后门都被封死,地铁直到10:30分才会到达站点,到那时几人才能下车逃离,眼下的情况对在场的几人来说,依旧是死局。

    弱鬼虽然作为鬼阵营的最底层,体内“希望”细胞含量最少,行动模式也很单一,但他们依旧有着很强的生命力和再生能力,断手断脚根本无法让他们完全死亡,那些躺在地上没有被直接击杀的弱鬼,他们的骨骼正在再生,不断有弱鬼从地上爬起来重新加入战斗。

    战斗开始十分钟,10:15,距离金玺念能力到达极限还有三分钟,小萝莉依旧悠闲地啃着不知道第几块兔肉,尹阳虽然还在坚持,但从他脸上的汗水来看他如今并不轻松。

    倒下的弱鬼的此时已经充满了半个车厢,从金玺的位置只能看到黑压压的尸体和不断伸出的尖锐利爪。

    任行的状况则更加严峻,双手因为长时间的挥刀有些痉挛,手臂上的肌肉痛苦的嘶吼着,身体的能力几乎被榨干,这样下去,他到达极限的时间可能会比金玺来的还要早。

    但任行却完全没有害怕,他如今正处在一种极度兴奋的状态,他感觉到从出生以来从未体验到的刺激感,他沉溺于这种刺激之中。

    “还没完呢!”任行咆哮着。十公斤的长刀不断挥砍,收割着弱鬼的性命,他已经击倒了数不清几十还是上百个弱鬼,虽然身体处在崩溃的边缘,但任行却非常享受这种感觉,他埋藏在内心深处的热情被点燃到极限,现在的他,可以战斗到死。

    小萝莉看着任行的背影,喃喃自语道:“没想到这个鸡窝头还蛮能干的嘛,不过那个飞机场的脑子不怎么好使啊,想不到好办法的话我们还是会死啊。”

    金玺也明白现在危机的局面,此时的她在极力思考能够逆转的方式,自己只有三分钟不到的时间了,如果想不出来,没有人可以走出这趟死亡列车。

    “小妹妹,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得求你,我们这样下去必输无疑,所有人都会葬身在这辆列车上的,你能够参加战斗吗?”金玺看着小萝莉,用平和的语气请求道,她希望在想出合适计策之前,能够增加一个战力来拖延时间。

    “你的想象力真的和你的胸一样贫瘠啊,先不说我现在没有武器没法参战,就算我参战了,结局还是无法改变。

    你也看到了,这些弱鬼的尸体很快都要把车厢塞满了,求求你动动脑子,我们的目标是活着离开地铁,而不是等到地铁到站。”小萝莉撇了撇嘴,将嘴里兔子的骨头吐在地上。

    “还有,我叫涂美,不叫小妹妹。”

    “活着逃出列车吗?”无视了涂美的吐槽,金玺冷静下来思考片刻后拍了下自己的脑袋,“我真是个笨蛋,怎么现在才想到!”

    “尹阳老先生,任行小哥,保存一下体力,作战计划改变了。”

    “我们需要有一个人去列车最前端的驾驶室那里,将列车关停,另一个人守在这里,挡住两边的弱鬼,到时候直接跳车,沿隧道逃离就可以了。”

    任行回头喊道:“你当我不想去吗?这两边全是这种打不死的玩意,我怎么过去啊!”

    金玺扬了扬头,指了指车顶:“这里可不限制破坏公物,把车顶掀了从上面过去,车速不快,只要有足够的身体素质,绝对是可以去到驾驶室的。”

    任行脑子也转得很快,明白了计划的可行性之后立即答应了下来:“好主意啊!去驾驶室的任务就交给我了,老爷子,你一个人顶得住吗?”。

    尹阳目光凝实了几分,笑道:“哈哈,没想到老头子我竟然会被你这种小青年小看了,放心吧小子,我可是完全没问题的,多担心你自己吧。”

    “好,那就拜托爷爷你了!”任行毫不犹豫地相信了尹阳的话,快步抽身向后,长刀直接砸向车顶,将钢铁制作的车顶砸开了一道裂缝,很快又是一刀,上面一块铁板被掀飞,呼啸的冷风席卷进入车厢内部,平添了一股肃杀的气氛。

    任行右手扒住车顶,一个纵跳便越了上去,虽然长期锻炼的他拥有着不错的身体素质,但想要做成这种事情不仅仅需要身体,还需要胆识,而此刻的任行,心中丝毫没有恐惧,他有的,只有兴奋,为了做成一件事的而拼命的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