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盛宠黑帝呆萌妻夜溟爵 > <b>《绝世盛宠黑帝呆萌妻夜溟爵》最新章节</b>(提示:已启用缓存技术,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即可实时查看。) 第1494章 这么厉害?

<b>《绝世盛宠黑帝呆萌妻夜溟爵》最新章节</b>(提示:已启用缓存技术,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即可实时查看。) 第1494章 这么厉害?

    “就是,乔叶丰同学这不也没说什么吗?”阙璎依旧是似笑非笑,“乔同学,这次是真不好意思。不如这样吧,我听说你很想进我们学校的摄影协会,我正好认识他们会长,不如给你做个介绍?也算是跟你道歉了。”

    乔叶丰原本满肚子怒气,听到这话鬼使神差愣了一下。

    她的确是很想进摄影协会,这个协会有不少兼职的门路,不管是扛机器还是负责拍摄,都可以拿到不少的报酬,总之比去小店兼职、街边发传单,工资高多了。

    先前在商场逛的时候,乔叶丰就接到了家里打来的电话。

    她的弟弟比她小三岁,今年已经十六了,是高一学生,可是从来不让家里省心,这次也不是普通的出车祸,而是大半夜和一帮飙车党去骑摩托,结果车翻了,压断了腿,需要一大笔手术费。

    乔叶丰家并不算特别富裕,去年为了让弟弟念好一点的高中,家里没少花钱。

    这次打电话来是说,这个学期的生活费,恐怕是不能给她了,家里的钱都得留着给弟弟动手术、养伤用。

    乔叶丰听了这些哪里还有逛街的心思?于是没逛多久,就和云晴兮回了寝室。

    没想到,回到寝室还有更糟心的一幕。

    可是如果真能进摄影协会,那是不是就意味着自己这个学期不用再为生活费担忧了?

    要说不心动,那是说谎。

    但要是就这么轻描淡写地放过阙璎,谁知道阙璎之后会不会做出更可恨的事?

    乔叶丰心里犹豫挣扎,不由自主地看向了云晴兮。

    潜意识里,她觉得兮兮应该会知道,怎么做才是更正确的选择。

    “摄影协会?”云晴兮淡淡重复这四个字。

    “是啊,你们是新生,可能还不知道,我们学校的摄影协会那是最厉害的了,不少会员一毕业就拿到了大杂志社的offer,压根用不着自己找工作。”陈凝姗不失时机地补充。

    她就知道,这个乔叶丰不会放任这么好的机会溜走。

    事实上,那个摄影协会就是某家大杂志社社长的小儿子成立的,只要能和那位少爷搞好关系,进杂志社工作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说起来,乔叶丰相想进摄影协会的事情,还是她打听来的。

    摄影协会每年都会对外招收新成员,她偶然听协会里的一个熟人说,有个叫乔叶丰的新生写了邮件申请入会,而且从提交的资料来看,正好还和她住同一个寝室,是室友。

    原本那个熟人只是想问问陈凝姗,这个叫乔叶丰的女孩子怎么样,做事情能不能干。

    可陈凝姗哪会错过这么一个“好机会”?

    当即就说乔叶丰是个好吃懒做的,人傻里傻气,一看就不适合在摄影协会里做事。

    于是乔叶丰被刷了下来,而且还被蒙在了鼓里,压根不知道是有人在背后说了她的坏话。

    “这个协会,这么厉害?”云晴兮语气淡淡。

    陈凝姗讥讽地笑了笑:“当然了,一般人是挤破头皮也进不去的。可我们阙璎不同,当初会长亲自请她入会,她都没答应呢。”

    “是因为当时学业太重了,没时间而已。”阙璎一脸“谦虚”,“而且又不是只有这么一家协会邀请我,我怎么着也得选个好点的不是吗?”

    云晴兮:“……”

    这凡尔赛,不仅污染耳朵,而且还有点辣眼睛。

    “乔叶丰,你倒是给个话呀,你要不要阙璎帮你这个忙?”陈凝姗问。

    乔叶丰骨子里是不肯这么轻易放过阙璎的。

    直接把那么恶心的一袋垃圾扔到她床上,是个人就咽不下这口气。

    她咬了咬牙:“不用了,你刚才不是说这是道歉吗?道歉怎么变成帮忙了,这算哪门子的道歉!”

    阙璎有些意外。

    她没想到,这个叫乔叶丰的穷光蛋居然还有点骨气。

    不过这年头骨气有什么用呢,光有骨气没本事没后台,还不是要被社会毒打?

    她哼了一声:“行吧,我已经给出我的态度了,你不接受是你的事。”

    “阙璎,你该不会以为,这件事就这么完了吧?”云晴兮冷冷问。

    “那不然呢?我是无心的,又不是故意的,你还想怎么样,难道要把垃圾也丢到我床上吗?那可不行,你们要是做这种事可就太过分了,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阙璎直接装起了糊涂。

    “你以为全天下都是你父母,只准你放火,不准别人点灯!”乔叶丰气得不行。

    “你觉得,怎么样才能消气?”云晴兮问乔叶丰。

    其实刚刚乔叶丰犹豫的时候,云晴兮是有些担心的。

    她担心乔叶丰会服软,轻描淡写把这桩事揭过。

    要是那样的话,她就真是看错乔叶丰这个人了。

    如果吃了亏自己都不想着要讨回来,那么从今往后也就只有吃亏的份了,这种所谓的息事宁人是一种变相的懦弱,面对阙璎这么恶心的人,每一步的退让,都是在自掘坟墓。

    还好乔叶丰没让她失望。

    “谁干的谁把垃圾丢出去,给我手洗床单和被褥,还有床边也要刷干净,刷十遍也好二十遍也好,都要没有一丝气味才行!”乔叶丰说得很硬气。

    她已经想明白了,协会不协会什么的,先扔一边去,都已经这么欺负到她头上了,用区区一点小恩小惠就想让她服软?做梦!

    “那你今晚睡什么?”云晴兮又问。

    “对,我今晚是睡不了这张床了,学校附近有条件不错的宾馆,我先去那边睡一晚,这个钱阙璎你来付。”乔叶丰继续说道。

    阙璎冷笑连连:“我看你是脑子进水了!”

    要她手洗床单,要她亲手刷床板,还要她出去宾馆的钱?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事?

    “我偏不,你们能拿我怎么样?”

    “就是,以为学校是你们开的吗?要是再这么咄咄逼人,当心我去开帖曝光你们!”

    那陈凝姗又来劲了,抱起笔记本一副要还键盘侠的架势。

    乔叶丰就没见过这么阴险恶心的人:“你们……”

    “我们阙璎可是系花,温柔善良落落大方,学校里不知道有多少她的追求者。你们两个呢,你不过是个新生,也敢往我们阙璎头上泼脏水?先回去称称自己几斤几两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dd8。dd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