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文坛缔造者 > 正文卷 270 苦行僧
    “快看快看!前面!!!”

    陈熙直接被前面的景色给吓到了。

    不是惊吓,而是那种突如其来的狂喜,一下子扼住了喉咙,导致一切想要称赞眼前景色的词语全部都吐不出来。

    而此时的潜意识则是想要将如此美丽的景色分享给身边的人——叶怀瑾,于是不停地说着“快看”,“前面”等一系列的词汇。

    而被陈熙这一长串的话语催促以及还有那些被雪山抖落而下的金色碎片所吸引之下,叶怀瑾也是迈着小碎步冲到了驾驶室。

    一样的,没有任何改变的,就陈熙一起被眼前这般景色所吸引,而后沉沦其中。

    太美了……

    一时间,叶怀瑾也是穷搜脑洞当中所有的词汇,只是并没有什么合适的词句才形容眼前的景象。

    似乎只有“金色的雪山”这样的形容来的贴切而又真实外加接地气。

    咔嚓~

    一声脆响。

    陈熙借着一个合适的契机,飞快的摁下了快门,随后把手里的相机往叶怀瑾的怀里一塞,再一次牢牢的把住了方向盘。

    “快,帮我拍几张,不能错过了!

    我还要开车!!!”

    陈熙这个时候异常的激动,大有一番此生没有机会再次见到的感觉。

    朝着怀里的相机看了一会之后,叶怀瑾最后还是妥协了。

    举起手里的单反对着前面的雪山就是咔嚓咔嚓的一通拍摄。

    随后他想要搬出自己的画板,不过又想到似乎自己的画技并没有很成熟,于是放弃了这个不现实的念头。

    车子一路往前行驶,前面不远处就是拉萨了。

    拉萨并不是整个雪域的中心。

    它那里坐落着的布达拉宫也仅仅是管理着前半段雪域的疆土,后半段则是由另外一位管理,他所居住的地方叫做:扎什伦布寺,位于日喀则的尼色日山之下。

    按照行程上来讲,今天晚上太阳下山之前,他们应该就能抵达拉萨。

    对于叶怀瑾和陈熙来讲,他们所挂念着的并不是那一座由牦牛奶和草药所涂抹的布达拉宫,也不是拥有着三十米高弥勒佛的扎什伦布寺。

    而是一座位于八角巷当中的黄色土楼。

    “玛吉阿米。”

    叶怀瑾轻轻呢喃了一下。

    “也难得你会记得那个名字。”

    陈熙想起了之前在路上遇见的那一对新婚夫妻。

    也不知道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当中,他们是否还在这里。

    他们进藏的这段时间说长不长,但是也绝对不短。

    现在差不多有六月的样子了,花在路上的时间满打满算的话,应该有两个月。

    那对夫妻如果是一路奔着玛吉阿米来的话,那么应该是在一个月前就到达了这里。

    所以,他们会在高原待一个月?!

    “我不知道。”

    看着陈熙看向自己的那股询问眼光,叶怀瑾轻轻摇了摇头。

    虽然是相约在玛吉阿米一起看星光的,不过似乎他们让人家等的时间太长了。

    有些惭愧。

    而所谓的联系方式……

    其实双方都保留了一种神秘感,也就是相信缘分。

    如果他们能够再次相遇,那么一定是西域诸天一起见证了他们的缘分。

    “据说,进了高原之后,就不能作恶了。因为这里距离天近的可怕,你的所有恶行还有恶念,诸天的神佛都看的清清楚楚。”

    叶怀瑾的视线透过车前的挡风玻璃看向了天上飘荡着的云朵。

    这个时候的阳光也是染上了一层傍晚独有的暗色鎏金。

    应该是天都的阳光跑过来了。

    铺满了这座雪山之后,也铺满了前面的道路。

    路上车子开始变多了,这是最直观的表现。

    接着,开始出现了城镇,道路也开始变得有些平缓。

    最后,在天空彻底变暗的时候,车子也慢悠悠的进到了拉萨市当中。

    灯光闪烁,人群流动。

    这是一座立于雪山之上的城镇,也是一座无比接近于天空的人类聚集地。

    陈熙将车子停稳之后,牵着蛋挞下车了。

    从无人区到都市能够感受到的变化很大。

    其中人气就很明显的变多了。

    而人气变多的同时,一些本应该在来的路上见到而没有见到的事情也变多了。

    最直观的就是,陈熙还有叶怀瑾看见了这个世间最为纯净的灵魂。

    是的,没有看错,就是世间最为纯净的灵魂,没有之一。

    他们灵魂的干净程度也是要远远超过了叶怀瑾。

    可以用很多词来称呼并且形容他们,比如旅人,流浪者,朝圣者等等,不过叶怀瑾觉得还是用苦行僧来形容更为贴切。

    别误会,这个词语并没有任何的施舍同情之意,同时这个词语当中所包含着的对这些人敬畏也是不比用朝圣者来的少。

    来的路上可能由于很多的原因,他们没有看见。

    不过到了拉萨,苦行僧开始多了起来。

    亦如传闻中的那样,三步一跪,五步一拜,七步一叩首。

    他们手掌上面各绑着一块厚实的白色木块,不过那个东西应该有更加正式的名字,只是叶怀瑾并不知道。

    路灯相交掩映之间,看不清他们脸上的神色,也看不见他们额头上面那个厚实无比的茧。

    只是能够看见他们重复着这种动作。

    有人说他们是流浪者,没有家所以选择了这种方式。

    不过叶怀瑾更愿意相信另外一种说法。

    这些都是大彻大悟之人,看破了红尘,看透了生死,愿意用今生背负世间所有苦难,换取世人这一世的平安。

    “之前我说过一句话。”

    叶怀瑾看着那帮苦行僧突然开口了。

    不过陈熙接下了叶怀瑾想说的话。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无非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罢了。”

    “嗯?”

    叶怀瑾为此感到十分的惊讶。

    灯光下,陈熙抿嘴一笑。

    高原特有的风,吹起了她的额前的秀发。

    “别这么看我,这么长的时间,难道我真的不开窍的木鱼脑袋?

    潜移默化,那是因为身边有一位文豪,好吧!”

    陈熙看着那些苦行僧缓慢的朝着大昭寺的方向前去,默默的抓住了叶怀瑾的手。

    随后,紧紧的握住。

    你的苦难,我也愿意负重……

    ()

    .biqukan.。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