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文坛缔造者 > 正文卷 269 雪域高原
    “其实我是想要拜托您给这本书做一个序。”

    “做个序?”

    朱凤清有些疑惑的抬起了头。

    这样的请求,倒是真的给他吓了一大跳。

    “你确定?”

    朱凤清狐疑的看了一眼此刻坐在一旁的刘温延。

    他的目光倒是十分的恳切。

    其实这里面牵扯到一件事情。

    在文坛当中,为这个人做序在某种程度上面等同于这个人对这本书内容以及质量的担保。

    如果这本书的内容在读者那里看起来有点不尽如人意,那么这个为他做序的这个人也会连带的一起被鄙视。

    所以越是地位崇高的人,下笔的时候也越是慎重。

    不过其实朱凤清想的倒不是这个事情。

    他只是觉得这本书的序不应该是他来做,他不配。

    刘温延想的和朱凤清想的并不是同一个。

    不过他最后还会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他就是这个想法。

    “其实,我是觉得这本书对我来讲,我提笔写序反而有点不配……”

    “不,您配。

    您很配。”

    听见朱凤清这样一说,刘温延心中的担心全然消失。

    原来那个迟疑是这么一回事情。

    所以他直接就脱口而出上面那两句话。

    不过听起来很是奇怪。

    “我觉得这样的一部小说,应该有更加德高望重的人来……”

    “我觉得您就是一个德高望重的人,这是我的真心话。”

    朱凤清听到话后,转过头看向了坐在一旁看戏的刑学林。

    见着自家老师的视线移过来,刑学林连忙点头表示自己也相当同意这个观点。

    毕竟现在能够达到朱凤清这个成就的,少之又少。

    大部分都是半只脚踏入棺材的人了。

    “如果,叶怀瑾看得起我这个老头子的话,我倒是挺愿意给他写下这篇序的。

    打个电话问一问?”

    问一问?

    这个时候问?

    看着朱凤清那种跃跃欲试的神情,刘温延基本上能够猜到他的意图。

    是想要和叶怀瑾这样说上话吧。

    看了一下时间,这个时候的话,他们应该停在路边休息。

    陈熙上次和他说过,他们一天也就只开一点点的路程。

    “喂?”

    陈熙看见是刘温延打来的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随后就听见刘温延说道:“叶怀瑾在旁边吗?他不忙吧?”

    “不,不忙。”陈熙赶忙侧过头看了一眼叶怀瑾。

    他此时正坐在桌子旁边,双手托着下巴,看起来像是思考什么东西一般。

    “那把电话给一下叶怀瑾,我有事情想要和他说。”

    在一旁的朱凤清和刑学林看见刘温延并没有直接打叶怀瑾的电话有了一些疑惑。

    这样显得交流成本很大。

    但是他们又不知道叶怀瑾是多么难搞定的一个人。

    “什么事?”

    短暂的沉默过后,那头响起了久违清冷的声音。

    这一次声音和之前的略显不同。

    之前那股涩感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有些清澈的嗓音,当中夹杂着一股磁性。

    不过就算是嗓音变了的叶怀瑾,刘温延也并不想多和这个人长时间的聊天。

    不是他和叶怀瑾的关系不好。

    而是单纯的他不会和叶怀瑾聊天。

    长话短说之后,刘温延把电话放到了朱凤清的手里。

    “朱老先生,你好。”

    叶怀瑾最先打了一个招呼,为表示他对前辈的尊重以及良好的教养。

    他们通话的时间并不长。

    不过在挂断电话之后,叶怀瑾的心情相当的好。

    嘴角也是微微扬起了一抹弧度。

    “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陈熙收下手机,疑惑的看着此刻发笑的叶怀瑾。

    “朱老他要给我的新书做序。”

    “朱老?”

    “对,就是朱凤清老先生。”

    “啊!”

    陈熙无意识的大叫了一声。

    “你确定是朱凤清?!”随后她并没有意识到她失态了,一下子就冲到了叶怀瑾的面前,脸凑的很近,都能感受到双方呼出的热气。

    “他是怎么知道你的书的,按照流程上来讲,现在应该是第二次校对或者是第三次校对的时间点。

    他为什么忽然之间想要给你的书做序了?

    不过也好,有他做序,一定能够大卖!

    哇,想不到他居然关注你了。”

    陈熙的话匣子一直都不小,只不过这一次开的尤为的大。

    所有的话,一股脑儿的直接倾倒出来。

    “一个一个来,不着急。

    是老刘把一校本给了他们,说是这本书很可能是复苏的存在主义文学,因为刘温延不懂,刑学林也拿不定主意,所以就跑到了朱凤清老先生那里去了。”

    “存在主义文学?!”

    看见陈熙打岔,叶怀瑾翻了一个白眼,随后陈熙连忙闭上了嘴巴。

    “然后朱凤清老先生看了之后,他表示很喜欢这本书,再加上刘温延的请求,他愿意为这本书做序。”

    叶怀瑾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一旁放在桌子上面的水杯,他说的太多了,导致现在嘴巴里面很干燥。

    牛饮了半杯水之后,他看向了陈熙,摊开双手示意:“就这么多事情,还有的,靠你自己想象。”

    说完之后,并没有立刻转身,反而做出了一个十分反常的举动,双腿弯曲撑在椅子的下面,手肘放在大腿上,然后手托着自己的下巴,定神的看着陈熙,一动不动。

    陈熙还在想事情,不过等她反应过来之后,看见那个人的目光,脸变得有些红。

    “你干嘛?”娇嗔了一句之后,眼神闪躲了一下。

    看到陈熙露出为数不多的小女人姿态,叶怀瑾嗤笑一下,转过了身子。

    “朱凤清老先生愿意为我的这本书做序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

    陈熙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确实,不过你什么时候会说这种话了?这不像叶怀瑾。”

    “可能是因为这本书寄托了一些不一样的情绪吧。”

    “很特殊的一本书。”

    陈熙又补充了一句。

    “是的。”

    看着叶怀瑾那个满意的眼光,陈熙也感到开心。

    那本书她还没有完完整整的读过。

    不过看样子,连朱凤清老先生都愿意写序的话,那么一定是一本很不错的书!

    此时,车子又一次的启程。

    而随着翻过一座大山之后,就像是一片幕布忽然从眼前拉开一样。

    此刻正值傍晚,阳光洒落而下,远方的一座雪山,默然的闪烁出金色的光彩。

    他们,到雪域高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