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文坛缔造者 > 正文卷 262 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数日之后,陈熙和叶怀瑾依旧在无人区当中,看着一尘不变的风景,坐着重复的工作。

    这种单调的色彩似乎看起来磨灭掉了旅行的那种新鲜感。

    唯一变化的就是,桌子上面写满字的白纸多了起来。

    冰箱当中的事物也是在逐渐的减少。

    深入了好几天之后,定位的信号也不是特别的流畅。

    周围的环境变得更加的恶劣。

    有些砂砾子跟着风打击到车子上面的时候发出了铿铿锵锵的声音。

    所以,每走一段路程都要停下来,然后用一段时间去等待最新的三维坐标的确定。

    在接受到最新的地理位置信息之后,才能够确定前进的方向。

    而并不是每次的运气都是这么好。

    好几次都走错路,然后依靠走一公里就停顿一下来确定位置的方法在那块地方拖了好几天的时间。

    “果然,不是那么好走的。”

    陈熙这几天都是心惊肉跳的度过。

    而叶怀瑾也不再继续坐在他那张小桌子上面,而是做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面。

    他需要通过地图还有定位来确定方向,同时也要对仪器进行操作。

    两个人外加一头狗在戈壁当中过着他们的冒险生活的同时,刘温延这里样板书已经出来了。

    远歌的效率永远都是那么的高。

    在知道是叶怀瑾的书,同时还是老刘吩咐加急的情况下,远歌的编辑又是火力全开。

    最多的时间还是纠结在封面的选取上面。

    书名叫做局外人。

    那么,用什么样子的封面才能够把这种格格不入的氛围给表现出来呢?

    有人提出了通过群像和个体来表现。

    不过被否决了。

    因为老刘觉得深度不够。

    没有那股味道。

    在好几天的讨论之下,最后决定用纯灰色带上一点点凹凸纹路的封面。

    没有任何的图案。

    看到的全是那种灰色。

    而触摸上去的时候,书面是皱皱巴巴的,不平整。

    简单而又隐喻。

    最后确定好封面之后,老刘赶出了几本样板书之后,再次放进了二次校对当中。

    然后抱着这一个一次校对的样板书去了一趟赵正诚家里。

    接着又去了一次刑学林家里。

    刑学林拿到样板书之后,就直接去了朱凤清家里。

    虽然只是一校,不过问题并不是很大。

    手稿他看过。

    当中的错别字几乎没有,整个文章的段落观感上面也十分的舒适。

    到了朱凤清家里之后,他三步并做两步走,冲到了朱凤清的面前。

    然后喘着粗气把手里的这本样板书放在了他的面前。

    “这是?”

    “叶怀瑾的新书。”

    朱凤清扫了一眼刑学林。

    看样子,他的情绪波动很大。

    似乎,是因为这本书?

    “这本书,可能……”

    刑学林又喘了一口气。

    随后,补上了还没有说完的话:“这本书我做不出评价,不过我隐隐约约能够感觉到,是一本存在主义文学。”

    “存在主义?”

    听到刑学林的这句话,朱老虎躯一震。

    放下手里的一本古籍,然后眯着眼睛端详起了放在桌子上面的这本书。

    “这是样板书?”

    他看见了封面上写着的一次校对。

    “因为我拿不准,然后刘温延需要老师你做出这方面的一个鉴定。

    这本书是叶怀瑾冲击现象级的书,对于刘温延还有远歌来讲都十分的重要。

    当然,我觉得,如果这本书是一本真正意义上的存在主义文学的话,对于我们来讲也是十分重要的。”

    刑学林谢过师娘递过来的茶水。

    抿了一口,把喉咙当中那种灼烧感平息一下之后,再次开口:“现在很多都在试着去复兴,还有的在追求创新。

    不过成功的根本没有,一个一个全部都倒了下来。

    要么就是半路夭折,要么就是创造出来的作品并不能够称为真正意义上的文学。

    所以,在这个无人能够触及的领域,他如果能够……”

    后面的话刑学林没有再说下去。

    朱凤清自然是比他看的还要清楚。

    他无非就是再次强调一下而已。

    短暂的沉默之后。

    朱凤清推了推滑下鼻梁的老花镜,然后用瘦骨嶙峋的手指点了点面前的这本书。

    “这样,先用两天的时间去看这本书,两天之后,在办公室找我,我们来鉴定。

    记得把资料带上。”

    朱老做出决定之后,也不含糊,直接推掉了手头的工作,然后抱着手里的这本一校的《局外人》走进了书房当中。

    刑学林也是告辞,回到自己家中开始对读书。

    这个算得上一个十分重大的项目。

    应该,可以称作是崛起的信号吧?

    刑学林大体上给这个项目下了一个比较模糊的定义。

    这两天当中,他除开吃饭还有睡觉,其他的时间全部都花在了这本局外人的解读上面。

    随着他读的时间越长,这本书给他带来的那种震撼也是越来越大。

    似乎,这是一本……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书籍。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

    刘温延想用这本书为叶怀瑾冲击现象级。

    而刑学林也想用这本书去震惊国内外的文坛。

    预示着第一缕火种出现在了华国。

    两天之后,他抱着一大堆资料到了办公室当中。

    不久之后,朱凤清也是带着一大批的资料进了房间当中。

    “存在主义,不好说,毕竟这个流派出现的时间太少了。”

    朱凤清神采奕奕,虽然话语当中有一种无奈,但是从眼神当中看到的都是满满的斗志。

    “不过,这本书!”

    他轻轻的把这本书放在了桌子上面。

    动作显得十分的轻巧。

    “这两天当中,我想了很多事情。

    大体有了一个想法。

    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是有一个问题。”

    “什么?”

    朱凤清深深的看了刑学林一眼。

    “这个叶怀瑾到底是何方神圣?”

    刑学林听见了自家老师这句话,他也是愣住了。

    这样的话,居然会从自家老师的嘴巴里面吐出来。

    不过,还没等他开口。

    朱凤清又说了一句:“我想见见他。据说,他年纪不大?”

    刑学林连忙回答道:“是的,刘温延说他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岁的样子。

    不过他这段时间出去了,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

    “出去了?”

    “据说是追逐鸿宇之间最本质的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