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文坛缔造者 > 正文卷 254 前往亚青
    今天算得上是叶怀瑾出来的这些日子当中最开心的几天之一。

    吃了一顿很不错的饭,当中包含着据说是汉呈这里最正宗的啤酒鸭。

    然后见识到了如同艺术一般炒菜的技术。

    接着,听到了一段故事,看见了芸芸众生相,那种真实存在但是平常自己又看不到的现实。

    算得上是精神以及肉体层面的都满足。

    按照叶怀瑾的逻辑来计算,今天发生的事情,足够他用一大段文字来描述。

    最后,叶怀瑾给老板付了一桌的钱。

    那是他请那个老爷子吃的。

    当然,第一点就是他不缺这个钱。

    第二点就是他觉得听到了这么好的故事,自己应当表态一下。

    一桌的饭钱,算是给老爷子提供给他灵感的稿酬吧。

    收拾了一下之后,陈熙从蛋挞的嘴里接过它递上来的牵引绳,然后拿着些许残羹冷饭走出了这个藏在巷子当中的小饭馆。

    那是蛋挞今天晚上的伙食。

    蛋挞不吃狗粮了,这是陈熙最头疼的事情。

    每次烧菜的时候,都要把它的那一份给算上去。

    更加可怕的是,这个家伙的饭量也是不小的。

    啥都要吃很多。

    不给它吃,它还不乐意。

    所以都是给叶怀瑾惯出来的。

    出了巷子,沿着过来时候的路线,一路回到房车当中。

    残羹冷饭送冰箱,然后又顺手把回来路上买的一些东西放进去之后。

    陈熙坐上了驾驶座,叶怀瑾坐上了他的小书桌。

    他们在一个城市当中停留的时间,并不会于这座城市的占地面积成正比。

    没有任何的线性关系。

    关键点还是在于叶怀瑾。

    说的奇幻一点,如果说这座城市很小,但是给叶怀瑾一种故事很多的感觉,那么可能会在这座城市当中待上很长的一段时间。

    等到他把那些故事全部都消化掉的时候,就是他们离开这座城市的时间。

    当然如果这座城市纵使很大,可惜叶怀瑾觉得终究只是一副躯壳而已,那么就只会停个一天,然后补充一下物资就离开。

    而汉呈这座城市,本来就是奔着看樱花才来的。

    那些故事倒是属于一种十分意外的惊喜。

    奖赏给路过这座城市的行人。

    “等会停一下快递点,寄点东西回去。”

    叶怀瑾从抽屉当中抽出了几张写的满满当当的白纸,然后用手机给他们拍完照片之后,把他们装进了信封当中。

    下一个地点是亚青。

    从汉呈一路往西走,火力全开的情况下,需要两到三天的路程。

    按照他们这个走法,可能要一个星期出头的时候才可能会到。

    不过这种蜗牛般的速度陈熙和叶怀瑾相当的享受。

    蛋挞更是表示它狗生从来都没有到过这么远的地方。

    算着上次出远门应该是在它祖上一百多代以前种族大迁徙的时候。

    但是那个时候对它来讲太过遥远,这和它蛋挞又有什么关系。

    每天混吃等死然后出门溜达溜达就是狗生最大的夙愿了。

    晚上的时候,他们正好走到了汉呈市的最西部。

    看着太阳落山,天空抹黑之后,也就靠边停了下来。

    两人一狗爬到了车顶上面。

    那里算是一块小小的观景平台。

    在大市的边缘,已经很少有高楼密集的分布了。

    带有乡下特色的平房也是开始零零碎碎的冒出头来。

    天空当中那些熟悉的星星随着时间的往后推移也崭露头角。

    陈熙往嘴巴里面塞了一块黄桃。

    同时又给叶怀瑾塞一块。

    蛋挞……算了,这个东西她要吃,不给它吃了。

    最近的气温开始进行爬升了。

    晚间吹起的风当中也是带着暖意。

    带起了陈熙耳旁的发丝,也拂动了叶怀瑾额前的头发。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而叶怀瑾则是看了一会会之后,拿出了放在自己口袋当中的本子。

    还有一直都挂在脖子上面的那只钢笔。

    如果周围是一片辽阔的原野,那么看着这片星空一定特有味道。

    不过这个时候,零星的高楼,断断续续的村落配合在一起,有一种混搭而又自然的美感。

    叶怀瑾不是在画画。

    他也不会画画。

    他倒是想起了那一本诗集。

    之前只是略微的提过几首,大多数都还没有写出来。

    风中此刻又响起了笔尖与纸张摩擦的沙沙声。

    蛋挞趴在一旁。

    陈熙也是仰面躺在车顶上。

    她忽然之间喜欢上了这种无拘无束的漂泊生活。

    抛开了一切的忧虑。

    果然,到底还是有钱人好。

    不对,应该说这种有钱并且不用担心花光的人真好。

    什么都不要管。

    其实叶怀瑾到底有多少钱这个问题陈熙一直都在思考。

    不过在老刘给叶怀瑾转账他稿费的时候,陈熙看了一眼,看完之后就闭上了嘴巴。

    就那么一长串数字,不是当前她能够拥有的。

    在稿酬方面,老刘给叶怀瑾的利益是最大的。

    即使叶怀瑾不缺钱,但是在老刘看来,这是远歌的诚意。

    事实证明,老刘这么做的同时,远歌也在迅速的崛起。

    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风变冷了一些。

    叶怀瑾也合上了他的本子。

    蛋挞和陈熙很有默契的坐起了身子从天窗那一口爬进了车子里面。

    “据说亚青的景色很不错。”

    叶怀瑾洗漱完之后,趴在了床上,眼睛看着手机屏幕当中那些亚青的景色。

    “可不是,亚青的风景算得上很仙的那种。”

    陈熙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个地方她一直都想去。

    不管是在短视频上还是在一些旅游博主的vlog上面,那里的景色都美的让人窒息。

    闲聊几句之后都不再说话。

    保持沉默后,放空自己没过一会沉甸甸的睡过去。

    等到睁眼的时候,第二天的太阳就已经在明晃晃站在了面前。

    叶怀瑾拿出了自己的小本子。

    翻到最新的一页,在上面写道:“汉呈,总计十天,在这十天当中见过樱花别样的话语,许过愿望,同时也见识过众生相。”

    车子的速度不快,甚至可以说很慢。

    但是快递的速度一点也不慢。

    跑到刘温延这里的时候也就是三天的时间。

    而收到快递的时候,刘温延则又从抽屉当中拿出了之前的那篇姚冠池。

    是时候发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