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文坛缔造者 > 正文卷 246 这双眼睛是我朋友的,而我朋友现在在这里
    “那个女孩子叫做夏馨怡,而逝去的那位名字,她没有说给我们听。

    姑且用‘她’这样一个有点冷漠而带着一些旁观者的字眼来形容。”

    中年妇女把盒子收好,然后把最新的那块吊牌放在一旁,接着又把盒子放进了这个小房间的最里面。

    看样子,保护的很好。

    “每个人的愿望,我们都会保护的好好的。

    就算是绳结上面挂不下去了,我们也会收起之前那些,放在后面。

    然后找个合适的机会,挂在其他的地方。”

    说到这个的时候,叶怀瑾终于明白为什么上山的时候,总是会看见有些樱花树的枝干上面会挂着这里的祈福纸了。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情。

    别的不敢说,唯独敢说的就是,这里的景区似乎格外的负责。

    “我们还是先说一下她的事情吧。”

    叶怀瑾把话题拉了回来。

    比起那些飘满整个山谷的祈福纸,他还是更感兴趣那个女孩子的事情。

    “好。”

    中年妇女点了点头。

    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她也是很少和外人提起这件事情。

    而为什么今天莫名的提起了。

    多半是因为眼前这对年轻的情侣,还有赶上了一年一度女孩子过来祈福。

    两者结合在一起。

    中年妇女算得上是一个感性的人。

    所以,她被感触了。

    “夏馨怡和她过来玩的时候,是好几年之前的事情了。

    所以那个盒子当中的木牌才会那么多。

    每年都会换上一个。

    她们两个是发小,从小长大的那种。

    然后就和电视里演的那样,生活永远都不会让你觉得它是美好的。

    她得病了。

    得了什么病夏馨怡也没有说。

    估计这个病是无法医治的那种。

    算是一种必死的通知书吧。

    在知道自己的命运之后,她们决定去旅游,在死亡到来之前,尽可能的去看这个世界。

    她们的最后一站就是这里。

    因为这里就在她们的家门口。

    不过我觉得为什么会选择这个地方,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她的那句话。”

    “如果你想买的话,那么就在我死后,帮我买一个为我祈福吧。”

    叶怀瑾接过了话头。

    “是的。”

    中年妇女点了点头。

    这里的木牌价格不便宜。

    一块就要两千块钱。

    买的人不是很多。

    而对于她们这样的小孩子,更是无法支付这么昂贵的价格。

    旅游的钱,她们没有问家里要。

    而是花费了很长一段时间,积攒下来的。

    当然,家里人也是不放心,偷偷摸摸的跟在她们的后面。

    在看见两个孩子见到景色亦或者到达新地点的时候,脸上浮现出的那种发自内心的快乐的时候。

    跟在后面的家长,脸庞是湿润的。

    世界如此的美丽,而对于这种美丽的永恒,欣赏它的生命却是无比的短暂。

    “似乎有件事情没有说。”

    中年妇女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什么?”

    “那个女孩,刚来的时候,眼睛是看不见的。”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陈熙和叶怀瑾的身子也不由得一震。

    “你,再说一遍。”

    他们都有些不敢相信。

    “夏馨怡的手是被她牵着的,然后她会凑到夏馨怡的耳畔说一些悄悄话。

    听到话,她会笑得开心,但是当中也带着一些落寞。”

    所以,她一定是在给夏馨怡描述这个世界了?

    一个盲人,抓住她的手,旅游了一大圈。

    每到一个地方,她都会搜肠刮肚用词汇去给夏馨怡描述这个世界。

    这个美丽的世界。

    叶怀瑾和陈熙都能够想象到一幕。

    她们在樱花树下,她一定会轻轻的凑到夏馨怡的耳旁,说着:“这棵树,就像一把大伞!世界都是粉色的!

    粉色是什么颜色,让我想想啊,就是能够让你觉得开心的颜色,让你心都要化掉的那个颜色。”

    夏馨怡也可能会这么回答:“那你喜欢粉色吗?”

    “喜欢!”

    “好!那我也喜欢。”

    遮住了心灵的窗户,自然无法窥见世界的美丽一斑。

    然而她的话语给她描绘出世界,足够让她喜欢。

    所以,爱屋及乌,她喜欢的,那么夏她有为什么不会喜欢呢?

    紧握的双手,紧闭的双眼,苍白的脸庞。

    这些词汇构成了一对很特殊的旅客。

    “你刚才说到,她之前是看不见的,也就是说……”

    在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们心里都明白了大半。

    “苍天保佑。去世时候,眼角膜给夏了。”

    “嗯……”

    接下来的故事,应该不难想到了。

    于是,夏带着她给的眼睛,会再一次的去到过的地方看那些她未曾见过而这双眼睛却见过的景色。

    不过中年妇女说不是这样的。

    在完成一些的事情之后,夏馨怡的第一站就是这里。

    和当初中年妇女说的那样。

    掏出了所有的钱,只想要帮这双眼睛的主人在这棵樱花树上找一个最高的位置。

    于是,她用她的故事换来年年更换的木牌。

    大体的故事就是这样。

    而此时,又是一阵微风。

    树下的那个女孩子动了一下。

    双眼睁开之后,眼眸很美丽,也很灵动。

    她抬起头看了一眼最高处。

    然后走到了这里。

    朝着陈熙和叶怀瑾点了点头,说了一句你好之后,看向了中年妇女。

    “阿姨,这是钱……”

    她掏出了两百块钱。

    “你这孩子,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固执。

    都说了不用,木牌你看一下,等会帮你挂上去。”

    中年妇女笑得十分温馨。

    语气也是十分的柔和。

    “你的眼睛真好看。”

    叶怀瑾在一旁轻轻的说了一声。

    “谢谢。”

    夏馨怡听到之后,看了过去,然后笑了一下:“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这双眼睛是我好朋友的。

    她现在在这里。”

    夏馨怡指了指手里的那块木牌。

    “我想你的朋友一定能够听到你的祈福。”

    “是的,她一定能够听到。”

    中年妇女又从她的手里接过那个木牌,然后交给了一旁的一位小伙子。

    小伙子借着工具爬到树的最高处,换下了那块木牌。

    叮叮叮~

    阵阵微风吹起。

    波动了风铃。

    扬起了额前的秀发。

    也颂起了佛经。

    叶怀瑾不经意间侧过头去,在道路的一旁,一对夫妻热泪盈眶的看着这一切。

    《药师经》有云:破无明壳,竭烦恼河,解脱一切生老病死、忧悲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