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文坛缔造者 > 正文卷 242 作家他们奠基的是文学
    听到陈熙的话之后,郭啟泛先是一愣神,然后眼眸当中爆发出了一种欣喜的神色,不过没过多少时间,那种眼神又暗淡了下去。

    他这回变得更加不好意思了。

    头也是随之低地沉沉的。

    总有一种班门弄斧被当场抓获的感觉。

    他显得很拘束。

    心里也是萌生出了退意。

    他觉得应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大不了自己走到市里面去。

    就像是当初他去投稿的时候一样。

    “我不是作家。”

    叶怀瑾忽然说一句话。

    “欸?”

    郭啟泛猛地一抬头。

    他刚才说什么。

    不过叶怀瑾的脸上那种十分认真的神色,看起来好像不是骗人的样子。

    还没等郭啟泛说话,陈熙狠狠的啐了叶怀瑾一口。

    然后又指了指自己:“我是一个编辑,出版社的。”

    “真的吗?”

    郭啟泛似乎对编辑这个行业有一种天生的敬畏之心。

    在听到陈熙是编辑之后,他的手紧紧的捏住了自己的衣袖。

    他最敬畏的人就是编辑了。

    那种敬佩而又害怕的感觉。

    “先喝口水吧。”

    陈熙给这位少年倒了一杯热水,然后递到了他的面前。

    郭啟泛显得有些受宠若惊。

    “不过我们要明天早上才走。

    今天的话,就在这个镇子上面休息一天了。”

    陈熙决定还是带他一起。

    作家和编辑之间有很特殊的感情。

    就好像是相辅相成的那种。

    在看到这个少年掏出了那张单条的时候,差不多就相信一半了。

    到时候要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报警。

    不过陈熙并不喜欢随意的用恶意去揣测一个人。

    那样子的话,自己的内心也一定是黑暗的。

    “好的好的,感谢感谢!”

    郭啟泛连忙站起身子鞠躬表示自己的感谢。

    要不是陈熙拦着,这个家伙估计都要跪下了。

    这个少年,真的是纯天然的。

    “你写的是什么?传统文学?”

    见着时间还挺多的,但是镇子已经逛完了。

    陈熙把这个少年给留了下来。

    正好找个人聊聊天。

    一路上能够说上话的人很少。

    叶怀瑾也是默默的坐在了一旁。

    手里抓着一支笔,在一本小本子上面涂涂改改写写画画。

    “我就是随意的写点东西。算不得什么文学。”

    郭啟泛说这句话的时候,偷偷的看了一眼叶怀瑾。

    他虽然拒绝承认他是作家的身份,但是大体的气质还是能够看得出来。

    人往那里一坐,一股淡雅的书香气就飘了出来。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这是郭啟泛脑子当中飘出来的一个句子。

    用来形容眼前的这个人在适合不过。

    看着这么大的车子,还有里面那些装饰等等,不用想就知道这是他买不起的东西。

    再看回来,他能够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什么都不用管,就安安静静的思考,这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他早上一起来就要下地干活,然后中午的时候抓两口饭吃一下,又要去忙别的事情。

    唯一有的时间就是晚上。

    夜深的时候,一张桌子一支笔几张纸。

    写到人困了,提不动笔的时候就昏昏悠悠的睡过去。

    磕磕碰碰的写了好几个月,终于写出了一份像样的东西。

    后来又偷偷摸摸的去来一趟市里。

    结果是被拒稿。

    然后又用无数不多的钱去买书。

    一边学一边写。

    写了差不多一年半的样子,这才稍许有了点起色。

    有了第一笔不算高的稿酬。

    不过也足够再去买几本书了。

    “嗯?”

    叶怀瑾总是感觉到有一股目光注视着自己。

    这让他觉得很不自在。

    抬起头追寻过去才发现,原来是那个少年。

    两股视线相遇在空中,稍微一触碰。

    最先躲避的那个人一定是郭啟泛。

    被发现了……

    他立马移开视线,随后垂落到自己的脚尖上面。

    两个人沉默了一下。

    随后叶怀瑾放下笔,停顿了一会。

    “不需要对自己的这个身份有什么自卑的念头。

    我觉得你更应该自豪一点。

    文字诞生于我们的日常生活当中,它算得上是一种工具,用来让我们相互之间能够交流沟通。

    同时也是让我们能够有表达的能力。”

    叶怀瑾指了指郭啟泛又指了指自己。

    “我们之间的交流就是离不开文字,这和我们离不开呼吸,离不开吃饭是一个道理。

    人类需要用文字作为一种载体,在承载着他们内心深处的爱恨,美丑。

    所以文字生长于我们的身边,它从人类的各个裂缝中生长出来的,是人类的幻想,人类的痛苦,人类拥抱美与爱的需要,人类在丑恶中奋力的挣扎。

    你试想一下,你做的动作就是把这些复杂的东西用你的文字构建出来。

    这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但是你完成了。

    不管成功与否。

    你正在做。”

    陈熙倒是有些惊讶。

    她从来都没有听过叶怀瑾说过这么多理论的东西。

    而且,似乎这个家伙说的话有点多了。

    对了,他的本子。

    陈熙把头凑过去看的时候,就发现本子上面写着一些他刚才提到的东西。

    叶怀瑾之所以要和郭啟泛说这些的原因很简单。

    他并不觉得当作家是一件丢脸的事情。

    同时他也不喜欢这个孩子会有一种很奇怪的自卑心理。

    作家在某种程度上来讲算是人类思想的先驱者。

    他们为人类尝试了上千种感情,上万种生活方式,最后凝聚在几个字当中,写成一本书。

    如果说作家和老人相比的话,可能作家比较冷漠。

    他们绝大多数的热情全部都用在了自己还有自己主人公的身上,沉浸在那种虚幻而又真实的世界当中。

    他们不像是老人去规劝人们应该如何走接下来的路。

    他们只会站在一旁,然后告诉人们,这条路的终点是这样的。

    你走还是不走和我无关。

    而当读者了解到之后,有的会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这样。

    换句话来讲,老人们说的是道理,作家们讲述的是结果。

    所以虽然这个孩子暂时还称不上一个作家,姑且称呼他为一个文字工作者。

    就算是这样,叶怀瑾也觉得他不应该怀有这种自卑的心情。

    更应该抬头挺胸一点。

    郭啟泛听的很认真。

    他之前也没有和任何人进行过这种层面上的沟通。

    而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种理论层面上的事情。

    “那么文学又是什么?”

    郭啟泛先是沉默了一会,然后思索了一下,他决定还是把这个问题问出来。

    “文学是一个很奇特的东西。”

    “很奇特?”

    郭啟泛重复了一下。

    “对。”

    叶怀瑾眼睛扫了一眼他,然后点了点头。

    “文学是在文字之上的,这种东西会让人们在庸常当中得到喘息。

    当然我更愿意称那种作品为文学。

    这类的神秘和伟大之处在于:

    我们越是懂得精细、深入和举一反三地阅读,就越能看出每一个思想和每一部作品的独特性、个性和局限性。

    看出它全部的美和魅力正是基于这种独特性和个性。

    与此同时,我们相信自己越来越清楚地看到,世界各民族的成千上万种声音都追求同一个目标。

    都以不同的名称呼唤着同一些神灵,怀着同一些梦想,忍受着同样的痛苦。

    于是随着时间的积累,这些作品不断的累计。

    在数千年来无计其数的语言和书籍交织成的斑烂锦缎中,在一些个突然彻悟的瞬间。

    读者会看见一个极其崇高的超现实的幻象,看见那由千百种矛盾的表情神奇地统一起来的人类的容颜。”

    说到这里的时候,叶怀瑾提起放在桌子上面的笔,然后重重的敲击在桌面上。

    哒!

    一声脆响。

    像极了一锤定音的果决。

    这样的一声轻响。

    在郭啟泛的脑海当中无异于春天刚到之时的那一声起于混沌鸿蒙之间的惊雷一般。

    那一刻,他不敢不承认,一直以来的那种朦胧消失的干干净净。

    然而还不止这些。

    叶怀瑾说完这么多之后,轻轻的吸了一口气,解决之前一下子说那么的疲惫。

    这个时候,他的眼神也是无比的坚定。

    “所以,文学有共性,也是有个性。

    但是不管怎么说,它的存在是人类的结晶,同时也是人类思想高度的体现。

    这一切都离不开一种人。”

    叶怀瑾轻轻的竖起了一根手指。

    然后和郭啟泛心中预想的一样,那个口型就是这样子的。

    那么接下来,他一定会说那两个字!

    郭啟泛越来越期待。

    他的眼睛也是越来越亮。

    最后,叶怀瑾轻轻的说出了那两个字:“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