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文坛缔造者 > 正文卷 240 其实月亮和六个硬币没什么差别
    “他说的倒是挺有道理的。”

    陈熙看完之后,看起来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不过随后看见叶怀瑾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很邪魅的笑。

    “难道说错了吗?”

    “没有。”

    “那你笑什么。”

    陈熙翻了一个白眼。

    老是搞的这么神神叨叨的。

    别写书了,直接去找个道观里面当一个道士拉倒。

    “我只是想到居然能够解读到这个方面,确实很厉害。

    说实话,我也没有往这个方面去想过。

    现在这么一看,刑学林确实有几把刷子。”

    “那可不,毕竟人家是朱老先生的关门弟子。”

    陈熙走下驾驶座,弯腰把一旁放着的水壶给移开,生怕等会可能会磕碰到。

    同时又把周围的窗户给打开。

    给车子当中通通气。

    叶怀瑾也跟着陈熙走下了副驾驶。

    手里还不忘记拿着自己的手机。

    “你说的是朱凤清?”

    他从刘温延的嘴里听说过这个人。

    似乎是一个很有名望的老先生。

    “是的。”

    陈熙歪着脑袋想了一下,随后挥了挥手:“他老人家不怎么出来了,都在埋着头做研究之类的。

    现在活跃着的也就是刑学林他们。

    而至于刑学林他的师兄师姐们也不怎么出名。

    似乎这个关门弟子混的最好。”

    说道这里,陈熙顿了顿。

    她想起了之前叶怀瑾说过一句话。

    “你之前说他考虑的角度不是你想的,那么你想的又是什么?”

    她还没有听过叶怀瑾去分析别人的书。

    这回倒是头一次见到。

    “其实这个问题我和老刘说过,那个时候你应该在做饭。

    但是现在想想,再结合刑学林的观点的话,其实又有了另外的一种感觉。

    可能我们对于月亮还有六个硬币看法过于片面了。

    很多人认为六个硬币就是现实,还有月亮才是梦想。

    但是我觉得,可能不只有这一层含义。”

    叶怀瑾走到自己的桌子旁边,然后从抽屉里面拿出了一张白纸,放在桌面上摊平。

    然后又用笔在纸上画出了一个月亮还有六个圆圈。

    “我们如果抛开这本书的具体内容不谈,当然我的角度和刑学林的不一样,不过一点也不冲突。

    我认为六便士是梦想,然而追寻梦想才是月亮。”

    陈熙听到之后,重复了一下。

    “好像有点道理,梦想确实每个人都有,然而这么看起来,追逐梦想才显得有些虚幻。”

    陈熙这回是在车子当中的厨房里面做饭的。

    因为外面这个时候正在下雨。

    所以她一边说着,手里也在干活。

    听到陈熙的回复,叶怀瑾轻轻“嗯”了一声。

    然后又在纸上面,在六个圆圈和月亮之间画出了一条线,把他们两个分隔开。

    “这本书总共提出了三个问题。”

    他又写了一个“三”字。

    一边说一边画着:“第一个就是敢站到镜子面前好好的端详自己吗?

    第二个是当你在努力探寻究竟什么是你真正的梦想时,你可以保持自己心灵的纯粹吗?

    最后的一个问题就是当你最终发现自己的梦想为何物时,你能拿出足够的勇气去追寻它甚至仅仅是面对它吗?

    这应该就是三个最核心的问题,当然这样去想的话,就挖的有点深了。

    而且类似于说教之类的,有人会很不喜欢。”

    叶怀瑾又在这上面画了一个叉。

    其实如果说这三个问题拿来询问自己的话,有勇气给出答案的人不会特别的多。

    这世上能够有勇气追寻梦想的人是极其少的,甚至连敢于承认拥有梦想的人都是少数。

    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摸着手里的几块钱,寻思着要从何处寻觅第二天的早饭钱。

    那个时候就不要再去说什么月亮不月亮的了。

    可能这样的一部分人在读到这本书的时候,对主人公的第一感情和其他人不一样。

    他们产生的是类似于崇拜还有敬仰。

    然而其他人在读完这本书之后,也会陷入一个沉思。

    究竟他们的月亮是什么,而他们的六便士又是什么。

    文学作品本身就是复杂的,人也是复杂的。

    有人喜欢,也有人会去憎恶。

    每个人的角度都不一样。

    可能唯一一样的就是会去佩服主人公正视自己梦想的勇气。

    叶怀瑾的笔在桌面上敲击着,发出了哒哒哒的声音。

    小说的最后写的是在那个乡村当中完成了人生当中最终极的作品,随后又付之一炬。

    其实那个时候,即使他整个人行将木就了,但是在某种意义上,他也算是一位登月成功的人。

    因为至少在叶怀瑾看来,那副作品,不管画的怎么样,都是月亮。

    “其实我觉得吧,主人公最初的那个生活对我来讲,就是月亮的代名词了。

    事业也算成功吧,有着高的收入还有生活,然后一个很是和睦的家庭。”

    陈熙掰着指头数了几下,随后她好像又想到了什么。

    瘪瘪嘴,嘟囔着补充了一句:“当然,对你来讲不是。

    当我没有说过。”

    “其实很多人估计也是像你这么想的,他视金钱如粪土,拼命的去追那个梦想。

    然后幻想着自己也能够过上视金钱如粪土的生活。

    不过不能因为这些在小说主人公眼里觉得一文不值的东西,你也跟着去贬低。

    他有他的活法,你也有你的活法。

    并不只有甘于清贫追求真美的梦想才有意义。

    梦想就是梦想。

    梦无论它看上去像月亮还是像硬币都没有关系,一个具象的东西究竟是美还是丑本来就没有定论。

    而追寻梦想却是不能不被人们承认它的崇高与美丽。”

    “那么,按照你这么说的话,其实这本书应该讲的是学会正是自己的梦想吧。”

    陈熙听到现在,感觉有点懂了。

    “对!”

    叶怀瑾又在纸上画上了一个钩。

    “所以安静地站在镜子前面端详自己,想想看自己的梦想究竟是什么?

    也许是成为高收入的白领,也许是成为一名旅游美食博主,也许是娶一个全世界最漂亮的人当做自己的妻子,也许是嫁入豪门下半辈子能够过得舒服。

    甚至仅仅是在五星级酒店的旋转餐厅吃一顿大餐。

    其实梦想到底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勇气去承认这就是自己的梦想,有没有勇气去承认它对自己有多么重要。

    然后,有没有勇气去追寻它,即使追寻的道路和自己现在的生活南辕北辙。

    做了,手中便是月亮,反之,即是六便士。

    没有什么差别,其实……都一样。

    因为人们总是喜欢做判断题,而不是选择题。”

    话音刚落,叶怀瑾又拿了笔,在月亮和六个圆圈之间,画上了一个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