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D:\web\bookbao3\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bookbao3\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正文卷 224日出之美便在于他脱胎于最深的黑暗_文坛缔造者下海捉鱼鳖_第三书包网

第三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文坛缔造者 > 正文卷 224日出之美便在于他脱胎于最深的黑暗

正文卷 224日出之美便在于他脱胎于最深的黑暗

 热门推荐:
    “在这个光影斑驳的世界当中,每个人的身上都积压着厚厚的尘埃。

    厚实到光线照射的时候,除开能够看出身上的一层厚实的轮廓之外,还有的就是但凡有光线靠近,那么空气当中必然会有丁达尔效应划出的光柱。

    他们无法像孩子一样肆意的大声呼叫。

    心里的情绪越积越多,最后垒成了一座小山。

    直到最后,他们蓬头垢面的试着用一两天的时间去放空自己。

    于是,他们会去旅行。

    也是只有在旅行的时候,天空当中刮过的风才会吹散他们身上的尘埃。

    在无比宽阔的原野之上,他们听见了属于他们自己的声音。

    接着,就会意识到这个世界是有多么的宽阔。

    随后,他们习惯了当累到无法支撑,身子被负面情绪撑到快要爆裂的时候,去旅行。

    这是他们旅行的意义所在。

    而我的话……”

    到这里,叶怀瑾停顿了一下笔尖。

    然后转过身子,拖着下巴想了一会。

    他看了一眼驾驶室正在开车的陈熙,然后在一旁抱着小球玩耍的蛋挞。

    总感觉这个时候时间流逝都是缓慢的。

    整个世界对他来讲,静谧的很。

    细微到能够融入到全身的细胞当中。

    “而我的话,有的只是追逐生的真谛,一场救赎。

    一场针对自己灵魂的救赎。

    为什么要救赎呢……”

    他是这样问自己的。

    或许只有一个解释。

    “日出之美便在于他脱胎于最深的黑暗。”

    有人说过,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也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

    很庆幸,他跨过了冬天。

    看过寒冬的老树,听过十八潮的潮声,现在他就要去看樱花了!!!

    太宰治曾经说过,请给我疾风骤雨般的强大欢乐,哪怕一辈子只有一次也好。

    很幸运。

    他不是太宰。

    而他曾经乞求的欢乐,也不是一次。

    来的猛烈而又延续。

    生的意义在什么地方,救赎又会在什么地方。

    他不知道。

    唯一知道的就是,去远方。

    这个想法也是猛烈的。

    “就在这里吧,吃个中饭然后休息一会。”

    陈熙选了一块空地把车给挺稳了。

    她揉揉眼睛,同时晃动了发酸的胳膊和腿。

    开这个车子有点费力。

    可能也是不习惯导致的。

    陈熙走下了驾驶座,这回叶怀瑾也正好停笔。

    “这些都是要寄给刘温延的?”

    她看了一眼桌子上面写着满满当当的几张纸。

    “还没有。”

    “好吧。”

    陈熙点点头,没有过多的在意。

    按照他的性格来讲的话,这次出去估计会有很多文章会诞生在他的笔下。

    陈熙打开车门,蛋挞嗖的一声就冲了出去。

    它这些日子憋坏了。

    现在好不容易有撒欢的地方,它要赶紧享受一下。

    “哎!别走远了!”

    陈熙见着疯狂的奔跑的狗子,立马喊道。

    回应的是一声嘹亮的:“汪!”

    蛋挞表示本挞知道了。

    小瑾他把纸张收拾好,然后塞进了左手边的抽屉当中。

    右手边是放没有写过的纸和钢笔的。

    写好的全部都放在左手的这边。

    收拾完桌面之后,把椅子滑进桌肚当中,然后又把蛋挞的小窝给整理了好。

    做完这一切,他才走下车子。

    周围是一片油菜花地。

    放眼望去,满满的翠绿和金黄色,铺满了天地。

    “这是……”

    他显然有些惊讶。

    “油菜花!”

    陈熙下巴一扬,然后双手叉腰,一脸的傲娇。

    “怎么样,我挑选的地方很不错吧!”

    她知道叶怀瑾没有见过这么广阔的油菜花,特地挑选的这个地方。

    小瑾他没说要走哪里。

    所以,陈熙没有选择走大马路。

    而是走这种乡间小道。

    去体会最本质的世界。

    也为了让叶怀瑾去追求那个本质的生。

    看着叶怀瑾走进了油菜花地之后,陈熙也转身从车身里面拉出了灶台。

    她对这个东西很感兴趣。

    之前一直都是在视频当中见到,现在有了一辆,终于能够过把手瘾了。

    四月份的天,阳光没有那么的毒辣。

    照在身上温和的很。

    对于叶怀瑾这种一直都缺少阳光的动物来讲,是一种另类的救赎。

    老陈和别的女孩子不太一样。

    她喜欢阳光,喜欢开阔的地方,喜欢新奇的事物,也喜欢做饭。

    她喜欢这个世间的一切,当然也喜欢那个正在油菜花地旁边看着它们出神的男孩子。

    正如她的名字一样,老老陈在给她取名的时候,用了谐音。

    陈熙=晨曦。

    可能,对于叶怀瑾来讲,她真的就是一道打破黑暗的晨曦。

    “吃饭了!!!”

    听到陈熙的喊声,蛋挞在远处回应了一声,然后嗖嗖嗖的冲了过来。

    然后叶怀瑾在那里犹豫了很长一段时间。

    最后还是决定摘一朵油菜花。

    摘完之后,小心翼翼的捧在手上,回到了车子旁边。

    “嗯,给你。”

    他把油菜花送到陈熙面前。

    随后感觉送油菜花有点奇怪。

    又补充了一句:“周围只有油菜花了。”

    陈熙笑的有些岔气。

    不过很认真的接了过去。

    一旁的蛋挞此刻别过了头。

    它是一个莫得感情的狗子。

    不掺和你们人类这一套。

    在田野当中吃中饭,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

    因为抬头就是天,没有墙壁的约束,心倒是宽阔了很多。

    “感觉怎么样?”

    陈熙看着收拾着碗筷的叶怀瑾,她笑嘻嘻的问道。

    “很不一样的感觉。”叶怀瑾想了一下,随后又补充了一句:“挺舒服的。”

    对于这个回答,陈熙比较满意。

    “舒服就好。”

    随后她伸个懒腰:“我先去睡个午觉,然后再开车。”

    “午安。”

    叶怀瑾侧过头朝着陈熙微微笑了一下。

    笑得比较僵硬。

    他想,以后应该尝试着多笑笑。

    “午安~”

    陈熙进车子的时候,顺手带走了那一束油菜花。

    田地里本来就没有多少人。

    蛋挞吃完之后,又出去溜达了。

    陈熙在睡觉。

    周围静悄悄的。

    耳边响起的声音,很轻,窸窸窣窣的,像是什么东西洒落在地上,车上,还有油菜花上。

    抬头望去的时候,发现,这个应该就是阳光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