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文坛缔造者 > 正文卷 210 时光荏苒,红颜不在
    这应该是几天前的事情。

    不过老刘因为要忙着新月的事情而耽搁了,一直都放在他的抽屉当中。

    寄来的是一封信。

    很普通,上面就写着刘温延收。

    寄件人的名字叫做陆墨。

    没有人知道那个人是谁。

    唯一知道的事情就是刘温延在看到这封信之后,破天荒的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然后一句话也没有说,拿着那封信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当中。

    出来的时候,他依旧保持沉默。

    值得一提的是,他在办公室当中待了整整一下午。

    现在又拿起这封信件的时候,老刘继续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他不抽烟。

    不过此刻这个名字代表的愁丝又一次丝丝缔结在他的心尖上。

    老刘皱着眉头,烟味有点重。

    打开窗户之后,风趁虚而入,撩起了桌子上面的那封信,也抽走了半支烟。

    来信的人叫陆墨。

    算是他的挚友吧。

    只是,那个挚友已经很久不联系了。

    时间有多长,长到脑袋上面的黑丝变成了白发。

    寄来的信件当中是一封请帖。

    结婚请帖。

    请帖上面两个人,一个是陆墨,还有一个……

    不出所料的话,那么应该就是她了。

    刘温延眯着眼睛看下去,果然,一侧就写着那个人的名字:苏靖。

    “果然,我就知道。”

    老刘冷哼了一声,不过随后笑得很开心。

    除开这个请帖之外,还在背面发现了一串数字。

    寻着这个电话号码拨过去,接通的是一个男人。

    “喂。”

    “喂。”

    ……

    两个人都沉默了。

    都在等待对方先开口。

    不过,双方都没有先开口的意思。

    “这么多年了,还是这样。”

    老刘讥笑了一下,语气当中带着一点冷嘲热讽,不过嘴角扬起的很高很高。

    手里那一支快要燃尽的烟,也被他捏在手指上面,不舍得丢弃。

    “嗯。”

    对面出奇的沉默,只应和了一声。

    “所以,这次决定了?”

    “算是吧。”

    “算是吧?我草你妈,她妈的等了你一辈子!”

    听到对面说出了那句话,老刘的脾气一下子激发了出来,本来想要狠狠的将手机摔下去,但是克制住了。

    过度的愤怒,猛烈的呼吸直接将他的嘴唇上下翘起,随后就是急促的喘息声。

    “你这个时候就他妈不该活下去,你知道吗?”

    刘温延看起来的样子很吓人。

    突如其来的吼声直接惊动了外面的众人。

    也把赵老爷子的脚步给止住了。

    刘温延没有一点点的收敛。

    不停地唾骂着。

    就感觉电话里面的那个人是他的死对头一样。

    “别过去,没事的。”

    看着众人想要冲过去劝架的样子,赵正诚制止了他们的动作。

    “没事吗?”

    从来都没有见过刘温延那个样子。

    歇斯底里了他。

    赵正诚摇摇头,接着拉过一张椅子,就在刘温延的办公室门前不远处坐了下来。

    “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和陆墨打电话。”

    说完之后,赵正诚扫视了一眼,接着又听到办公室当中单方面的吼声,叹了口气。

    “那个陆墨,是刘温延的一个很要好的朋友。

    要好到一起上的小学,一起上的中学,然后考进了同一所大学,又到了同一个班上。”

    “但是……”

    赵正诚点了点头。

    确实,里面发生的这个样子,看起来确实不是关系很要好的样子。

    “这件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

    只是知道他们之间关系破裂的原因是因为一个人。”

    “一个女人?”

    陈熙在一旁望了一眼办公室,然后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赵正诚“嗯”了一声:“不过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不是三角恋,没有那么狗血。”

    赵正诚接过钱鹏递过来的茶杯,抿了一口茶,不急不躁的慢慢说:

    “刘温延和陆墨是一个小村庄里面出来的。

    父母都是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的那种。

    他们边读书边打工,靠着那点钱,硬生生把自己拉到了大学的门前。

    然后进了大学也不敢乱花钱,就能省钱就省钱的那种。”

    赵老停顿了一下。

    “很不幸运的是,有个女的喜欢上了陆墨。”

    “不幸?”

    “是的,不幸。”

    赵正诚看了一眼刚才说话的陈熙。

    “其实青春期嘛,对爱情什么的很憧憬。

    不过,那个时候他们连自己都活不下去,更别说谈个女朋友。

    开销会更大。

    只是,又很不幸的是,陆墨也喜欢那个女孩子。”

    听到这里,总感觉下面会出现狗血剧情。

    众人脸色也是十分的古怪。

    听起来有一种肥皂剧惯用套路的感觉。

    看着众人展现出的那种神情,赵正诚脸色一黑。

    “事实确实和你们想的一样,但是又不一样。

    女孩的家庭条件还算不错,但是陆墨不高兴和她结婚,说是给不了他能给的。

    兴许是自卑,也兴许是爱之深吧。”

    赵正诚叹了一口气。

    那些男人啊,一但真正爱上了对方,首先产生的反应就是自卑。

    极度的自卑。

    那是想要好好对她,但是感觉配不上她的自卑。

    青春嘛,谁没有经历过。

    后来发生的故事就是陆墨毕业之后头也不回的就回家了。

    他做了很极端的一个选择。

    从她的世界当中消失。

    消失的干干净净。

    头也不回的那种。

    和人间蒸发一样。

    然后就是理所当然的,女孩急了。

    她想要找到他。

    于是问刘温延。

    刘温延带着女孩回到了老家,那个一下雨泥泞的走不了路的村子当中。

    只是,门户紧闭。

    问乡亲们,谁也不知道陆家的那个小子跑到哪里去了。

    那天他回来的时候,是嚎啕大哭的。

    女孩笑了一下,她说不要紧。

    就在这里扎根了。

    写书写到陆墨回来的那天。

    女孩表现出来的态度和陆墨头也不回离开一样的决绝。

    两个人就这样,杠上了。

    女孩的家里人没有说什么。

    孩子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

    于是,就这样,弹指一挥间,陆墨老了,女孩也在那个村子当中住了几十年。

    时光荏苒。

    红颜不在。

    当初的那颗心,可能早就已经冷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