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D:\web\bookbao3\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bookbao3\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正文卷 204 我想我懂他——刘温延_文坛缔造者下海捉鱼鳖_第三书包网

第三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文坛缔造者 > 正文卷 204 我想我懂他——刘温延

正文卷 204 我想我懂他——刘温延

 热门推荐:
    “要是他在我的手上,这句话自然是轮到我来说。”

    郭北村板着一张脸,光是看着就感觉梆硬。

    “可惜他现在在我这里。”

    老刘挑挑眉,双手摊开,做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你……”

    郭北村整个人都在颤抖,手也在不停地颤抖。

    他极力的想要克制住自己冲上去打刘温延的欲望。

    但是,他不能打。

    要是打了,会对出版社带来负面影响。

    丝毫不夸张。

    到时候被人挖出来,然后写上:震惊,一家出版社总编居然大庭广众之下大打出手……

    他可不想成为众矢之的。

    同时,刘温延的脾气也就这样。

    熟悉的人都知道的。

    “好,我忍了。”

    郭北村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

    然后把抖动的手放在了桌子上面。

    “你这是帕金森?”

    老刘瞄了一眼那个行动缓慢并且还在微微颤抖的手。

    不过,这句话刚刚吐出来。

    对面郭北村的脸变得铁青铁青。

    他……好像快要忍不住了。

    谁来帮忙打死这个劳什子鬼东西。

    这个嘴巴都能当迫击炮了。

    “其实叶怀瑾走不走不是我们说的算的,而是他自己的意愿。”

    老刘见着玩笑开得差不多了,也该谈正事了。

    毕竟人家为了这件事情也是特地跑了一趟。

    老刘也不唬他,反正就是有事说事,同时他也为自己能够早点认识叶怀瑾感到庆幸。

    “之前陈熙也和这个……石鹏说过,叶怀瑾不是为了钱而写作的。

    同时,他也不缺钱。

    所以你觉得你能够拿出手来打动他的条件是什么?”

    说完,也不等郭北村继续说,老刘又接着补上了一句话:“你所谓的现象级?”

    老郭是什么人,同时刘温延是什么人,他们两个都很清楚。

    都是多年的老交情了。

    说话的时候用不着那么的客气,反而客气了就显得有些隔阂。

    所以老刘用这种语气说话,郭北村也乐意。

    “现象级,算是一种荣誉吧……”

    他沉思了一下。

    刘温延没必要骗他。

    而且就算是骗他,也没有必要用这么扯淡的一个理由来搪塞。

    但是……既然是作家,那么至少对现象级这样的一个称号会有所在意吧。

    他在来的路上了解过叶怀瑾这个人。

    就如大家说的那样,什么信息都不知道。

    唯一知道的就是人家还活着。

    至于人家是男是女,家住何处,今年多少一概不知。

    就感觉是一个神秘人一样。

    起初还以为叶怀瑾就是那个从德者离职去远歌的陈熙。

    但是现在老刘这么一说,就知道这和坐在老刘前面的那个女编辑没有半毛钱关系了。

    “现象级,只是我们追求的东西而已。

    他,不在意的。

    如果说的稍微过分一点,他就是无欲无求。

    写书,算得上是他觉得唯一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老刘知道郭北村肯定会说这句话。

    这个也算得上是郭北村最后的底牌了。

    只是很可惜,这张底牌对于叶怀瑾来说,是真的没有一点点的用处。

    就像之前老刘问他要过好几次稿子一样。

    他总是那句话,他不想为了写作而写作。

    虽然这样说的有些高大上,就感觉是空中楼阁,或者是听伟人事迹一样。

    但是,他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

    他说他是为了寻找那一抹藏匿在黑暗当中的光点而摸索落笔的。

    之前不懂,然而在了解到这个人是如何来到世界上的时候,老刘就像是那个盘坐在菩提树下数年时间的释迦牟尼一样大彻大悟。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黑暗了。

    有些时候,以至于他就是成为了黑暗本身。

    要是换做别人,可能都不会产生出要自我救赎的这个念头。

    试问。

    他本身就是被世界所遗弃了。

    那么,他还会奢求得到什么。

    就像是爱情当中被狠狠抛弃,那么作为被抛弃的一方还奢求抛弃者给予什么吗?

    就算是给予了。

    那么也会当做糟粕弃之一旁,终生都不会触碰了吧。

    当然,这个无法和爱情进行比较。

    只是打个比方而已。

    而叶怀瑾做的事情,就是被世界遗弃者还要尝试着去接受这个世界。

    他深陷黑暗,困于囹圄,心向天空。

    阻止那些朝着囹圄走来的人,亦或者双手把那些跌入黑暗的人托起,去接受光明。

    至于他……

    他会说,我就不上去了。

    万一你们还有谁掉了下来,我好在下面拖着。

    要是问,那你不上去,你怎么知道阳光的味道啊。

    他会淡然一笑,用悲伤提拉着嘴角做出开心的表情叹道:“没事,你只要告诉我你见到的阳光是什么味道的就好。

    我听听就行了……”

    此时,云层微微露出一个洞口。

    阳光从洞口滴落。

    它在不断的下落,同时也在不断融化。

    化开之后,晕荡开来,扩散出去。

    他,此刻一定抬起头,死死的盯住那个。

    只是,刚到囹圄洞口的时候,正好全部融化殆尽……

    深吸一口气,可是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有周围回荡着他那一声贪婪而又渴望的吸气声。

    是的,什么都没有。

    于是,他愣住了。

    先抬起头朝上看了一眼,上面很高,很远。

    又朝下看了一眼,哦,他就在最低处,好像也不能再深了……

    没事……

    他也许会这样鼓励自己。

    也许会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

    还不够?

    还不够!

    确实还不够!

    下次,他想要闻到一点点的味道。

    但是之前他说过,他要在下面拖着他们。

    那么,既然想闻到那个斑驳阳光的铁锈味,又想要拖住那些跌落下来的人们,所以只有一个办法。

    就是把这个坑给填上去。

    只要他把用文字去铺满这个空虚的坑洞,也就没有人会深陷其中了。

    这些,也许,可能,一定是他的出发点。

    这些话一直都藏在老刘心底。

    他之前觉得不要去揣测一个精神病患者的思维,不过后来他去揣测了。

    而且感觉他揣测到了。

    当时他还在想一件事情来着。

    那就是这件事情他一定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算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能够揣测到叶怀瑾想法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