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文坛缔造者 > 正文卷 178 或许就和你一样苍老
    “喂?”

    那头这个时候失去了动静。

    但是屏幕还是亮着的,也就是说,老刘没有挂电话。

    既然他不说话,那么叶怀瑾自然也不会说话。

    过了很久一会,还是没有任何声音传出之后。

    叶怀瑾毫不犹豫的把电话挂掉了。

    就是刚才的那段时间,刘温延居然就这样浪费掉了。

    他浪费了无所谓,但是叶怀瑾不能浪费。

    他现在在做的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他需要确认,院子里面这颗老树到底是不是还活着。

    “确认树活着的方式有很多,但是绝对不是你这样站在树下面干瞪着眼看。”

    陈熙从房子当中探出脑袋。

    晚饭做完了,如果这个家伙依旧选择在外面研究这颗老树的话,那么晚饭凉掉是必然的趋势。

    “所以……”

    叶怀瑾沉吟了一下。

    “所以你现在应该做的就是进到房子里面,然后捧起你的饭碗吃饭。”

    陈熙没有好气把窗户一关,接着就能听到当中传出了碗筷的碰撞声。

    他往后挪了一步,不过还是有些不想放弃。

    但是如果不放弃,那么就要被陈熙教训。

    如果坚持,没准也确实看不出什么东西出来。

    因为刚才的那段时间当中确实没有看出什么名堂。

    于是,他决定明天去对门的那家书店当中走走。

    这个决定带来的后果就是早上陈熙早起的时候,在洗漱间看见了叶怀瑾。

    “你这是?”

    她打量了几眼。

    这个家伙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起来。

    事出反常必有妖。

    “我要出去。”

    “出去?”

    听到这个关键词,陈熙眯起眼睛。

    他能去哪里?

    在没有她的情况下,也就只有小区当中可以去。

    可是这个时候出去走,图什么。

    “去风沙渡当中查资料。”

    洗漱完后,叶怀瑾十分从容的走下了楼梯。

    “可是,现在不开门啊。”

    墙上的钟显示的时间是六点半。

    哪有书店六点钟开门的?

    听到这个声音,叶怀瑾的脚步停留在了半空中。

    眼角微微抽搐了几下。

    他似乎没有考虑到这件事情。

    不过如果去的时间晚的话,那么就会有很多人。

    有很多人的话,那么就很不舒服。

    很不舒服的话……

    想到这里,叶怀瑾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又退回了自己的房间当中。

    过程当中一句话都没有说。

    看着房门再次紧紧关闭,陈熙瘪瘪嘴,没有理会这个家伙的动作。

    等到墙上挂钟的时针指向八点的时候,叶怀瑾的房门再一次打开了。

    楼下餐桌上面放的是陈熙给他准备的早饭。

    吃过早饭,遛完蛋挞之后,叶怀瑾决定出发了。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穿过小区中间的庭院,然后走出大门,穿过马路接着走差不多一百米的路。

    说起来挺轻松。

    其实走起来也不是很远。

    主要是他没有怎么出去过。

    一路上有惊无险。

    最后还是成功到了风沙渡。

    很巧的是,老板今天也在店里。

    看见叶怀瑾来了,他很热情的把叶怀瑾请到后面的休息间去。

    老板并不知道来的这位年轻人的名字是什么。

    打动他的是叶怀瑾对于情感共鸣点的捕捉以及他身上带着的那种很奇妙的气质。

    和他聊天很是舒服。

    “茶还是咖啡?”

    “一杯热水吧,什么都别放。”

    “好。”

    叶怀瑾看着老板给他倒热水,说了一句谢谢。

    过了一会,他决定问老板一个问题。

    因为这次来的时候,发现书店门口多了一颗槐树模样的装扮。

    “你说那个啊,无名柳。”

    问到这个,老板很开心。

    他表示这个模型是他特地跑过去买的。

    还连续跑了好几家店。

    虽然并不知道无名柳到底长什么样子,但是他凭着他脑海当中的那个印象选下了这个装扮。

    说起无名柳的时候,老板显得十分的激动。

    因为他想起了自己小时候乡下村子当中的那个守村人。

    老板是一个十分健谈的人。

    而且人到中年,故事也是颇多。

    眼下打开了话匣子,自然是滔滔不绝的讲述起来。

    叶怀瑾没有打断他说话。

    反而是一边抿着热水,一边低头静静的听着他。

    “我觉得叶怀瑾真的是有才,而且这个作家是我到目前为止见过最能够打动人的作家。”

    老板丝毫不避讳的给出了自己的评价。

    “你觉得呢?”

    最后把这个话题给了坐在这里喝水的叶怀瑾。

    你觉得呢?

    我还能怎么觉得。

    叶怀瑾听到这个问题居然抛给了自己,眉毛一跳。

    他该说些什么。

    看在老板如此炽烈的目光下,他点了点头:“我也觉得这个作者真有才,而且我觉得他肯定是那种帅到极致的。”

    “你见过?”

    “不,我猜的!”

    “没错,我也这么想的,哈哈。”

    老板笑声很爽朗。

    完完全全两个人就是在尬吹。

    而且更加尴尬的叶怀瑾本人就在这里。

    虽然平常在陈熙面前也会自夸。

    不过这个时候,总是觉得很奇怪。

    随后老板问道了叶怀瑾来书店的目的。

    当知道是为了一棵树来的时候,老板笑得很潇洒。

    “你算是来对了,我这方面略懂一点。”

    略懂?

    那是懂多少?

    随手买了几本书之后,叶怀瑾决定邀请老板去院子当中看看那棵树。

    “这棵树……”

    当老板看到这颗老树的时候,他眉头拧成了大大的川字。

    “死了?”

    “不是,还活着,不过生命力很孱弱。”

    老板扒开了一层树皮。

    里面还有些水分。

    如果打一个比方的话。

    那么这棵树就是等于一个老人,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吊着了。

    “活着就行了。”

    得知还活着的时候,叶怀瑾看向树的眼光相当的复杂。

    “但是活不长。”

    老板在一旁补充了一句。

    这种树本身就是属于先天发育不足后天畸形的种类。

    能够长到这样子已经很不容易了。

    更别说是要长到多高多大。

    最后老板说了,这棵树说是老树,其实本身的年龄没几年。

    至于为什么这么苍老……

    老板没有明说。

    反而默默的看了一眼一旁的叶怀瑾。

    或许,就和这个孩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