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文坛缔造者 > 正文卷 156 这六块钱该不该花?
    桥景的纸制刊物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制作出来,因为这还要联系印刷厂进行排版校正一系列的问题。

    但是,桥景的两篇文章要是赶在叶怀瑾诗集的热度并没有完完全全消退之前发出来。

    那么对于桥景能够在这个市场上面快速立足是有绝对的帮助的。

    当然也不是说蹭热度,那能叫自己蹭自己的热度吗?

    老刘一点也不同意这个叫法。

    他觉得,这种做法应该叫做阶梯式战略性爬升。

    那么为了解决纸质刊物发售较晚的问题,桥景还是走线上发售渠道。

    就和新月的发售渠道是一样的。

    毕竟随着网络的普及以及互联网+的时代到来,任何不与网络搭边的东西终将会被淘汰。

    他,刘温延,自然是那个站立在时代最前沿的男人。

    就在这个风口浪尖上面,乘风破浪,舍我其谁。

    这种豪迈,颇有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气概。

    于是,就在陈熙和叶怀瑾启程回天都的那一天。

    远歌网站上面出现了一个全新的刊物,名字叫做桥景。

    我们站在桥上看风景,而此刻也成为了你们的风景。

    平常这个时间点,是新月发售的时间。

    丁明也是早早的拿起了手机,等着新一期的刊物出来之后,抢在第一时间订阅。

    他对于新月两个字的感情非同一般。

    最近一直都和家里人说,他是见证叶怀瑾成长的那个人。

    也是见证一个奇迹诞生的那个。

    早在很早之前,他就有一种预感,叶怀瑾会开创一个流派。

    很多人不相信他。

    觉得这个家伙是读诗读傻掉了。

    但是,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在新月正式升起的那个晚上,丁明在床上留下了欣慰的眼泪。

    看着身旁肌肤也如同新月一般润滑裹着被子的妻子,他笑得异常的开心。

    为了表示自己的这种开心,那天晚上,属于他的春天提前到来了。

    满园春色带着呢喃的声音晕染了漆黑的夜。

    手机叮咚了响了一下。

    狠狠的嗦了一口水,就迫不及待的看了过去。

    “嗯?”

    他刚想手指点下那个付费按钮的时候,看见了刊物的标题有些陌生。

    不是新月?

    收回了手指,然后仔细盯着把那两个字给看清楚。

    确实不是新月。

    这回的名字,叫做桥景。

    桥景?

    他嘟囔了一下。

    好好的新月是不办了?

    但是这也不是远歌的风格。

    这么大的一个出版社,不会做这种太监的行为的。

    和那些网文作者不一样。

    接着,又是传来叮的一声。

    看过去的时候,新月刊物被推送上来了。

    价格依旧和之前一样,3块钱一份。

    可是这个桥景的价格居然是新月的一倍。

    整整六块钱。

    虽然只是六块钱,但是一时间丁明不知道该不该买。

    价格贵了一倍,万一里面的东西还没有新月的好。

    那么不就是亏掉了?

    还不如这个六块钱省下来去买下面两期的新月。

    这一期的新月和之前的一样。

    丁明吧咂着嘴巴看完之后,有些无味。

    大概是有美玉在前,后面的一切诗歌都略显无味了。

    但是也不得不说,诗歌的质量确实直线上升。

    虽然达不到叶怀瑾的水平,但是大有一种回味无穷的感觉。

    退出了新月之后,丁明的视线又停留在那个没有解锁的桥景两个大字上面。

    刊物的封面是一座桥。

    桥的名字还很奇怪。

    叫什么十八潮。

    这哪是桥的名字。

    难不成造桥的人看十八罗汉走火入魔了?

    桥下有一条小河,旁边有一颗树,具体是什么树,丁明不知道。

    然后在桥的另外一侧,是一个长长的巷子。

    巷子里面隐隐约约能够看见一个人影,看样子似乎佝偻着背,朝着这里往过来。

    整个画风就是国画,山水朦胧之感扑朔在纸张上面。

    光是看这幅封面,就觉得这个桥景的质量不会差到哪里去。

    但是,要六块钱。

    丁明犹豫了一下。

    走在路上七八十的都丢过。

    六块钱似乎并不打紧。

    要是里面的内容很差,那么就当着六块钱丢了,外加举报套餐一波。

    点下订阅按钮,扣掉六块钱之后,这一期的桥景就解锁了。

    看到这里,丁明也不得不佩服远歌的水平如此的高端。

    上班的时间并不长。

    但是能够做出这样的效果觉得没有少下功夫。

    甚至都让他有一种错觉,桥景才是远歌主打的刊物。

    因为点下那个订阅的按钮之后,封面就真的像是一幅国画晕染而来。

    湖水波动,枯树发芽,巷子旁边阁楼的窗户打开了,里面出来一个少女。

    紧接着这一些都像是在水中化作涟漪一样散开,在丁明的眼前留下了一行字。

    我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原来这就是桥景的由来。”

    感觉像是在看动画短片的丁明看到之类略微点了点头。

    现在觉得六块钱花的物超所值。

    就算里面的不好看。

    那么光是这个开场,以及这句话,就足有意境之感。

    那一行字渐渐也化作涟漪隐匿在水中。

    紧接着又出现了一行字迹。

    丁明认得出来,那是叶怀瑾写的。

    “那一天,我在河边遇见十八潮,在十八潮上看见春,在春的末梢,又找到了你,于是你说出了那个关于春天里你在十八潮上面的故事……”

    这是……

    叶怀瑾的?

    等到这一行字迹也沉入湖水之后,那一篇散文就出现在了丁明的眼前。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就类似于发现了一个无穷无尽的宝藏。

    原来叶怀瑾还有如此生**漫的一面。

    忽然之间他想起了一句话。

    我生性乐观,属**漫,自由生长在阳光下,最多见过星空,从未见过黑暗。

    虽然放在这里并不合适。

    但是,他觉得,这句话一定一定会是叶怀瑾后面的真实写照。

    直到他彻彻底底从那个黑沟沟当中爬出来。

    想到这里,既然已经知道这篇文章是叶怀瑾写的。

    那么别说是六块钱了,就是六十他都乐意。

    名字摆在那里。

    他也相信,内容更加不会差到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