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文坛缔造者 > 正文卷 153 我有一个梦想
    “交给你?”

    听到老刘这般话,众人纷纷把头转过去,当中尤其是赵老的神色尤为的疑惑。

    什么时候远歌出了散文板块了?

    同时,远歌对应的只是做诗歌刊物,像叶怀瑾写的这篇文章应该算是放在那种青年文摘或者是散文选集当中的。

    难道……

    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之前老刘说过他很有野心,也有满腔的抱负,远歌并不是仅仅局限在一隅。

    莫非……

    脑海当中突然之间闪过一个讯号。

    赵老本来想要拉过老刘问个明白,但是扫视一眼,在场的人比较多,也不是一个说话的地方。

    虽然都是信得过的,但是在关于远歌如何发展这个问题上面,他不希望很多人参与到这个问题的讨论当中来。

    谢滢也是从来都不过问。

    打个不是很恰当的比方,有点类似于后宫不得干政的说法。

    于是赵老把想要问出来的问题又给咽了下去。

    也不着急,这回还没有到上班时间。

    等吃完饭,再好好问问这个家伙到底想要做什么。

    大体的框架他也是很清楚,因为老刘说过。

    想要逐步吃下整个文学刊物的市场,不是独吞,而是作一家独大。

    这是任何从事这方面工作的人都想做的野心,但是就放在口头这么说说。

    毕竟想要完成,十分的困难。

    不管其他,想要完成这样一个宏伟的目标,就需要一个顶梁柱。

    类似于那些娱乐公司当中能够扛鼎的人。

    这样利用一种类似于名人效应的东西,把所有的人的目光集中在这个人的作品上面。

    接着在不断的吸收高质量的作品……

    只是,这个扛鼎的人,是谁?

    也许是内心深处早就有了目标,又或者是本来就是这样打算的。

    赵老的视线转移到了叶怀瑾的身上。

    要是没有记错的话,叶怀瑾似乎就是远歌的一份子了。

    想到这里,赵老也是一下子明了了。

    不由得哈哈大笑,跑到老刘的背后,一巴掌拍了上去,接着一把搂住,十分亲昵的夸赞道:“刘温延,你真特么是个人才。”

    本来老刘就在吃饭。

    一块肉刚放进嘴巴里面开始咀嚼,还没有反应过来,直接就被自己老师的一击掌法打的喷了出来。

    看着老师对自己这么亲昵的神情,他的脸色显得有些幽怨。

    莫名其妙……

    “老师你?”

    “回去说,回去说。”

    赵老拍了拍老刘的背,笑容十分的耐人寻味。

    老刘似乎也知道了自己老师想说的是什么东西了。

    脸上也是露出了同样耐人寻味的笑容。

    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吃完晚饭之后,老刘带着赵正诚回到了他的房间当中。

    房门紧闭,任何人都进不来。

    做完这一切的老刘,把叶怀瑾的那几张纸放在了书桌上面,接着对着赵老问道:

    “老师,你看过这篇文章了,你觉得,怎么样?”

    “这是一篇好文章。”

    接着觉得这样说显得有些敷衍,又补充了一句:“毋庸置疑的好。”

    “但是,你别忘记了,如果一下子打开散文刊物,步子迈的太大,很容易扯到蛋。”

    赵老虽然知道老刘的打算,他也很乐意看着远歌逐渐发展起来,但是有些事情并不是一蹴而就的。

    他自然也是相信刘温延的能力,不然也不会让他接自己的班。

    但是,作为前辈,唱反调是必要的。

    因为,年长的人,终究要做好退路的准备。

    换句话来讲,随时准备帮老刘这个滚刀肉擦屁股。

    “当然不会直接就出版刊物,这样旗帜鲜明的亮出规划,显得很不明智,再加上散文刊物那里有译者在扛旗。

    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我的想法是先是走叶怀瑾的专栏。”

    听到老刘开始分析,赵老侧过身子。

    刘温延的一个优点就是敢想,而且还敢做出来。

    “先是走叶怀瑾的专栏,因为这个家伙的作品比较杂,之前我们都认为只会写诗,哪知道后面写小说了,你看,现在又开始写散文了。”

    老刘捂着脑袋挥了挥放在桌子上面的东西。

    要是写的差,那么还说得过去。

    毕竟精通一门不容易。

    但是,叶怀瑾现在给他们的感觉就是什么都会。

    天知道这个家伙还有什么文体没有拿出来。

    宝藏男孩这个形容词用来形容这个家伙真的一点都不为过。

    “叶怀瑾现在是新月派的开山鼻祖,但是老师,你仔细想一想,他小说走的风格也是前所未有的,再加上这种散文的文风……”

    说到这里,赵老的神情一滞,脖子有些僵硬的转过头来,也有些不敢相信。

    “你是说?他难不成都是在走一种没有人走过的道路,换句话说,你赌他在小说和散文当中也能开创出全新的风格?”

    “散文我不敢确定,目前也就这一篇,但是小说绝对的,老师你还没有看过他的新书。”

    “新书?”

    “是的。”

    “那是什么?”

    老刘停住了。

    他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郑重。

    就感觉是在说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一样。

    房间当中的灯光,以及这种场景让他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叶怀瑾的场景。

    那个病房当中,灯光也是这样的温和。

    接着在那个地方,他听到了叶藏的故事。

    也在那里第一次见到了那个叫做叶怀瑾的家伙。

    人间失格是送给他自己的。

    你好忧愁是送给那些孩子们的。

    那么,也该轮到送给他们的书籍了吧。

    不管叶怀瑾是怎么想的,反正在赵老他们看来,叶怀瑾为每个年龄段的人都写了书。

    那么是不是现在就剩下他们了?

    所以,它来了。

    老刘转过身子,从自己的背包当中拿出了那本样板书。

    书的封面还没有设计。

    就拿着白纸包裹着。

    这是他独自打印然后装订出来的。

    一直都是贴身携带。

    原因无他。

    因为这本书,他爱死了。

    一字一顿的说道,接着把书放在了赵老的面前:“十一种孤独。”

    十一种孤独?

    看见这个名字,赵老心悸了一下,担心又会像人间失格那样的现实而又支离破碎。

    但是看见老刘的神色,似乎不是那么一回事情。

    不过他想要翻动的时候被老刘制止了。

    “这本书,老师,你回去的时候给你送一本样板书过去,现在看书,就是糟蹋了。”

    “糟蹋了?”

    “是的。”

    看着刘温延这样的固执,赵老收回了手。

    不过被他这么一说,赵老的心里就有些痒痒。

    到底是什么书在这里看就是糟蹋了?

    同时,对于这个书名,真的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从来都没有人给孤独分过种类。

    “老师,这本书,绝对能够……

    别的不说,我赌这本书两天内的销量破六十万。”

    灯光下,老刘的笑容就仿佛一朵绽开的雏菊。

    笑得如此的绚烂而又不做作。

    看的赵老都有一种一巴掌拍上去的冲动。

    两天六十万。

    这样疯狂的数据都能够挂在嘴上说话。

    也不怕真的让人听见了笑掉大牙。

    也没有等老刘笑完,赵老就直接回房了。

    他没有必要再和这个家伙多说什么。

    人在极度的癫痫状态下,是不可能听的进去任何同类的话的。

    眼前,刘温延就是这个状态。

    叶怀瑾的房间一直都不喜欢开灯。

    再加上他独特的喜好,房间当中的窗户都是落地窗,所以在这个雨夜,雨点的纹路显得十分的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