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文坛缔造者 > 正文卷 149 江席春宴烟雨意,绿蚁红泥一杯酒
    十八潮。

    是的,这就是这座桥的名字。

    虽然空气当中雨点很密集,也有些遮挡视线,但是总不会篡改老桥上面的字样。

    就这样端端正正的写着十八潮。

    连个“桥”字都没有。

    看看其他的桥,那什么北定桥啊,永安桥啊什么的,不管名字取得再怎么离谱,就像取名一样,总会带上一个姓氏。

    眼下,这座老桥连个姓氏都不要了。

    就这样像一个泼皮无赖一样伫立在这里。

    人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呀?

    桥说,我叫十八潮。

    这人家又问。

    那你姓呢?

    桥不屑的回答道,劳资行走江湖,就是没有个姓氏,有妈生没妈养的就是我。

    桥很傲娇。

    毕竟这样旗帜鲜明的名字估计是在这个世间也没有多少座桥能够拥有的。

    要是以后成精了,那名气岂不是更加远扬了?

    桥一定是这样想的。

    为什么?

    因为叶怀瑾就是这样替这座桥这样想的。

    想的时间久了,站着也是有些累人。

    举着伞的手臂也是有些许的僵硬。

    环顾四周,找了一块还算能够躲雨的地方,小瑾把伞收好放在一旁。

    从口袋当中掏出了一本本子。

    那是随身用来记录灵感的本子。

    眼前的这座桥,很凑巧的,拨弄了他那根不容易被拨动的心弦。

    别的不说,没准还真的是因为这个独特的名字。

    他有一个计划,谈不上很宏伟,但是说起来倒也是很浪漫。

    想要给这座桥写一个传记。

    人物传记?!

    桥算不上人物吧?

    叶怀瑾歪着脑袋想了一会。

    那就是叫做桥……记?

    雨水顺着屋檐淌下,最后落到地面,迸起的小水珠正好打到了叶怀瑾的脸庞。

    短暂的冰凉让脑子变得更加的清醒。

    仅仅是思考了一会,就开始在本子上面落笔。

    他记东西记得很杂很零碎。

    等到回到了屋子当中,到时候再把这些零碎的记忆给拼凑起来,组成一片算不上精美的文章。

    陈熙和他讲过这座桥的名字。

    十八潮,其实是十八次潮水的意思。

    她说,这里每到春天的时候,本来十分平静的湖面,就会像海边涨潮一样,接二连三的翻滚出浪花,就像是涨潮一样。

    要是有心去数一数,那么就会发现前前后后一共会翻滚出十八朵白浪花。

    其实十八潮并不是没有姓氏。

    前面有一个春生。

    连在一起就是春生十八潮的意思。

    然而这个湖水,据说是,某个神仙喝醉了酒,不小心把海水搬过来了。

    那会正是起浪的时候,这一条带子一样的海水似乎并没有忘记自己曾经生活在海中,于是一年积蓄着想要张涨潮,回忆过去的日子。

    而被搬过来的时间,也正是春天。

    当时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总觉得是大人拿来骗小孩的。

    这种神话故事早在叶怀瑾两岁的时候就不相信了。

    不过说起来小孩子总有一个特性。

    他们会竭尽全力的去装大人,对那些所谓的神话故事嗤之以鼻,追求真实的世界。

    等到他们接触到真实的世界之后,又会转过头怀念懵懂时期中二的自己。

    叶怀瑾在本子上面记下了一些东西,随后收起本子蹲在那里拖着腮帮子去看着眼前的这一场景色。

    算不得是烟雨江南,但是这种朦胧感确实十足的江南韵味。

    没准,这条河水之前还真的到过江南。

    叶怀瑾这样想到。

    雨势见不得小。

    反而是越来越大。

    滴答滴答变成了铿锵有力的砸击声。

    桥上面走过的人已经很少了。

    正好符合他的心意。

    重新撑起伞,然后踩上了桥的第一块台阶。

    砖头表面和侧面一样,有青苔,不过被人踩的多了,就显得很光滑。

    桥面不是那种很整齐的,而是呈现阶梯状。

    同时也不是很高。

    走到最高点,能看见的距离也不是很远。

    不过桥下面的水,在这里看上去倒是清澈的很。

    被雨点打着,泛起的涟漪一圈接着一圈。

    现在应该还不是春天。

    不然就能看见十八潮了。

    你说对吧,十八潮。

    叶怀瑾在心里默默的对着这座桥说话。

    显然桥不会应答,所以他也没有说出来。

    神话的意义就在于很朦胧。

    它不会很明确的规定好起潮的时间,都靠人用运气去碰。

    要是看见了十八朵潮花,那么自然喜上眉梢。

    要是看不着,不好意思,神话根本就是无踪迹的,只能说你没有这个好运气。

    ……

    叶怀瑾伸出手轻轻的撑在桥一侧石护栏上面,正好没什么人,在这里停留一会自然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忽然间想起了一句诗。

    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恍惚间,侧过脑袋看向了对面的楼房。

    青砖黛瓦白墙。

    这里还真的随了江南水乡的姓了。

    不过很遗憾,他并没有成为楼上那个看风景人的风景。

    因为楼上的窗户是紧闭的。

    在家里憋了很久的气,这会一下子全部通了出去。

    身子畅快不少。

    有种轻飘飘的感觉。

    走路的时候,胳膊肘里面都夹着几阵风屑子。

    他还真的没有见过这种烟雨景象。

    这一刻,有一种微醺的感觉。

    脑袋当中装满了诗意,满到什么程度?

    那一定是满的快要溢出来了。

    他不屑于用手机去拍照。

    会耍文字的人,总会把这些景色揉碎进文字,凝练成笔墨,喷洒在白纸上。

    不得不承认,直到这一刻,他真正爱上了这块地方。

    这里,叫做江宴。

    江席春宴烟雨意,绿蚁红泥一杯酒。

    能够获得一位文人的喜欢。

    这应该是最大的荣幸吧。

    在桥上面站了一会,叶怀瑾还是走下了桥。

    来到了河对面。

    这里的人家,院落在房子的前面,用篱笆圈起来。

    这样一座篱墙和前面那户人家的房子,正好形成了一个不宽不窄的巷子。

    借着此刻雨点坠落,春意萌发。

    叶怀瑾毫不犹豫的走了这个巷子。

    雨,巷?

    那应该是就是雨巷了。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