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文坛缔造者 > 正文卷 148 春生十八潮,特有这一桥
    谢滢看着眼前这个沐浴那些从房间里逃逸出来的光线当中的大男孩。

    她不会再去劝说他了。

    因为就在刚才,已经得到了一个她想要的答案。

    没有人会选择在尘封的黑暗当中虚度一生,只不过还没有做好迎接阳光的准备而已。

    按照谢滢的观点,叶怀瑾本身就不该属于黑暗,既然能做那个手捧光明之人,也被朱老先生称作破世的一道光,那么也就意味着他以后在文学上面取得的成就无人能敌。

    这不是盲目的期望,不光是谢滢,赵老他们也一直都相信。

    所以叶怀瑾本就不该呆在那个该死的黑暗当中。

    谢滢是这样想的。

    如果这个家伙不肯,那么一定铆足了力气把他拉出来。

    让他看看,这个世界上面,那些不停追逐着他的人有多少。

    就按照约定的那样,赵老他们在陈熙的农庄当中睡一个晚上。

    本来是担心这次见面会对叶怀瑾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所以在众人的行程当中有这么一项计划。

    但是眼下看着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叶怀瑾的状态还不错,再加上这个寒假当中为了打下根基,他们都没怎么休息。

    所以直接决定在陈熙家里的农庄当中玩两天。

    正好缓解一下疲惫的情绪,再加上找点灵感,现在谢滢已经成为了新月派的诗人,同时按照诗集发布的时间来看,可以说是第一代弟子。

    作为大弟子,自然不能丢掉尊严,诗集必须要写的比其他人出色。

    于是,谢滢决定趁着在乡下的这段时间,潜心创作。

    早上天刚刚亮的时候,谢滢就打着一把伞出去了。

    江宴的冬天很潮湿。

    动不动就下着雨。

    不过并没有多大的风。

    都说江宴就像是一个小家碧玉的感觉,遇着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就喜欢哭哭啼啼的,但是又不会撒泼大骂。

    就这样躲在角落当中,耷拉着脸色,然后眼泪水直挺挺的流淌好几天。

    惊的人好生心疼。

    不光是谢滢喜欢上这里的风景,就是赵老早晨起床的时候拉开窗帘都被眼前这幅模样给惊着了。

    雨水在地面上碰擦出雾气的感觉,然后轻轻的披在了田野上。

    于是,等到谢滢打着伞出去之后,赵老也是拉着老刘出去看风景去了。

    陈熙爸妈自然要去农庄里面忙活。

    开饭店的生意一年四季都不带休息的。

    更别说是在这一带地区当中算得上很有名的休闲一体化农庄了。

    一大早,家里就感觉没有来人一样,只剩下陈熙和叶怀瑾两个人。

    两人在餐桌上面大眼瞪小眼。

    不过很快,陈熙就收到了她爸的消息。

    农庄当中有一个工作人员回家了,缺个人,喊着她过去帮忙。

    但是她这一走,叶怀瑾怎么办。

    不过对此叶怀瑾并没有说什么。

    反正一个人呆着也算习惯了。

    只是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

    让陈熙把他送到镇子上面去,在那里一个人走走逛逛。

    听到这个要求,陈熙看了一眼窗外。

    指着被雨点滴答滴答敲击个不停地玻璃窗说道:“你就没有看见这个窗户?

    外面下着雨呢,你这一个人在镇子上面想干什么?”

    “我,想出去走走。”

    “出去走走?”

    “嗯。”

    “那你怎么回来?”

    叶怀瑾从口袋当中掏出了一个手机冲着陈熙挥了挥。

    这不是有手机么?

    “到时候等你下班了,打电话来接我就是了。”

    说的倒是很轻巧。

    陈熙忽然在心中冒出了一个想法。

    等回到了天都,就让叶怀瑾去学车。

    反正他车库里面停着好几辆车子,有了一个驾驶证,那么出去也就方便了。

    虽然这样很麻烦,接来接去的。

    不过,至少这个家伙愿意出去走走,那就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

    在某种程度上面,他愿意去接受那些来自外部的事情了。

    至于去镇子上面干什么。

    这个就不是她考虑的事情了。

    雨天坐在车子当中看着外面的景色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这次出行,其实在叶怀瑾心里已经盘算了好长一段时间。

    他很想出去走走。

    但是一个人呆在外面又有些害怕。

    几番考虑之下,最后还是做出了这样一个决定。

    就今天,在外面,就在不远的镇子上面呆一天,自食其力的呆一天。

    老实说,在陈熙车子往回走的那一刻,他的双腿有些许的瘫软,很想叫住陈熙。

    但是想到这是给自己的一个挑战,他憋住了没有说出来。

    手机的电量很足。

    确保把手机音量开到最大,然后三番五次检查了手机没有任何问题之后,他把手机塞进了衣服的内袋当中。

    这个时候,呼吸有些急促,心跳的也是有些快。

    雨天,镇子上面还在外面走的人比较少。

    周围少了很多喧哗的噪声。

    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还有鞋子摩擦地面的声音。

    空气当中也是夹杂着一种十分特殊的香味。

    江宴这里算不得十分的发达,有很多房子还保留着那种古时候建筑的味道。

    镇子当中有一条小河横穿。

    小河的上头,有一座桥。

    雨幕当中,有些行人撑着伞,零零星星的从桥上面走过。

    岁月的斑驳,在桥两侧,画上了很多青苔。

    就那种带着青色夹杂着灰的石板砖,铺成的路面,踩上去发出哒哒哒的响声。

    叶怀瑾在河的一侧找了一块能够长时间落脚的地方。

    他还没有跨桥。

    反而是在远处静静的打量着。

    陈熙之前和他说过这座桥的传说。

    这个镇子其实是被一条河分成两半的。

    之前到的地方只是镇子的外围。

    因为这里镇子比较老,同时来的人也不是很多。

    所以,不是在这里住的,基本上不会走到镇子里面去。

    在这个镇子当中,沿着书店前面那条巷子往里走,在第四个弄堂那里左转再走一段路,就能看到那座桥了。

    刚才凭着记忆兜兜转转,终于找到了这座桥。

    视线穿过雨幕,正好看见了刻在桥一侧石块上面的那几个字:十八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