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文坛缔造者 > 正文卷 129 没错,就是他开创了一个流派
    要是单单只是刑学林这个二五仔在这里蹦跶,或者不帮助他们对叶怀瑾展开攻势,其实并不算什么。

    他们看中的刑学林的原因就是冲着这个家伙的老师过去的。

    刑学林这三个字并没有任何能够让人折服的分量。

    一切的一切全部都要牵扯到朱老先生的身上。

    所以,当刑学林说出那一句我老师说的时候,这个时候没有人会愚蠢到站出来反驳。

    所以,朱老他说什么了?

    朱老先生并不会随意的用词,也不会因为一本诗集而过度的吹捧。

    华国著名文学评论家,这个头衔并不是任何人都有资格去佩戴。

    正是那一句话说的,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很显然的一件事情,朱老拥有佩戴王冠的资格。

    “我老师知道叶怀瑾。”

    刑学林没有把话全部说完,只是说出了这样的前半句话。

    其实他也没有想到过自己的老师居然会注意到叶怀瑾。

    刑学林他很清楚的知道想要得到自己的老师的注意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他只是一个文学评论家,这个人尽皆知。

    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也只是一个文学评论家。

    在圈子当中有很多人都认为刑学林并没有真正的学到朱老的学识。

    朱风清,华国现代集历史学家,古典文学研究家,语言学家,文学评论家等等集于一身的人物。

    然而,刑学林作为他的弟子,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文学评论家而已……

    众人没有说话,他们都在老老实实等着朱老的话语。

    “叶怀瑾,虽然现在不足以冠以伟大两个字,但是他目前正在做的事情比伟大两个字还要伟大。”

    比伟大还要伟大?!

    众人听到这样的话语之后,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样的言论,居然是从朱老的口里说出来的。

    要是换做别人,那么绝对是一个巴掌呼上去了。

    “为什么?”

    为什么?!

    不仅仅是他们想要问为什么。

    刑学林也想问。

    这样的评论,给的实在是太高了。

    高到直接摆在了启蒙者的那个地步。

    打个比方。

    在朱老口中的叶怀瑾,已经快要和文艺复兴时期那些先驱者的地步了。

    即使刑学林是站在叶怀瑾这一面的,也是被他老师的这句话给惊呆了。

    接着后面还有一句。

    老邢的手机里面,那条短信还没有读完。

    后面的那段话……

    “我老师还说了,他成为了一道春雷。然后……就这么多了。”

    老邢将手机在众人面前晃动了一下。

    大家都清清楚楚的看着手机当中的那段话。

    刑学林没有必要为了这种事情将自己的老师搬出来,但凡是牵扯到了朱老的,那么都是要严肃对待的。

    比伟大还要伟大,春雷。

    这样的评价……

    来者都坐在原地没有多说话。

    他们很想要反驳朱老,但是此时人家的权威就摆在了那里。

    不过,就算朱老这样说了,他们也是不服气的。

    凭什么。

    就问一句凭什么。

    是的,凭什么?

    老刘不屑的看着刑学林发过来的那段文字笑了一下。

    这些他都能够想到。

    但是有一点他没有想到。

    朱老给出的评价似乎比他们给出的还要高。

    这让老刘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受。

    似乎,朱老也在支持着他搞事情。

    那么,在收到刑学林的这段消息之后,老刘笑得极其的猖狂。

    只是,他依旧没有说话。

    网络上面对于叶怀瑾的批评越来越高,甚至有些喷子都上升到了人身攻击的地步。

    那些站在叶怀瑾对立面的人,叫嚣的也是越来越猖狂。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叶怀瑾不敢冒出头而远歌出版社的编辑们也是不敢为叶怀瑾说话的时候。

    老刘盘坐在了书房当中,脸上的那股笑意越发的刺眼。

    “骂的真难听。”

    老刘的老婆进来送水果的时候,站在身后多看了一眼屏幕,她都感觉到那种语言太过猖獗。

    “没事,让他们多蹦跶一会。”

    老刘从盘子当中拿起一块水果,毫不在意的摇了摇头。

    这种跳梁小丑他从来都不放在眼里。

    “有些时候,当真正的大势来临的时候,他们根本没有一点点的抵挡的办法。

    要么适应时代,要么就被时代淘汰。”

    老刘他很清楚,那一本新月集所具备的能量,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那就让他们这样……”

    “现在是第一枚炸弹。”

    老刘嘿嘿一笑,随后他从电脑当中调出了一份文档,接着打通了赵老的电话。

    “喂?”

    “老师。”

    “嗯,怎么了?”

    老刘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婆,然后凑到电话,轻轻的说道:“老师,我发了?”

    “好。”

    就看起来是想打哑谜一样。

    不过,随后,老刘的老婆就看到了文档当中的内容。

    标题就两个字,繁星。

    随后,刘某人又从手机当中调出了一份视频,转手发送到了网络上面……

    #启蒙者叶怀瑾#

    这是老刘发在微博上面视频的标题。

    没有多么的华丽,也没有多么的吸人眼球。

    看起来就是在讲述一件事情一样。

    视频当中的老刘看起来十分的平静:

    “我是刘温延,远歌的总编,最近网络上面总是有人会对叶怀瑾以及远歌进行一些不正当的言论,同时还觉得对叶怀瑾冠以伟大两个字。

    最近,这样的言论上升到了人身攻击的地步,同时用词用字相当的污秽不堪。

    对此,远歌方面认为不能在坐视不管了,所以发出这段视频来解释一下。

    同时,也通知一下。”

    讲到这里的时候,老刘就像是一只在暗中窥视很久的豹子,终于露出了他的獠牙。

    “新月集的发表,使得诗坛当中多出了一种流派,名为新月。

    是的,没错,你们没有想错,新月集的新月。”

    老刘拿出了一直都放在桌子上面的新月集。

    随后指着新月两个字。

    “新月派,创始人。”

    他刻意的停顿了一下。

    接着在所有人的眼中,嘴唇蠕动之间,吐出了三个字:“叶怀瑾。”

    说完之后,也不等看视频的人反应过来。

    他又说道:“什么叫做开创一个流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