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文坛缔造者 > 正文卷 120 负重前行的时候并没有精力去谈风花雪月
    男人的神色极其的慌张,第一眼看到的时候,还以为是那个青面獠牙的恶鬼从地狱当中爬了出来。

    眼睛瞪的滚圆,光是这么看着,都怀疑那个眼眶还能不能安下这颗大眼珠子。

    同时脖子那块当中根根青筋暴起。

    “兄弟,你是……这里面孕妇的男人?”

    出租车司机看见这副模样,心里也是被他给吓了一跳。

    随后,再想到电话当中那个男人略显沙哑但是愤怒的咆哮声,大体不差的话就是眼前这个男人了。

    听到司机的声音,男人的头刷的一下转了过来,随后直愣愣的看着他。

    “刚才接电话的人就是你?”

    声音比起电话那头,显得更加沙哑无比,同时还有了种石头相互摩擦的疙瘩声。

    那种带着戾气的压迫感,让司机有一种脊椎骨发凉的感觉。

    “是,是的。”

    为了避免误会,出租车司机还是把自己的驾驶证以及营业执照给掏了出来,同时把关于孕妇的一切东西全部都推到身前。

    表示自己只是一个善良淳朴见义勇为的出租车司机而已。

    其他什么的,一概不知。

    “要是你还是不相信的话,我们可以去看行车记录仪。”

    这年头最怕的就是做好事被当成坏人,然后被那些病人的家属给扒拉住,怎么说都不高兴放手。

    相反还是一个劲的咬定就是这人迫害的自己。

    所以做个好事都束手束脚的。

    导致高兴做好事的人也是随之越来越少。

    但是看着这个孕妇在后座哭疼闹得死去活来的,司机又不忍心就这样看下去……

    本来预想当中的那种逼问并没有发生,相反男人则是听到这样一个消息之后松了一口气。

    接着,在赶来的护士等人的眼中,无力的瘫软了下去。

    看起来,这个消息倒是一种解脱了……

    “你是送过来孕妇的家属?”

    护士眼睛一瞪。

    她不管你是什么牛鬼蛇神,到了医院,那通通都给跪下。

    来了医院,那么就是病人。

    既然是病人,那么就要听从安排。

    不过听到护士这般有些凶悍的言论,像只恶鬼的男子没有选择反驳。

    恰恰相反,听到这般话语,头轻轻的往后一缩,脸上露出了怯弱的神情。

    仿佛刚才凶神恶煞闯进这里的男人不是他一样。

    “我,我是,医生,不,护士,我老婆怎么样了?”

    他有些慌乱。

    同时脸上那种惊恐由于花朵一般绽放。

    “送过来的时候状态很危险,医生担着风险进行手术了。

    不过,我说,为什么你这个人这么不负责任?

    老婆到了临产期……”

    护士本来还想说下去,但是她忽然意识到其实自己并不需要来管这件事情。

    只是被这个家伙的这般不负责任的行为气的有些冲昏了脑袋。

    男人听到这般话,脸色很暗淡。

    到了临产期了吗?

    她从来都没有说过。

    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就是木愣的看着手术室上面那个刺眼的红灯。

    此时在他的眼中,红光就仿佛是喷射出的鲜血一样。

    让人惶恐不安。

    万一有个三长两短,那么……

    “谢谢你。”

    男人朝着出租车司机提拉了一下嘴角。

    就当作是笑过了。

    但是,这个笑在司机看来,如此的难看又苦涩。

    “没事,当时她上车之后疼得厉害,也没有多想,就送过来了。”

    “她,为什么要出来?”

    “说是去找她老公,出来的时候就捧着肚子……语气,很急……”

    听到这样的回答,男人沉默了。

    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护士替病房里面那位女人感到不幸,没有再度理睬他。

    任由他瘫坐在椅子上面。

    倒是司机沉默了一会然后看着男人:“兄弟,家家户户都有本难念的经……”

    他没有再说下去。

    具体是什么情况,他也不清楚。

    只是总觉得这个风尘仆仆的男人身上有故事。

    光是那种眼神就感觉生命和他开了数十场玩笑一般。

    “我,最近生意上面出了点事情。这段时间一直在外面……”

    男人卡壳了。

    不过,过了一会,还是决定吐出来。

    老婆要是没了。

    那么真的就没了。

    一切都没了,这一辈子完蛋了。

    “在外面喝酒。”

    喝酒……

    男人身上厚重的酒气味绵延数十里。

    “就感觉,感觉没什么好活的……”

    他的太阳穴那里皮一直褶皱着,那是在丝丝栓住眼眶当中的泪水,不让它流出来。

    在走廊当中的灯光下,能看到有泪花打转。

    “所有的积蓄,全没了。没了……没了……”

    嗯……

    司机也不知道怎么接话。

    这种事情本身就是不幸。

    所以,就算是再怎么安慰,没有到达那个地步之前,一切都显得苍白无力。

    “生活总还是要继续的,毕竟里面还有孩子和老婆。”

    还有老婆孩子。

    就是因为还有老婆孩子,算是大山吧,压着身上,苟延残喘。

    重到难以呼吸,但是这座大山又是他这一生世间唯一的牵挂。

    当然,前提是老婆和孩子都能活下来。

    然后,活的好好的。

    男人坐在椅子上面,蹬直了双腿,目光涣散,双手也就这样垂落在扶手两侧。

    外面雪花夹杂着雨点,噼里啪啦敲击着窗户。

    光是透过玻璃看过去,远处的灯光晕开了一片。

    湿润的让人浑身不舒服。

    氛围就这样变得很是寂静。

    任由房间当中雨滴噼里啪啦炒豆子的声音来来回回翻转。

    司机沉默了一下。

    虽然觉得自己接下来这个举动显得有些荒唐,但是经过一番思考之后,他还是决定从怀中掏出一本书。

    然后递过去,放在男人面前。

    “嗯,这本书送给你吧。”

    “书?”

    这年头还有人会选择在安慰别人的时候送书?

    这听起来很可笑,同时显得那么的不切实际。

    “我只是一个生活不如意的,看不来这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东西。

    这些东西都是那些富人搞出来的。

    我,不配。”

    男子自嘲的笑了一下。

    任何人,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思看书?

    连活都活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