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文坛缔造者 > 正文卷 107 风正喧嚣,你也正好
    “我叫叶怀瑾,就是那个叶怀瑾。”

    今天的风当中夹杂着的砂砾子,还真的很多。

    吹得在场的人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他说他是叶怀瑾。

    还是那个叶怀瑾。

    这个笑话,真的一点都不好笑。

    徐可夏眯着眼睛,透过手指缝的间隙当中打量着刚才这个说自己就是叶怀瑾的家伙。

    这和她想象当中的叶怀瑾,有些差距。

    本来以为那个人……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一定是一个翩翩的浊世公子。

    但是,现在发现就是一个深陷泥泞当中等待着人救赎的灵魂。

    那种乞求的气息,就算是被他厚实的衣服挡住,也不难闻到。

    实在是……太浓烈了。

    所有一切美好的幻想,全部都化作了梦幻泡影。

    今天冷冽的寒风,夹杂着砂砾子,告诉她。

    现实和梦幻,总是有一个会被撞击的支离破碎。

    往往,破碎的那一方就是梦幻。

    叶怀瑾说完之后,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

    然后等待着徐可夏的答案。

    关于那个知道了他是谁之后,是什么样子反应的答案。

    “真的是人间失格的作者本人吗?”

    可夏又是试探性的询问了一下。

    与此同时,转过头,看向了靠在车上的陈熙。

    得到了陈熙轻轻颔首之后,她又看向了叶怀瑾。

    “这个人的灵魂,一定是腐烂到骨子当中去了。”

    叶怀瑾在脑袋当中幻想着徐可夏知道之后的第一句话应该会是这样的。

    没有人愿意和一个浑身浸泡在丧当中人说话。

    所以,当可夏的视线,从陈熙那里转移过来的时候,他的心里就有一股十分莫名的恐惧感。

    带着身子,有些微微的颤栗。

    随后……

    “这样挺好,能够靠近一些。”

    这样的一句话,被少女空灵的声音包裹着,在风中晕荡开来。

    就十分短暂的时间当中,晕染了一大块田地。

    随后铺张开夕阳当中,撒向了世界。

    “你……”

    叶怀瑾他的嗓音本身就沙哑,这下子,直接堵住,声音出都出不来。

    就这样,看着站在面前的这个,身边放着一箩筐红薯的少女。

    当头棒喝?

    醍醐灌顶?

    茅塞顿开?

    不不不,这些都不是。

    这些成语都是不能用来形容这种感觉。

    那是什么呢?

    是啊,那是什么呢?

    叶怀瑾扪心自问。

    他的大脑在疯狂的转动,在搜索词库。

    然后……

    是了。

    对了。

    就是它了。

    那是一种拨开云雾见日月的豁达感。

    泥泞当中踩到了一块陆地。

    黑暗当中,有了一丝的光亮。

    从来,从来都没有人会说这句话。

    这样挺好,能够靠近一些。

    靠近一些……

    那犹如神魔呓语一般的念叨着这几个字。

    此刻,叶怀瑾的脸上虽然没有任何的表情,但是内心的脸谱上面,确实呈现出了有种近乎于癫狂而又狰狞的神采。

    从来都没有说过要靠近他。

    也没有人说过,这样……挺好。

    这样,好吗?

    他都觉得不好。

    “你为什么会这么说。”

    怀瑾平复了一下心情,但是语气仍然有些波折。

    “我很喜欢叶怀瑾,这你知道。”

    是的,我知道。

    叶怀瑾看着徐可夏,在心里默默的回答。

    “曾经我觉得那个,对于我来讲,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人,也许只能望其项背,或者成为一个敬佩的长辈。

    但是,现在这些都不是。

    而是一个我能够靠近的人。

    这样,很好。”

    可夏笑得十分开心。

    她在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确实有些震惊。

    这未免也是太巧了吧。

    但是,接下来,她意识到一点。

    这一定是上天的安排。

    那一个深陷黑暗,却不断普渡他人的人,原来也是需要人普渡的。

    没有什么完美的光环笼罩着。

    也没有什么遥不可及。

    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人。

    一个有着喜怒哀乐的人。

    偶像,那都是用来崇拜的,也是遥不可及的。

    但是,伸伸手就能够到的,而且还是自己喜欢的,那个不叫偶像。

    这种过程以及结果,叫做——幸福。

    没有人会拒绝幸福的。

    陈熙在一旁看着有些震惊。

    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这样的结果。

    压根就不在预料范围之内。

    然而,这个时候,这个女孩子,居然会说出这番话。

    真的是能够包容……

    说人胸怀博大,都是嘴上说说即可。

    想要真正的做到,那是比登天还难。

    三个人又陷入了沉默的状态。

    可夏则是眼睛弯成了月牙状,就这样笑盈盈的看着叶怀瑾。

    她也不说话。

    这种突如其来的幸福感,她不舍得破坏。

    也不想在叶怀瑾的心里留下一个很不好的印象。

    叶怀瑾的心有些乱。

    他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

    但是,在乱糟糟的情绪当中,心却又是分外的平静。

    “要不去我家里坐坐吧?”

    都在风中傻傻的站着,还是大冬天,又赶上了太阳落山。

    没有人会在这里继续站下去。

    陈熙看向了叶怀瑾。

    但是,他没有说话。

    从他的神情上,陈熙看到了想去。

    “上车吧。”

    陈熙把红薯放进了后备箱。

    到了徐可夏家里之后,可夏先把红薯放到了弄堂当中去。

    屋内,只有陈熙和叶怀瑾呆着。

    “头一次遇见这样的人。”

    叶怀瑾感叹了一下,然后捧起一杯热茶,暖暖身子。

    “确实是第一次遇到。”

    陈熙一直都在观察着叶怀瑾的神情。

    虽然外表看不出来,但是她能够感觉到外表下面的波动。

    这个孩子,真的是有着好运气。

    “我有些不敢相信。”

    “不敢相信什么?”

    “不敢相信有人知道叶怀瑾是我之后,还会保持那种态度,还会……”

    叶怀瑾没有说下去。

    他的脸和茶碗离得很近。

    都能感觉到滚烫的水雾在脸庞上面凝结。

    有些烫。

    也分外的暖。

    “这就是我不愿意公开我的原因。没有人会喜欢天生阴暗的人,而且我还担心,她没有看见……”

    他指的是关于衣服底下的东西。

    那些伤疤,还有……

    两人交谈着,忽略掉了此时正好要进门的徐可夏。

    她把叶怀瑾说的话,听的清清楚楚的。

    然后,并没有选择立刻踏进门。

    而是靠在门外。

    脸上那种笑意越发的深沉。

    她一直都是有一个观点。

    自己喜欢的东西,就不要问别人好不好看。

    喜欢胜过所有的道理。

    就连原则,也抵不过我的乐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