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文坛缔造者 > 正文卷 101 刘狗发微博了?
    梵高有这样一句话,他说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但是路过的人都只看到了烟。

    本来这句话是用来表达说每个人都有一个待爆发的力量,但是在力量爆发的时候,路过的人却没有谁看到,他们看到的只是力量爆发后所剩下的一阵烟。

    但是这句话,现在摆在丁明,或者说是诗歌爱好者这里,意思完完全全被曲解了。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团火,而且路人看见的是那个火熊熊燃烧产生的黑乎乎的烟雾。

    但凡看过去……

    隔着老远都能看见他们恶狠狠的,感觉你把他给绿了那种眼神。

    他们此刻就是炸药桶,没有人愿意去触他们的霉头。

    当然,如果此刻老刘站在他们的面前,那么所有的脾气全部都会变成真正的炸药包,狠狠的砸在老刘的脸上。

    先不谈其他的……

    就是说说最近天街雨的情况,就让丁明想让刘温延这个家伙直接原地爆炸,螺旋升天,当场去世。

    天街雨那种半死不活的更新暂且不说,就是最近的这几期,居然开始炒冷饭了。

    把之前飞鸟集当中的诗句拿出来挂在上面,或者是拿出来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些诗。

    这让本来就一直等着叶怀瑾最新诗集的众人——诗歌爱好者,想要骂娘。

    最新的诗集一点风声都不透露,还不挑出来几首挂在天街雨上面给他们解解馋。

    玩的一手骚操作。

    丁明等人也试过去打刘温延的电话。

    但是,似乎这个逼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居然一个电话都打不进去。

    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在他们的心中这样产生。

    最讨厌的就是玩什么饥饿营销,有种一次性全部都放出来。

    这样吊着胃口很有意思?!

    但是,这些话老刘听不见,就算听见了,估计这个家伙多半会笑得很开心。

    这种拨弄读者心不上不下的感觉是前所未有的爽快。

    其实,老刘并不是把消息藏得死死的。

    而是最近他一直在筹备这件事情,没有其他的精力在网络上和他们互动。

    最后,在众多人的讨论下,叶怀瑾新月集大年三十的发售数量定在了四十万册。

    这个数量很恐怖。

    平常一本受众比较多的小说书,能够卖出这个数量,就是足以代表着这个作家的火热程度了。

    而诗集,往往受众并不是那么大。

    要是问为什么会选择一次性印刷这么多数量。

    老刘会想也不想的抬起头说:“因为他是叶怀瑾。”

    只要简简单单三个字:叶怀瑾,足以证明一切。

    在所有的事项全部都确定好之后,老刘在审批表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转手打开了电脑。

    他沉思了一下,然后还是选择登上了自己的大号。

    ……

    丁明等人每天的日常就是先去远歌或者是刘温延的微博底下逛一圈,然后再去忙其他的事情。

    但是,今天,似乎所有人都有些兴致阑珊。

    多半,也是和以前一样,一潭死水不起波痕。

    “你们谁去远歌的微博底下看了?”

    有人懒洋洋的在群里打字问道。

    没有人回。

    就感觉这个群没有活人一样。

    发问的人眉头一皱,然后转手发了一块钱十份的红包。

    刷!

    红包刚冒头,一下子就被抢光。

    接着,看到抢下了红包,觉得不发言有些不好意思,有人冒泡了。

    “我没去看,看什么,估计又是什么东西都没有。”

    “就是,平常一直都去看,看多了,失望也就多了。”

    “要是被我逮住那个总编,我一定要给他菊花套电钻。”

    “兄弟,我们都是看诗的人,说话文雅一点,别动不动的说脏话好吗?

    不过说到狗日的远歌,我槽踏马!”

    “……”

    ……

    ……

    丁明也是刚刚拿起手机,看见红包,刚点下去就显示已经被抢光,懊恼了一会之后,就看着这帮人在里面吐槽。

    看了一会,觉得实在是无趣。

    本能的驱使之下,还是打开了微博,然后找到远歌的头像点进去。

    很好,又是什么都没有。

    接着,退出了远歌的主页之后,他的视线又转移到了刘温延的头像上面。

    丁明的手停顿在半空中。

    群里又在发红包了。

    他想了一会,还是点了下去。

    叮咚~

    刚刚点下去,直接就是一声相当清脆的微博刷新声。

    接着,刘温延的主页下面出现了一条很简短的帖子:

    《新月集》不是写给孩子的,它为所有深陷在无望中的大人而作。

    孩子们会集在无边无际的世界的海边。

    狂风暴雨飘游在无辙迹的天空上,航船沉碎在无辙迹的海水里,死正在外面活动,孩子们却在游戏。

    在无边无际的世界的海边,孩子们会集着。

    永远以一颗童稚的心,一种优柔的执著去发现,去感知,去创造。

    那一轮新月,将会在除夕夜缓缓升起。

    ……

    短暂的沉默之后,又是一则红包消息弹窗。

    丁明直接把弹窗往上一划,他觉得自己刚才眼花了。

    但是,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

    终于确定了一件事情。

    第一:叶怀瑾新的集子名字叫做新月集。

    第二:新月在除夕之夜缓缓升起,也就是说,会在除夕发售?!

    短暂的沉默之后,便是狂风暴雨般的狂喜。

    他也顾不上评价什么新月两个字的含义了,也顾不上这首诗集是写给谁的了。

    只是,知道叶怀瑾的诗集将会在除夕夜出来。

    这一点,就足够了。

    于是,丁明打开了聊天群,随后凭借自己一个权限狗的身份,把群设置成全体禁言。

    接着,把那些文字口令红包全部都一个个点过去。

    做完这些之后,他缓缓的在群里面打字:“叶怀瑾的集子除夕夜发售。”

    接着,他接触了全体禁言。

    群内静悄悄的。

    “?”

    他弱弱的发了一个问号。

    这是怎么了?

    惹众怒了?

    但是,下一秒,群消息直接就炸裂了。

    “???你再说一遍?”

    “楼上是不是傻,这是聊天,打字的,你可以再看一遍。”

    “别吵,管理,你这个消息是在哪里看到的?”

    “刘狗发微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