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文坛缔造者 > 正文卷 92 当金丝雀走出笼子的时候
    什么叫做出远门。

    很显然,这个问题对于任何人来讲,都有着不一样的答案。

    有人说,走出所在的城市;有人说,走出所在的省份;还有人会说,走出国家。

    但是,对于叶怀瑾来讲,出远门就是离开他的那一间空荡荡的房子。

    人类在面对未知的时候都会显露出那种发自内心的恐惧感。

    就像这个时候,脸色有些苍白嘴唇也是没有多少红润的叶怀瑾。

    他盘腿坐在车的后座,然后隔着玻璃眼睁睁的看着他的那栋房子距离他而去。

    接着,玻璃窗当中是那些越来越快往后飞掠而去的景色。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真正的意识到一件事情。

    那一间自己一直认为空荡荡的房子,此刻在他的心中占据的位置居然是无比的重要。

    毫不夸张的可以说,那一间不是家的房子,成为了他在这个世界唯一一个灵魂可以依托的地方。

    除此之外,天涯茫茫,何处能够安放他孤寂潦倒的灵魂。

    然而此刻他要离开那一所唯一的依托了。

    叶怀瑾扒拉在车的后窗口,一个劲的朝着湖畔天下小区当中看去。

    只是,看到的,是那些渐行渐远的建筑群和那一间一点也看不见的房子。

    此刻的叶怀瑾,心里是慌张的。

    正如久居牢笼的金丝雀,当它飞出了那个囚牢之后,先是喜悦而后则是恐惧。

    它不知道该往哪里去了......

    也许真的就像是肖生克的救赎当中说的那样。

    监狱里的高墙实在是很有趣。

    刚入狱的时候,你痛恨周围的高墙;慢慢地,你习惯了生活在其中;最终你会发现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

    那一道监狱当中的高墙,对于叶怀瑾来讲,不就是那一栋空荡荡的房子嘛?

    “小瑾?”

    陈熙似乎感觉到了叶怀瑾的不对劲,她借着反照镜当中看过去,叶怀瑾这个时候全身都蜷缩在一起,脸色煞白煞白的。

    她立马就靠边停车,飞快的从副驾驶的包里掏出了药物。

    “我没事。”

    叶怀瑾的声音听起来,和煞白的语气一样,显得十分苍白并且虚浮。

    “我只是没有出来过。”

    只是没有出来过......

    陈熙愣了一下,没有把药放了回去,又从包里掏出了保温杯,打开盖子朝后递过去。

    她现在似乎意识到一个问题。

    那一间房子,既是囚禁他的牢笼,也是他这个世界唯一的依靠。

    陈熙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们回去吧。”

    这个时候,也只有回去了。

    大不了这个年就不回去了,看着叶怀瑾这幅模样,说不心疼就是假的。

    这段时间的相处下来,陈熙已经把叶怀瑾当做了自己的亲弟弟来照看。

    她不忍心看着他受苦。

    “没事,总要走出来不是吗?”

    怀瑾故作镇静的接过保温杯,只是手颤颤巍巍的,喝水都不怎么利索。

    这股恐惧的情绪,是从骨髓的深处冒出来的。

    他有些时候分不清他到底是谁。

    按照某种道理上来讲,他上辈子并没有这些心理上的疾病。

    但是,现在他就是没任何的理由惧怕这种事情。

    想了想,还是从陈熙手里接过药,然后吞服进去。

    药物的作用下,情绪稍许有些平静了下来,他如释重担的松了一口气。

    抬起头看见陈熙依旧担忧的看着他。

    “我没事了,只是情绪有点波动,这不是有药吗。”

    叶怀瑾嘴角往上拉扯了一下,哪怕没有笑出来的意图,但是他有笑出来的力气。

    没有理由让陈熙为他担心。

    这是他自己的事情。

    “真的?”

    “真的,走吧。”

    叶怀瑾点点头,反手把一旁的蛋挞抱在怀里,然后转头看着窗外。

    他决定再也不回头看那一个方向。

    没什么好怕的。

    身边有陈熙不是吗!

    见着叶怀瑾不在说话,陈熙只好缓缓的把车子启动。

    感受到车子的逐渐往前移动,叶怀瑾没有说话,抱着蛋挞的手紧了紧。

    蛋挞似乎也能感受到一些,朝着他怀里靠了靠。

    它尽管不能说话,但是它可以用它的体温来陪着他。

    车子当中又一次陷入了沉默,随后便是车窗四周的景色飞快的逝去。

    逐渐叶怀瑾感觉到有些困意,就这样沉甸甸的睡去。

    等到他醒来的时候,周围已经没有任何的城市,而是空旷无比的原野。

    他们在高速上面。

    蛋挞看见叶怀瑾醒过来了,也从他的怀抱当中钻了出来。

    被他抱了这么久,他在睡觉的时候蛋挞也是一动不动的,它需要活动一下。

    “醒了?”

    陈熙听到后面的动静,她看了一眼车内的反照镜,叶怀瑾动弹了一下。

    “嗯。”

    叶怀瑾的注意力被外面的风景牢牢的吸引住。

    “外面是?”

    “农田。”

    似乎叶怀瑾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种景象。

    他本身不喜欢看电视,也不怎么玩手机。

    说他在这个事情方面孤陋寡闻一点也不为过。

    外面虽然说是农田,但是因为是冬天的缘故,裸露出来的地皮有点多,所以看起来有点荒芜。

    再加上可能是由于天气原因,空气当中被风吊着一些黄色的沙砾飘来飘去。

    有些砂砾子打在车窗上面,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音。

    “这阵子沙尘暴天气有点多,不过正常的,也不是那种开不了车的天气。

    等到了江宴天气自然就会好了,而且天气也冷不到哪里去。”

    叶怀瑾没有说话,轻轻嗯了一声之后,他的心思全部都放在了外面。

    这种环境,让他莫名的响起了家门口的那家书店:风沙渡。

    那,自己现在算不算是在风沙中呢。

    玻璃窗当中,有一个浅浅的像,虽然看不具体,但是还是能够看见他脸部的轮廓。

    除了有点枯瘦之外,还有的就是能够感觉到镜像当中折射出来的那种情绪波动。

    叶怀瑾出神了看了一会,随后得出了一个答案。

    自己就在这个满天的风沙当中......

    尽管有点害怕,但是似乎在害怕的情绪当中,滋生出了一种叫做刺激的情感。

    有一种对外面的渴望......

    “人生唯一的安全感,来自于充分体验人生的不安全感。”

    “什么?”

    陈熙车速稍微放慢了一些,然后把车载音乐的音量调低,她刚才听的不是很清楚。

    “我想,也许真的要我一直都呆在房子当中,可能真的会枯死在当中。

    嗯。

    还是要出来走走。”

    叶怀瑾声音很轻,抓着把手的力量稍微放松了一下。

    他在尝试,尝试着去接纳那些陌生的东西,除开他房子之外的那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