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文坛缔造者 > 正文卷 81 他,并不温柔
    “咦?”

    谢滢本来以为是老赵饿的受不了了,所以来喊她做饭。

    但是随着她走出书房之后,桌子上面摆放好的菜就直接映入眼帘,同时还有那股香气也直接扑面而来。

    正是疑惑之间,她转头看见了小心翼翼端着汤碗出来的赵衿。

    “我就寻思着怎么会有这么一桌好吃的菜呢,谅你爸也做不出来,原来是我的宝贝丫头来了。”

    谢滢连忙上前接过汤盆,然后安安稳稳的放在桌子上面。

    “妈!”

    赵衿嘻嘻一笑,打住了谢滢想要走到厨房当中抽筷的举动:“今天啊,我来做!”

    要是说最疼爱赵衿的人是谁。

    那么,这个名号定然是属于谢滢的。

    母女两个关系要胜过父女两个,之前父女关系不好,赵老冷的和一块冰一样,也是谢滢一直在当一个和事老,两头安慰。

    一家三口,这回又一次的坐在了餐桌前,灯光都被谢滢给调成了暖色调。

    要的就是窗外北风飘飘,屋内其乐融融。

    “妈,你这是又开始写诗了?”

    赵衿已经从她老爸那里听说了,这下子本来一直担忧老两口吵架的心也是才放了下来。

    从小,老爸就和她说过。

    她妈在她出生之前,也是一位在诗坛叱咤风云的人物。

    只是,因为怀上了她,然后家庭的需要,所以从此弃笔从......厨。

    这下子,老人家能够在养老的时候重操旧业,倒也是一桩让人心生欢喜的事情。

    赵衿是由衷的为老两口开心。

    老两口都喜欢舞文弄墨。

    年纪大了,总要有点兴趣爱好。

    要是谢滢她愿意写下去,那么这个饭,她愿意一直烧下去,反正她也不愁着嫁人。

    “难得吧,主要是叶怀瑾的诗写的太好了!”

    谢滢一边凉着菜汤一边感叹了一句。

    同时,余光瞥见满脸笑容的赵老,没好气的说了一句:“糟老头子,一提到叶怀瑾就开心,你干脆和他过日子去得了。”

    “哈哈哈,我是觉得你的眼光真好。”

    赵老笑得合不拢嘴。

    没有什么比她喜欢他喜欢的还要来的开心了的。

    “叶怀瑾?”

    最初,这个人名的出现还是在赵老的嘴巴当中听到的,赵衿记得当时老两口还是为了做序这个问题吵了起来。

    然而,最近这个叫做叶怀瑾的人也是名声大噪,据说被很多读者奉为灵魂作家。

    但是......

    不是老妈对这个叶怀瑾不感冒的吗?

    这又是怎么了?

    赵衿一时半会有些回不过神,难道,老妈重新动笔写诗,还是因为叶怀瑾这个人?

    还没等她问起来,谢滢倒是转头盯着赵正诚。

    “你见过他?”

    “就见过一面。”

    “快快快,和我说说那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

    谢滢有些迫不及待。

    一看她对叶怀瑾感兴趣,赵老整个人就乐了,也顾不上吃饭,直接身子坐正,咳嗽了一声:“这里面其实有很多故事,就拿我第一次见到这个家伙说起......”

    看着此时宛然变作叶怀瑾小迷妹的谢滢,还有那一个孜孜不倦,讲述着叶怀瑾的头号迷弟赵正诚,赵衿懵了。

    她此刻端着饭碗,嘴张开着,然后一脸茫然的看着面前两个老人家在津津有味的谈论一个作家,有可能还是比他们年纪还要来的小的作家,有些不知所措。

    画风,怎么一下子就这样转变了?

    太奇怪了。

    她望着一桌子的饭菜,想了想,随后一个人不做声的开始蒙头吃饭。

    那个叶怀瑾,有这么大的魅力吗?

    人间失格她看过一点点,没有看得下去。

    飞鸟集,她也没有怎么看。

    但是,总感觉,从两个老人家的口中感觉到,叶怀瑾是一个旷世绝伦的天才。

    不光是老两口说起,就是之前走在路边,都能够听到小年轻在谈论叶怀瑾三个字。

    时代,变了?

    她也不敢说话打断他们,这个时候,打断他们不好,很容易被骂。

    作为她的创造者来讲,他们两个人拥有不管她有没有做错事请都能教训她的权力。

    随后,两个老人家终于意识到饭还没吃。

    于是一边慢悠悠的吃饭,一边谈论叶怀瑾。

    坐在一旁的赵衿反正也是闲来无事,在一旁听着赵老讲故事。

    很快,赵衿和谢滢的表情就变了。

    谢滢知道了那句“他破碎的躯壳下面,是伟大的灵魂在吐息”的真正含义了。

    而赵衿也似乎隐隐约约之间意识到了叶怀瑾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

    如果,她想的是如果。

    这个叶怀瑾真的是如同她老爸口中说的那样,盘腿躬身在黑暗当中,心中装载着溢出的光明的话,那么,这个人,毫无疑问,就是一个神一般的存在!

    当然,这都是假设。

    在没有见到本人之前,任何的猜测都显得苍白无力。

    同时,哪怕通过读他的文字,也是当中隔着一层薄膜。

    要是,要是能够亲眼见到本人的话......

    谢滢听完之后沉默了。

    随后,她走进书房拿出了那种写满了草稿的纸张,指着角落当中的一小段:

    小弟弟呵!

    我灵魂中三颗光明喜乐的星

    温柔的

    无可言说的

    灵魂深处的孩子呵!

    在她的想象当中,叶怀瑾是那一个寄居在人们灵魂深处散发着温柔涟漪的孩子。

    在某种程度上,他,叶怀瑾,算得上她的启蒙老师。

    但是,在听完赵正诚的话之后,她发现,其实并不是那样的。

    她不希望那样的一个孩子,还活在黑暗当中。

    在她的心中,写出那样诗篇的人,应该是一个胸中装满了诗情画意,身披明月手携星光的阳光少年。

    她觉得有必要去告诉他,不能再这样沉沦下去。

    “我过几天会去看看他。”

    赵老抬起头,把两个人的神情全部尽收眼底。

    他说这句话的意思,无非就是在询问这她们的意见。

    “我们可以去吗?”

    “当然可以。到时候和陈熙说一声就行了,你可以带着你的诗过去。”

    赵老打量了一下纸张上面那些凌乱的诗句:“到时候,你就会发现叶怀瑾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了。

    没准,你还可以和他一起交流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