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文坛缔造者 > 正文卷 67 当我庸俗而又世故的时候,我会和忧愁再见 1/3
    有一件事情很奇怪。

    兴许是老天爷也在同情叶怀瑾?

    每一次叶怀瑾的新书发售的时候,天气都会阴沉沉的。

    前几天,本来已经放晴的天气,这下子,又恢复成了病房当中那些惨白病人的脸庞。

    没有半点的血色。

    还会伴着凄凄哀哀的泪水,从苍穹上打落。

    有人说,叶怀瑾是上天派来,解决世人灵魂的。

    陈乐童对这种言语,没有半点的反对,同时他觉得,那个人,在文学的世界当中,就是,那一片天。

    也许,现在还不是。

    但是,以后一定是。

    那不叫大器晚成。

    本身,他就是大器。

    陈乐童十分安静的呆在家里的沙发上面。

    望着窗外遍地的雨水。

    他在等陈爸。

    很快,他的等待,迎来了结果。

    陈爸回家了。

    锁孔发出咔嚓的一声之后,门后是拎着伞湿哒哒的,怀中紧紧抱着四本书的陈爸。

    陈爸先是把手里的雨伞在外面狠狠甩了几下,随后从弯腰将雨伞放在家门之外。

    也顾不上自己先把脚踩进去。

    倒是把怀中四本书郑重无比的掏出来,然后仔仔细细检查包装有没有破损。

    “乐童,叶怀瑾的新书出来了。”

    陈爸喊了一声,抬头间,发现陈乐童已经安安稳稳的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我买了四本,真的好不容易,去晚了,就真的抢不到。”

    陈爸笑得十分开心。

    爱屋及乌。

    他自从陈乐童喜欢上叶怀瑾之后,他也开始尝试着去接触一下。

    随后,便是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这个作家。

    家里三个人,人手一本。

    还有另外的那一本,不拆包装,放在专门给叶怀瑾的作品准备的柜子当中,当做装饰。

    不得不说,将书当做装饰的,看起来,叶怀瑾得到了这样的一个殊荣。

    陈乐童早就迫不及待的接过了书本。

    他这阵子不停地在网上搜索任何关于叶怀瑾的帖子,也是和众人一样翘首以盼着。

    现在,终于等到了。

    《你好,忧愁》

    房间当中再一次陷入了沉寂。

    陈乐童一个人抱着书回到了沙发上面,他没有立刻选择拆包装,只是就这样,摆在自己的面前。

    在叶怀瑾书没有拿到之前,他十分的期盼。

    但是,在叶怀瑾书拿到之后,看见书名之后,他莫名的产生了一丝丝的恐惧。

    这是叶怀瑾的书。

    因为叶怀瑾三个字写在封面上。

    但是,那四个大字,你好,忧愁;看起来总感觉触目惊心。

    忧愁,本就是负面情绪。

    为何,还要用你好来和这种负面情绪打招呼呢?

    在陈乐童的认知当中,没有人会选择直面阴暗的自己。

    更不会,这样风轻云淡的和那个暗,打声招呼,说一声你好。

    “疯子!”

    陈乐童暗骂一句。

    他在骂叶怀瑾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疯子,为什么选择直面负面情绪,还要写给他们。

    听他们说,这本书,就是写给他们这个年纪的人的。

    ......

    乐童最后还是决定撕开包装。

    就像是之前,他被人间失格的封面给吓唬住一样,内心的驱动,迫使他翻开了那本书。

    现在,也是一样。

    是忧愁在呼唤着他。

    也许更是他的内心在驱使着他。

    许久之后......

    “乐童?”

    陈妈回到家里第一眼就看见盘腿坐在沙发上面看书的陈乐童。

    房间当中的光线比较的阴暗。

    就算是在看书,也不愿意开灯。

    看着陈乐童的脸部,愁云惨淡如同冬天杂草河畔当中的一块白冰。

    坚硬,融化不了。

    喊了几声,陈乐童并没有选择回应。

    他的脑子,有些乱。

    想不通,为什么会在这个年纪的人,心中会有如此杂乱的烦絮。

    那不是能够打理干净的程度。

    而是,直接塞得满满的。

    他很痛苦。

    感觉有点像是之前的自己那样。

    正如正常人无法理解那些抑郁症患者一样。

    此刻的陈乐童也无法理解塞茜尔的想法。

    听见陈妈的声音,陈爸缓缓走出了厨房,然后指了指放在桌子上面的三本书。

    同时又指了指此刻陈乐童抱在怀中的那一本书。

    “叶怀瑾的?”

    “我赶去买到的。”

    “哎,没办法,那个家伙总是这么的让人烦恼。”

    陈妈说的是叶怀瑾。

    丧丧的风格,当中带着些许的解脱。

    要是说别的作家的文字,他会直接把你拉到万丈之巅,然后播撒阳光。

    叶怀瑾呢?

    他不这样。

    他喜欢把读者拉入那种万丈深渊,然后在当中使你一次次的体会到那种比你更加遭受苦难的感觉。

    最后,在轻轻的托起,浮到原来的深度。

    那个时候,就会发现,其实,自己之前的遭遇不算什么。

    有人比你更遭。

    千万,都不能去和那个人学。

    总是会在脑海当中幻想着,我是不是会变成那个样子?

    或者说,之前的我就是这样的?

    大梦一场空。

    梦醒之后,由于害怕以及恐惧,挣扎着从泥潭当中费劲所有的力气爬出。

    然后当你爬出之后,回首凝视深渊的时候。

    发现,叶怀瑾,那个人,静静的盘坐在深渊当中,抬起阴翳的眼眸,也在静静的凝视着你......

    “我不喜欢这本书。”

    陈乐童皱着眉头说了一句,不过,身体还是十分诚实的,死死的抓着这本书不放手。

    眼神也是一直都在塞茜尔三个字上来回打转。

    “怎么了?”

    “我本来以为我已经走出了那段时光。

    所以,忧愁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但是......”

    陈乐童停顿了一下,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种感觉,就卡在喉咙当中。

    哽咽住了。

    确实,他以为自己摆脱了忧愁这两个字。

    但是.....

    这本书有那种魔力。

    在看到塞茜尔那样引发了矫情、引发了虚伪、虚张声势、引发了自命不凡和突如其来的自我蔑视感,引发了对生命的厌倦,引发了对他人深深的失望之后。

    本来决定割舍一切,摆脱一切枷锁,想要离开的陈乐童,被那个叫做忧愁的东西,再次的拽回了尘土之中。

    没有谁愿意会去再一次体会那种孤寂冰冷的环境。

    他的呼吸声十分的急促。

    看起来,有一种想要抓狂的感觉。

    脸色也是潮红不断。

    他知道一件事情。

    真实、真诚、真挚可以冲破这种矫情的忧愁,那些朴实的东西可以稳固这无病呻吟的忧愁,刚强和成熟可以结束这虚浮的忧愁。

    可是他没做到,也没有谁托他一把,依旧还忧愁着,愤怒着,自嘲着,失望着。

    如今和忧愁说你好。

    也许有一天,当他变得庸俗而世故时,他想应该会对忧愁说再见。

    然而,每一个少年,都应该与平庸无关。

    这是叶怀瑾写在书封上面的话。

    陈乐童看见了。

    他的头皮就仿佛炸开一般,四肢发麻。

    他想忍住。

    但是忍不住啊!!!

    那种情绪,在内心不停地狂轰滥炸!

    哪里还有什么平静二字可言!

    那个魔鬼!

    那个叫做叶怀瑾的魔鬼!

    他说了,少年,与平庸无关!

    那么!

    “忧愁,你好啊,永不说再见,因为我拒绝平庸。”

    陈乐童的嘴角抽搐着,脖子因为想要强行镇定,而微微颤抖着。

    “爸妈!”

    乐童站起了身子,有些许的不稳,但是拒绝陈爸陈妈的搀扶。

    然后在他们惊骇无比的视线当中,深深的吸入一口气,胸膛和肺部一起发力,用尽了全身的气力,高声大喊:

    “我爱死这本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