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文坛缔造者 > 正文卷 48 丧文化的缔造者 1/3
    最近,老刘春风拂面,每天走进办公室的时候,脸上都挂着笑意,脚步都显得十分轻快。

    叶怀瑾的飞鸟集直接带动远歌杂志销量的猛涨,同时因为市场对于飞鸟集的需求量还在不断的在扩大。

    叶怀瑾,远歌这几个字眼陆陆续续的进入到大众的视线当中。

    同时,还有那一本人间失格。

    似乎,在大众力量的推动之下,《人间失格》开始逐渐获得了那些文艺青年们的认可。

    好像没有看过叶怀瑾就算不上文青。

    好像没读过《人间失格》就代表着不热爱文学一样。

    有些小年轻在遇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面前,都会用忧郁的眼神,以及惆怅的话语,呢喃上那么一句: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然后,借着眼角的余光打量着自己喜欢的姑娘会是什么反应。

    又出于羞愧,说完这句话之后,摇摇头转身离去。

    不单单是文艺男青年。

    就连那些喜欢看言情小说,喜欢追星的女孩子们,都喜欢上了人间失格,每当说两句当中名言的时候,眼角都会泛起涟漪。

    不走寻常道,不过大众桥。

    在所有喜欢追求另类的年轻人心中,终于有一个作家,愿意写出他们心中的那一方天地。

    叶怀瑾。

    新生代作家。

    不知不觉之间,叶怀瑾获得了这个国家,最为叛逆无法捉摸的群体的喜欢。

    或许真的是冥冥之中的注定......

    “你好,忧愁。”

    叶怀瑾双手插兜,他很平静的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两个人:陈熙,刘温延。

    当然,主要的目光,还是集中在刘温延的脸上。

    这让手捧着一沓a4纸正想细细琢磨着利用什么宣传手段的刘温延心不由得一慌。

    总感觉,叶怀瑾那道目光,意有所指。

    “这个名字,很好,很不错,很生动形象......”

    老刘的眼神开始变得有些飘忽不定,他尝试着把眼神聚焦在眼前那一张白纸上面,但是不知不觉就会移到院子里面那颗歪脖子树上面。

    外面寒风呼啸,阳光都被吹散了一般,零零碎碎散落在光秃的树干上面。

    也许,这件事情要是被叶怀瑾知道了,我会被挂在这棵歪脖子树上面吧。

    老刘很慌。

    “我想问问,关于我的绝笔是怎么一回事情。”

    听到叶怀瑾凉飕飕的声音,让老刘的身子不由得一紧,果然,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老刘深吸一口气,换上了一脸忧愁的表情,把眉宇间的肉狠狠的夹成了一个川字,然后重重叹了口气。

    “你知道的,远歌杂志的销量,一直都不好。”

    说话的时候,老刘还摇着头,借着一个弧度,让光线更好的照亮到自己的侧脸。

    这样,显得自己很忧郁。

    事实证明,这样的效果确实不错。

    陈熙在一瞬间,都差点认为远歌是一个夕阳产业了。

    “我作为远歌的总编,要给我手底下的人争取一口饭吃,总不能饿着他们。

    所以,这是下下策。

    我下次好好的敲打一下宣传部的人,他们想出来的这一招,实在是太损了!”

    刘温延的眉宇越来越深沉,看起来当中弯弯曲曲的,像是几座大山沟壑横压在他的额头上。

    他为叶怀瑾打抱不平。

    怎么能够利用一个精神病人来炒作呢?

    真的是太可恶了。

    “这,这还要脸吗?”

    陈熙恍惚之间意识到刘温延并没有表面看上去那样的悲惨,刹那之间,还以为是卡西莫多在世了。

    老刘,他变了。

    他变得......

    陈熙总觉得是不是一个老狐狸夺舍了眼前的这个刘温延。

    以前那个憨厚老实的刘温延哪里去了。

    “确实,就你这也赚不到什么钱,要不就解散得了,跟着我混吧。”

    叶怀瑾对刘温延的话表示赞同,他从口袋当中掏出一张卡,然后放在桌子上面。

    “......”

    老刘被叶怀瑾的话直接噎住了。

    为什么就不按照套路出牌呢?

    “怎么样?要是你同意的话,那么这五十万就是你的了。”

    叶怀瑾指着桌子上面的那张卡,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刘温延,静静的等待着眼前这个表情仿佛吃了苍蝇一般的老刘。

    “呵呵,这个,不是钱的问题,是信仰的问题。”

    老刘有些尴尬,居然被堵住了话。

    虽然他想出来的招式有点损,但是有奇效啊。

    也不看看这两本书,卖的有多好。

    看着老刘讪讪的笑意,叶怀瑾没好气的皱了皱鼻子。

    “我是要当正统作家的,不需要借助这些嘘头来出道。哪有文人上热搜的道理?”

    叶怀瑾觉得这个事情相当的严重。

    他对自己的期待是,好好的写书,然后读者静静的看书。

    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事情。

    关键问题是一个写书的文人,闯进了头条热搜,这种感觉很诡异。

    不是正道。

    他不要。

    “但是,这也架不住,帖子是我发的,但是顶上热搜绝对不是我干的。”

    “好啊,现在承认了!”

    叶怀瑾听见老刘承认了,猛地一拍桌子,吓得老刘和陈熙两个人身子差点跳了起来。

    看着叶怀瑾怒气冲冲的脸,老刘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怎么就,就说出来了呢?

    “要知道,你现在生死未卜,正好在火头上面,只要咱们这样一吹风,基本上都会被你是死的还是活的吸引过来。

    然后,他们就会买书!

    最后会发现你的书写的是多么的好。”

    老刘不忍心放弃这样的一条商机,他尝试着给叶怀瑾解释这方面的道理。

    只是他没有看见叶怀瑾越来越黑的脸。

    “刘温延。”

    “在的。”

    “什么叫做,我生死未卜?你说我现在是活的还是死的。”

    叶怀瑾气得鼻子都快要歪掉了。

    为什么,画风现在彻彻底底的改变了。

    “放心放心,你现在还是活的的。”

    老刘见着叶怀瑾黑漆漆的脸,赔笑着站起身子,把叶怀瑾扶到沙发上面。

    然后想了想,抄起桌子上面叶怀瑾刚刚给他看的那本书,凑到叶怀瑾面前。

    “我都想好了,这本书不是叫做你好,忧愁吗?

    咱们这次的宣传就是,叶怀瑾曾经对忧愁说过你好,很难想象,这是一位写出了绝笔的作者,他和忧愁说......”

    叶怀瑾侧过脑袋,他很难想象,此时凑到自己面前唾沫星子在空气当中四射的家伙,居然是一个诗歌杂志社的总编。

    多年来读诗练就的良好修养哪里去了?

    为什么,在这个家伙身上完完全全都看不到一点点。

    此时的刘温延给他的感觉就是一个精神病人。

    “你,是不是,得了什么心理疾病?”

    叶怀瑾迟疑了一会,不过最后决定还是问出来比较好。

    不过,这句话说出来之后,老刘的声音戛然而止,看起来就像是石化了一样。

    而陈熙则是直接扑哧一声,把嘴里包着的东西全部都喷了出来。

    笑得花枝乱颤,一边手忙脚乱的收拾着地上被自己喷出来的食物残渣一边呵呵的说着对不起。

    老刘,摸了摸鼻子。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没有什么比被一个精神病患者说你有病还要来的尴尬的事情了。

    “笑死我了。”

    陈熙这回是真的忍不住了。

    这两人太逗了。

    “你居然,居然说他有心理疾病。哈哈哈,不行了,太逗了。”

    陈熙很想伸出手指指着叶怀瑾,但是笑意直接溢出了整个身子,她肚子疼,不得不捂着肚子。

    叶怀瑾知道陈熙是什么意思。

    无非是五十步笑百步的意思。

    “你个大脸盘子,笑什么笑。”

    他恶狠狠的瞪了陈熙一眼。

    “你不能这么说人家,人家是小仙女。”

    “你放屁那么臭,肯定不是小仙女。”

    “滚!”

    陈熙一把抓起放在桌子上面的那一盘糖果,对着叶怀瑾的旁边就是砸过去。

    呸!

    直男!

    蠢货!

    狗东西!

    陈熙在心里把叶怀瑾咒骂了一遍之后,开始收拾之前撒出去的糖果。

    这个东西,属于可回收弹药。

    以后可以留着再一次砸叶怀瑾。

    “你要是再这样写帖子,我绝对诅咒你。”

    叶怀瑾朝着刘温延也瞪了一眼。

    刘温延可以不用在远歌做总编了,实在是太过于屈才了。

    直接去某c吧,绝对是高新聘请,保证以后的日子平步青云,吃喝不愁。

    就是下半辈子能不能下床是一个问题。

    要不是他没有力气,不然叶怀瑾敢保证,绝对不会让眼前这个猥琐的家伙,竖着走出自家的大门。

    “那这本书?”

    老刘不知道不这样用另类的宣传手段,还能用什么宣传途径。

    本身书本宣传形式就是作家通过微博,或者书店通过挂海报等等。

    远歌和德者本身具备的渠道不多,同时也没有那么多的钱去买宣传途径。

    叶怀瑾又不开通微博账号。

    老刘想不出还有什么效果极好的宣传途径。

    这看起来,就像是一盘无解的局。

    只是,叶怀瑾没有当回事情而已。

    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上次,你问过我,说我的诗,别人说开创了一个流派。”

    “是的,你不是说后面再说吗?”

    “或许,现在我可以给你这个答案了。”

    老刘猛地抬起头,此时他死死的盯着了面前的这个少年,他觉得自己以后绝对不会在忘记了。

    他很年轻,非常年轻,尤其是他的眼睛,那是夜的一样凝聚,海的一般深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