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文坛缔造者 > 正文卷 第28章 前所未有的非议
    “所以,你是怎么知道赵老会选择为你写序言的?”

    陈熙手里拿着人间失格的样板书,序章上面赵正诚三个大字,使得这个序章的含金量直线的飙升。

    “我也是猜的。”

    叶怀瑾没有想到赵老会选择为这本书做序,走的时候明明显得有些丧气,难道是这阵子突然之间看开了?

    不过,要是叶怀瑾知道赵老为了看清楚这本书的内在,在书房当中好几天都陷入癫狂的话,估计也会为了赵老这一份对文字的敬畏之情而敬佩。

    不得不说,对文字的敬重,不仅仅是叶怀瑾一个人。

    文人,就是要用那一杆轻轻的笔杆子写出重若玄黄母气一般的文字。

    这就是文人肩膀上面所担当的责任。

    “这本书的销量......叶怀瑾,你知道,就算是冲着赵老的名号去买,那也估计不会很高。”

    陈熙翻看了一下人间失格的样板书。

    起初德者出版社不同意出版这本书的。

    因为,这本书在那些编辑的眼里看起来丧到了极致,而出版社的主要目的是盈利为主。

    在他们看来,靠着这本书赚钱,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到时候连印刷的成本都收不回来,那就真的是可笑至极了。

    最关键的问题是,德者出版社,不是凌金也不是时之迅这些拥有者无比庞大实力的出版社。

    只是一家小小的出版社。

    玩不起。

    有一件事情,陈熙没有告诉叶怀瑾。

    那天下午,德者出版社当中迎来了几个不速之客。

    赵老身披大衣,围巾直接就挂在脖子上面,然后敲响了出版社的大门。

    “这本书,出版的费用,远歌这里承担一半。”

    一句无比霸气的话,从赵老口中吐出,然后留下了刘温延转身离去。

    于是,人间失格的出版事宜,就这样敲定了下来。

    这种事情,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嗯,我知道。”

    叶怀瑾闷着头说了一句之后,就不在说话,仿佛此刻他与整个世界脱节。

    “你怎么不关心印刷量?”

    “我为什么要过问?”

    “这不是你的书吗?”

    陈熙有些搞不懂这个人的脑回路是怎么回事。

    嘴里说着很重视这本书,但是实际行动丝毫没有任何表现。

    呼~

    叶怀瑾听到这个问题之后,坐直了身子,然后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如你所见,这本书,我知道不受待见。”

    叶怀瑾指着桌子上面摆放着人间失格的样板书。

    这本书,总之是因为太宰治的绝笔而活的,因为从某种程度上面来讲,这本书背后是一个生命的代价。

    而,他,叶怀瑾总不能为了让这本书火起来,自己也去自杀吧。

    好不容易重活一次,他不会选择做这种事情。

    “那么,你为什么......”

    陈熙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愤懑,但是接下来刚想说话被叶怀瑾打断了。

    “你想问的是为什么还要写这本书?是吗?”

    叶怀瑾露出一个我就知道你会说这句话的笑容之后,脸部瞬间变成了面无表情。

    “算得上,是一种阶段式的告别过去的自己吧。”

    怀瑾的脑海当中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医院病房窗户外面那一刻歪脖子树。

    这个时候,它应该依旧被风雪侵袭吧。

    叶怀瑾没有说的是,在某种程度上面,这本书也是宣告自己的出现吧。

    这种文坛目前绝无仅有的风格自然会成为那一刻最闪亮的流行,划破这个夜空。

    外面的风雪声呼呼作响。

    屋子当中也只有这外面的风声。

    两个人都保持着缄默。

    只是,这两个人脑子当中想的不一样。

    等到这本书发行的时候,拖自己几个朋友买几本吧。

    到时候,别太难看就好。

    陈熙这样想着,然后开始用手机发消息,这个时候,真的恨不得交际圈遍布整个世界。

    然后,振臂一呼,知道那本人间失格吗?全给我买,买不死就往死里买!

    赵老这边也拿到了样板书。

    那是陈熙寄给他的,这次能够发行一万本,还是托赵老的福。

    “这本书,就是你做序的那本?”

    赵老夫人扬了扬手里的样板书,封面她很不喜欢,一个枯瘦的少年,就这样端坐在阴影当中。

    光线,像极了这个时候的阳光一样,少得可怜,早就被像满天风雪一般的黑给笼罩住了。

    而,放眼望去,只有那种渗人的黑。

    “是的,这本书......是一本神书。”

    “我只是听说过好书,没有听过神书。”

    “因为,这本书不能和那些书相提并论。”

    赵老的神情看上去孤傲无比,他很想说,目前读懂这本书的只有他自己一个人。

    房间当中,只剩下时不时的翻书声。

    最后,是书本被合上然后扔在茶几上面的声音。

    “你和我说这本书是神书?”

    赵夫人有些生气,她的神情十分的平静,正是这种神情,说明了她火气很大。

    “一个疯子,人渣,败类的故事,你和我说这本书是神书?

    赵正诚,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这种书,你还做序?还去委托发表?

    你是觉得你的名气够大了?”

    赵夫人很生气。

    这种书,黑暗到能够逼那些心智稍许不坚定的人自杀,然而眼前这个蠢老头子还要做担保。

    “你听我说,这本书。”

    “我不想听你说,你活了这么长的时间,难得糊涂一次,现在,立刻,马上,给我联系出版社,让他们停止发行!”

    赵夫人的脸色越来越差。

    桌面上的这本书,在她看来,就是一本邪书。

    邪到骨子里面的书。

    “不。”

    赵老也是火气上来了。

    千里马难有,伯乐难寻。

    他自认为自己就是叶怀瑾的那个伯乐,他不允许别人质疑他的的目光,也不希望别人说叶怀瑾的坏话。

    是的,一个也不允许。

    很快,赵衿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她老爸的房子当中。

    前所未有的冷战。

    光是开门之后的那种冷战的冷意,就让她打了一个抖索。

    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见过爸妈会吵这么大的架。

    而似乎导火索,就是茶几上面,那一本有着十分渗人封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