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文坛缔造者 > 正文卷 第五章 这首诗,天街雨
    哒哒哒

    皮鞋在地板上面不停地击打着,随着声音的逐渐变大,周围工作的数位编辑心里都渐渐的为自己的总编开始默哀。

    这是自家总编被那几个老爷子虐待的第n天。

    几乎每天他们都会以各种理由来到总编的办公室当中,参与到天街雨板块的审核当中。

    在审核的时候,会对总编挑选出来的诗句进行评析(喷击),然后基于这些诗句再对总编的业务水平进行评析(破口大骂)。

    我真的好难——刘温延

    这是总编这段生活的真实写照。

    每次听到从总编办公室当中传出的咆哮声,周围的编辑都不寒而栗,其他的出版社可能对于总编这个位置都垂涎三尺。

    但是,远歌有点不一样。

    没有人会选择去承受那几位老爷子的怒火。

    所以,希望刘总编能够好好活着,披最厚的甲,然后挨最毒的打。

    刘温延听见脚步声逐渐朝着自己的办公室来,想也不用想,直接就十分熟练的将自己事先打印好的几首诗作摆在了茶几上面,然后沏上一壶好茶。

    这阵子,天街雨板块的内容都是空缺的,作为总编的他也十分着急。

    这几位前辈虽然会批评,但是其实来这里是真的减轻他的工作负担,因为几位老爷子一起推选出来的文章,比他选出来的更有说服力。

    当然,只是容易被嘲笑业务能力。

    毕竟,这几天挑选出来的,都是......矮子里面的高个子。

    果真像是几位老爷子说的,诗坛不幸。

    几位老爷子进门之后也没有说话,他们来这里就是有些着急,但是这不代表他们能够随意影响刘温延的办公。

    互相点了点头就开始坐在沙发上面开始看诗。

    过程当中看到满意的地方会赞叹几句,不过更多是那种压低了声音的啧啧声。

    刘温延苦笑一声,没有再管他们,他在考虑一件事情,天街雨这个版块是不是要改成月更或者年更。

    现在的诗坛几位写出来的诗句虽然很美,但是美的东西见多了自然有些疲惫。

    有一些矫情做作,卖弄文采的意味,这种东西在天街雨刊登多了,自然会引起读者的不满意。

    天天吃甜食,最后会得糖尿病的。

    想到这里,刘温延也苦笑了一下,开始着手处理自己手头的工作。

    只是,还没等他们办公室当中的人消停下来,外面突然之间就开始响起了十分嘈杂的声音,接着便是椅子疯狂拖拽的声音。

    刘温延和几位老爷子互相看了一眼,这个时候双方的眼球当中都是:“???”

    隐隐约约

    外面传来的声音是:

    “我敢发誓这首诗绝对有资格!”

    “确实,这种诗句我还是在那几位前辈的笔下见过。”

    “可是,这个家伙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这一下子就推上去,有点......”

    “要不先刊登在花间的首页?一步的话有点大材小用,直接花间的话,这个应该还是可以的!”

    “凭什么一步不行?我一步表示不服!谁说花间的质量比一步要大的,站出来!!!”

    本来很好的一场讨论直接快要发展成了骂战,这让在办公室里面的刘温延脸瞬间变得漆黑漆黑。

    mmp

    别的不说

    这几个老爷子都在这里

    你们就给我整这一出?!

    我

    刘温延

    要不要面子的?!!!

    当刘温延黑着脸推开了办公室门之后,映入眼帘的是数位编辑人手一张a4纸,然后每个人都涨红了脸对着a4纸。

    仿佛,那张纸,有点是......脱yi女lang???

    “咳咳,这几位前辈都在这里呢,你们成何体统?”

    刘温延咳嗽了一下,然后十分严肃的环顾四周。

    这些日子当中,自己本来就落的一个业务不经的名头,这下子要是再落得一个管理能力不强的头衔,估计自己这个位置可以不用坐了。

    见着自己把总编给吵出了办公室,甚至后面的那几个老爷子的眼神十分的不善,众人都有种落入万丈深渊的感觉。

    “你们是做编辑的,文字工作的,还是做诗刊,为什么在你们的身上我没有看见一点点的文学修养?

    看来真的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几个老爷子环顾一眼之后,然后转向了刘温延,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刘温延:???干毛什么事情都能扯到我身上来?你们有毒吧!

    不行了

    他觉得自己血压有点高。

    需要缓缓。

    “那个主编,是这样的,就是今天小李的邮箱当中来了一封投稿的诗。

    然后本来以为没什么的,就和寻常的诗歌一样,具体情况还是让小李来说吧。

    小李!”

    小李十分幽怨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同事,为什么把战火牵扯到自己的身上。

    想到这里,只好先把a4纸递给了总编,然后开始解释:“就是本来没什么的额,关键是这个标题有点那个吓人。叫什么一个重度忧郁症患者的自我救赎。

    所以我就和他们提了几句,嘲笑了一下,你说这年头那个没有良心的家伙居然起这样的名字?!!”

    确实,陈熙害怕这首诗会被埋没,只好在邮件的名称上面加上了:

    震惊,这居然是一位重度抑郁症患者的自我救赎,竟然写出了......

    好吧,小李看见了这个标题,就和看到了:李某某居然和啤机one干了这样的事情?!那不点进去看的,还是人吗?

    小李的内心在疯狂地咆哮。

    点进去之后居然只是一首诗歌,我裤子都脱了你居然给我看这个?

    不过,本着都点进来了也不在意这一点时间,于是好好的看了一下这里的内容。

    看完之后,小李就沉默。

    他感觉到的是扑面而来对生命无比热爱的气息,这股气息就像是热浪一般,包裹住了整个灵魂,让你在这寒冬都能感受到暖意。

    真好!

    “闭嘴!!!”

    刘温延突然爆吼一声,随后整个人抓着这张纸显得有点癫狂。

    小李更加委屈了,刚才分明是你让我说的。

    这,这绝对是大家级别的诗歌!

    刘温延敢保证,至少在这段时期之内,没有见过这般动人的诗歌了。

    “这首诗,天街雨!!!”

    他倒吸一口冷气,随后做出了一个很大的决定:“下一期就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