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安堂 > 正文卷 第二百六十八章 一九七七 气
    深夜里,祝口村村外的大路上,大卡车缓缓停在路边。

    王光震下车,一路小跑着绕过车头,高高伸出手去,作势搀扶要下车的曹兰怡。

    曹兰怡稍稍犹豫了一下,便伸手搭在那只浑厚有力的手掌上面,轻轻一跃跳下车,随后急忙分开。

    “王同志,谢谢你了,要不,要不你去我家坐坐吧。”

    “不不不,那可不好意思。”

    王光震连连摆手,心里明白人家姑娘只是客气一句,真要是顺势就答应了去家里坐坐,估计以后也永远别想再和这位漂亮女同志见面了。

    其实曹兰怡也不太敢真的把王光震带回家,明明是跟亲哥一起出去的,再回来就是跟另个陌生青年一起回家,天知道爹娘那边会是什么反应。

    “那,那你在这稍等我一会儿,我回家去找我哥,把包子钱和车费都给你。”

    “不用不用,包子不值几个钱,车是我开出来的哪能要你的车费。我……”

    王光震挠挠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到了该分别的时候,心里总有那么点舍不得。

    “这样吧,曹兰怡同志,以后你要是再去县里,想回家的时候就去车站那找我,我保证安全把你送到家。”

    “不用了不用了,麻烦你一次就行了,怎么能次次都麻烦。”

    曹兰怡低着头,想了想又说道:“那,那我要是再去县里的时候,一定自己身上带着钱,给你送到车站去。这可以吧?”

    “不……”

    王光震下意识要拒绝,可转念一想,赶紧忙不迭点头:“可以,可以!那曹兰怡同志,我就等着你去车站找我。”

    说完这句话,笑嘻嘻看向对面。

    黑夜里那双眼睛,好似带着点热切的光芒。

    曹兰怡对视一下,心儿震动,急忙后退两步。

    两人又是好长一段时间没说话,直到一阵秋风袭来,吹得人脖颈发凉。

    王光震猛的回过神来,赶紧拿下车上的外套,伸手过去直接往曹兰怡身上一披。

    “曹兰怡同志,天冷,你赶紧回家吧,我也走了。”

    说完这句话,跳上车,直接开始调头。

    曹兰怡还想多说几句呢,可看着大卡车启动,只能是默默后退,退到进村的下坡土路上。

    “兰怡同志,我在县车站等你啊。”

    王光震从车窗里探出头,大声喊出这句话,随即一脚油门,轰隆隆开走。

    曹兰怡站在那,大卡车都消失好久了,才缓缓的收回目光,低头看看身上披着外套,秋夜微凉,心中甚暖。

    脸上带着淡淡的甜蜜笑容,转身就要往家走,谁知刚转过身,就听见一声重重的咳嗽从前方传来。

    “兰怡!”

    “啊,爹?”

    曹兰怡的脸色瞬间变得发白,整个人僵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曹安堂皱起来眉头,左右看看。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你哥呢?”

    “我哥还没回来吗?”

    “你这话问的,你俩不是一起去县里买书了,怎么没一起回来?你身上衣服谁的?”

    曹安堂的眉头越皱越深,哪怕是天都黑了依旧能一眼看出来,曹兰怡身上披着的外套是男人的衣服,而且不是曹定乾的。

    曹兰怡惊得赶紧把衣服拿下来抱在手中,小脑瓜飞速旋转。

    “啊,这衣服是我同学的。”

    “同学的?哪个同学?”

    “就是中学同学啊。爹,你是不知道,现在县中学开放了,所有人不管是谁,只要是报名参加了高考的,都能去县中学自习,那里一晚上一晚上的不灭灯。我就是去那里学习才碰上以前同学的,也是他们送我回来的。啊,这衣服也是看我冷,才给我的。”

    “是吗?”

    曹安堂审视的目光盯着女儿的双眼,曹兰怡低着头压根不敢对视。

    “男同学还是女同学?”

    “女……女同学的哥哥,男的,也是我们同学。”

    曹兰怡暗喜自己反应机敏。

    可她压根没注意到,曹安堂的目光早就落在了那件外套上面“曹县车站”的几个喷印字上。

    片刻的沉默之后。

    曹安堂微微叹了口气。

    “你们买的书呢?你娘可是在家里等着你们回去汇报今天的学习情况呢。”

    “书,书都在我哥那呢。”

    “你哥呢?”

    “不知道。”

    曹兰怡低下了头,心里也有怨气,她在车站那里等了大半天,差点饿晕过去,都没看见亲哥出现。要不是遇见了那位王光震同志,她这会儿都不知道啥样呢。

    话说,那位王同志还真是好人,人心善又心细,还是车站里的司机,天天开大车,好威风。

    曹兰怡的思绪瞬间飘飞。

    曹安堂看着自家闺女那低着头时不时莫名其妙笑一下的样子,眉头都拧成个川字了。

    “回家去!”

    “啊?啊。”

    曹兰怡答应着,赶紧一路小跑着往家走。

    曹安堂叹口气,倒背着手在村头洋灰路上走两圈,最后直接往生产社门前台阶上一坐。

    夜色越来越深了。

    一辆自行车晃晃悠悠下了村头的土路,曹定乾满脑子想的都是和苏如意在一起的种种,尤其是想到了明天再去,就能正式开始在新华书店上班,都忍不住开始哼小曲了。

    突然间,一声呵斥,将曹定乾所有的开心快乐给驱散干净。

    “砖生!”

    “啊,爹?”

    曹定乾跳下自行车,看着站在村头空地上的曹安堂,一时间手足无措。

    “上哪去了,这么晚才回来?”

    “我……我买书去啦。”

    完全是慌乱之中,想到了自己今天出门应该做的事情,也是随着这句回答,他整个人激灵灵打个寒颤。

    “坏了,兰怡!”

    到这时候了,曹定乾才终于想起来他的妹妹。

    一早进了城,他把曹兰怡扔下,自己跑去找工作,这下子好了,工作找到了,妹妹没了。

    心中惊慌,扭动车把就想再回县里。

    曹安堂那边气得怒吼一声:“站住!回来!”

    “不是,爹,兰怡还在县里等我呢。”

    “等你?等你干什么?真要是等着你,兰怡今晚上就不用回家了。”

    “啥意思?兰怡自己回来啦?”

    “废话!给我过来,站这,先别说兰怡,先说说你,今天一天你都干什么去了!”

    曹安堂一指眼前的地面。

    二十郎当岁的曹定乾像个十来岁的孩子一样,瑟缩着上前两步,站在了曹安堂手指的地方。

    “我,我去买书了。”

    “买了一天?”

    “啊。”

    “书呢?”

    “没买到。”

    “我打死你个混账玩意儿!”

    曹安堂找不到趁手的东西,左右看看,直接把脚上的布鞋脱下来了,认准曹定乾的胸膛就想鞋底板拍过去。

    正常来说,曹定乾早就后退躲闪了。

    谁知这一次,他竟然昂着头往前凑了凑。

    “打啊,你打啊!让村里人都看看你曹支书的军阀作风!”

    “我军阀作风?”